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并在网上传播售卖的“N号房”运营者赵某被逮捕后,韩国警方正式开始追查传播性剥削内容的聊天群参与者。但韩媒也指出,追查这些人的身份并不容易。

  能否追查到所有“会员”?

  据韩国SBS电视台23日和24日的报道,韩国警方透露,首尔地方警察厅在逮捕赵某后,将集中力量调查赵某运营的聊天群“博士房”的使用者的身份。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也曾指示要彻查涉案人员,包括“N号房”的会员。

  在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上形成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共享群最开始是“N号房”,而“博士房”则是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由昵称为“博士”的赵某运营。据悉,赵某诱骗威胁包括16名未成年人在内的74名受害女性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并将其传播到划分为3个阶段的收费聊天群。“N号房”此前有一名运营者已被逮捕并起诉,但创始人尚未被逮捕。

  据韩国《中央日报》23日的报道,想要加入“N号房”的用户需要缴纳数十万韩元乃至上百万韩元,每个聊天群都有数千名用户。主要嫌疑人威胁女性拍摄性剥削照片和视频,在聊天群中分享。

  据SBS报道,部分女性团体推测,Telegram上性剥削视频聊天群有60余个,使用者总数达26万名,其中“博士房”会员最多有1万名。但据警方的说法,这26万人包括所有重复的会员,其中可能只有一部分是收费会员。

  警方人士表示,警方也非常了解 “‘博士房’的会员也不是单纯的旁观者,而是集体性暴力的共犯”之类的舆论。

  但是,警方的调查也遇到了种种困难。警方人士表示,因为Telegram是海外软件,所以在请求协助等方面存在困难。而且,相关聊天室随时都可能消失。

  SBS报道指出,想要准确统计Telegram上相关聊天群的会员人数也并非易事。警方相关人员表示,据称是“博士房”会员的1万名会员可能是所谓“尝鲜房”的会员,并非收费会员,外界估计的26万聊天群成员也有重复。

  此外,收费会员的支付手段是加密货币,这一点也让调查变得困难。

  警方表示,“这是一项难度很高的调查”,但是“将以可能适用的法律条款等为基础进行彻底的调查”。

  “会员”是否算共犯?

  据SBS报道,能否处罚收费会员的问题也伴随着复杂的法律解释。

  韩国一位地方法院的法官解释道:“使用者是在非法淫秽物制作完成的情况下观看影像的,因此很难看作是影像制作的共犯。”这位法官还表示,“如果下载相关视频并上传到其他网站,就可以成为处罚对象,但仅是出钱观看不足以构成犯罪条件。”

  但一位律师则说:“如果积极适用法理的话,有望将会员作为赵某的‘共犯’处罚”。

  报道称,韩国现行法律中没有对没有拍摄和散布成人性剥削材料的情况进行处罚的条例。只有在持有未成年人性剥削材料时,根据儿童和青少年性保护的相关法律,才可处以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4万元)以下的罚款。

  但报道也指出,如果在“博士房”传播性剥削照片和视频,无论拍摄对象否成年,传播者都可能被判处刑罚。

  韩国《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第14条第2项规定:“拍摄当时,即使不违背拍摄对象的意愿,但事后违反拍摄对象的意愿发布或传播其拍摄物或复制物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0万元以下的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