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9时40分,山西临汾襄汾县聚仙饭店坍塌,致29人遇难,7人重伤,21人轻伤。目前,救援工作已全部结束。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事发饭店十多年来曾加盖、扩建五六次,发生坍塌的区域为饭店宴会厅。事发当日宴会厅正举行寿宴,但大部分宾客在厅外听戏,逃过一劫。

8月30日,事发宴会厅一面墙上还留着一个“寿”字。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8月30日,事发宴会厅一面墙上还留着一个“寿”字。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饭店十多年间扩建五六次

  上午10点多,新京报记者来到坍塌事故现场襄汾县陈庄村聚仙饭店。该饭店靠近马路,斜对面是陶寺乡派出所。现场救援人员已经撤离,有抢修电力的工作人员还在工作,石块等建筑废料堆在饭店对面的空地。

  据附近村民介绍,聚仙饭店原本是村民自建房屋,主屋的房子建了二十来年,早先只有一层,靠近马路,但马路近些年由于修路在不断加高,“原来的一层变成了地下,就加盖了二层,后来又加了阁楼,还建了卧室和厨房,到现在的样子一共扩建了五六次。”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发生坍塌区域为饭店宴会厅,而宴会厅周边的卧室、厨房等建筑均大体完好。一名在现场制图的襄汾县消防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宴会厅长宽分别为13.6米、12.4米。

  “宴会厅就是摆酒席的地方,上方有用预制板搭成的天花板,有几根柱子支撑着,这次就是上面的预制板塌下来了。”附近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在现场,还能看到残留的挂在卧室二楼外边的预制板。

8月30日,事发宴会厅周边房屋上残留的预制板。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8月30日,事发宴会厅周边房屋上残留的预制板。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事发时大部分宾客在外听戏

  附近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聚仙酒店老板名为祁建华,约55岁,一家人开酒店十多年,从一个小饭店开始,逐渐建起酒楼, “村子里有办酒席就在他家,平时能摆二三十桌,容纳一二百人。”

  天眼查显示,襄汾县陶寺乡陈庄聚仙酒家注册于2003年,法人为个体工商户祁建华。2015年,该酒家因未按《个体工商户年度报告办法》规定报送资料而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事发当日,宴会厅里正办寿宴,为一位来自与陈庄一路之隔的安李村村民李大爷庆祝80大寿。宴会厅坍塌时,李大爷正在屋外接待唱戏的人,“当时他就走不动路了,是别人搀扶着上车送回家。”一位村民说,因为李大爷平时爱好拉二胡,当天在外面搭了一个唱戏台子,“幸亏这个戏台子,不少人在外边看戏,没有进到宴会厅里来,否则被压的人更多。”

  一位救援人员也证实,建筑坍塌时宴会尚未开始,提前到来的宾客大多在饭店门口听戏,只有小部分人在事发现场,其中多数是年纪较大的妇女。

8月30日,坍塌后的饭店宴会厅一侧。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8月30日,坍塌后的饭店宴会厅一侧。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

  水泥柱给现场救援带来困难

  救援人员李锐(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救援队是在8月29日11点左右接到当地应急管理部门通知的,随后,来自附近县市的近百名救援队员携带救援及急救工具陆续赶到现场。

  “除了消防人员,公安民警、村干部和居民也都在抢救被埋人员,很多人都在徒手搬石块,现场比较混乱。”李锐说,随着专业救援力量到达,现场成立指挥部协调救援工作,并拉起警戒线,将没有经验和设备的村民请离现场。

  事发场所堆积的大量坍塌物给救援工作带来了困难。李锐表示,坍塌的建筑为砖混结构,有很多起支撑作用的水泥柱,这些水泥柱若移动不当就可能造成二次坍塌。他和其他救援队员在尝试挖掘救援通道的时候就多次碰到水泥柱,“碰到柱子,只能退出来重新挖。”

  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被救出的村民由医疗人员按伤情严重程度分别送往当地卫生院和县市医院救护。国土局一名负责人表示,现在是抢险救援阶段完成,坍塌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