秦山岛位于黄海海洲湾上,素有“秦山古岛,黄海仙境”之美誉。据说,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派方士徐福带领三千童男童女,就是从秦山出发东渡扶桑的。秦山岛无百姓居住,只有驻军。几年前去秦山岛还只能坐木船,据说颠簸得能让人将胆汁吐出来,为此说我们还特意少吃了些午饭。今天,我们居然能坐着游艇来了!

秦山岛秦山岛

  海面密密麻麻的小野鸭群被惊扰,飞起似乎能遮暗了夕阳。海鸥紧贴着海面掠过,远处有打渔的船儿,风景幽雅迷人,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缺失了预期的惊涛骇浪,倒有些许遗憾呢。

  秦山岛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真像一把古琴卧在水中,所以秦山又名“琴山”,我倒更喜欢这个名字。清代文学家张潮说过:“山水是地上的文章”,这样一把巨琴该能弹奏起什么样的曲目,抒发出何样的情怀?

迷人的风光迷人的风光

  上岛后,发现原来我们定下的房间其实就是驻扎部队的营房,很纯朴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营房中间有个篮球场,那些经验老到的驴友们就在这里扎起了五彩的帐篷。

  原打算观日落的,但是天公不作美,灰蒙蒙的见不到太阳在哪个方位。在海边转了一圈,因为涨潮,传说中的“神路”,不见任何踪影,放眼望去,海天一色茫茫无际,只有海浪前赴后继地拍打礁石,豪气地盛开白色的浪花。

  史载为秦始皇所立的“秦东门”那里,威猛屹立的“大将军石”和“二将军石”之间,有几个设备精良的钓鱼人站在礁石上,像一尊尊海边塑像,偶而有人提起尺把长的鲈鱼,在我们的惊呼声中表情淡定,似乎早已习惯。   

  没有日落不要紧,等我们穿过“李斯碑”前的那个“勤奋苦学练硬功”的防空洞返回营地的时候,营地中间的烧烤炉已经开始冒起炊烟了,好热闹的一番景象,几乎没有人在乎日落日不落的。

海岸线海岸线

  孩子们眼巴巴地围在炉前,指指点点“我要这个”,“我要那个”;女人们烘烤串子,红的白的绿的一大把一大把,来回翻转;男人们开啤酒箱,将啤酒打开;先拿到烤熟串子的孩子一溜地跑开,也不管烤的是羊肉还是蘑菇或者鱿鱼,一脸兴奋地高举着,跑远了去吃……袅袅的炊烟,诱人的香味,依稀的涛声,人们忙碌着,说笑着,像是在办一件大喜事。

  随着漫漫浸润上来的夜色,两拨烤炉烤出的东西多了起来,人们开始喝啤酒了,一人一个瓶子,叮叮当当地碰着,男的女的,认识不认识的,都热络得像老朋友一样,“干!干!”吃饱了的孩子们戴着头灯在帐篷间捉迷藏,有人在广场上拉开白幕,放起了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