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群内的吃货秘诀。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图QQ群内的吃货秘诀。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图

  一个被称为职业“吃货”的群体,活跃在“撸口子”界。他们的特点是,在收到商家寄出的货物后,申请“仅退款”,以各种理由“威逼”商家退款,吃掉货物。

  澎湃新闻通过采访多名受害商家,并卧底多个QQ吃货群发现,职业“吃货”撸的“口子”,往往就是电商、外卖等互联网平台基于诚信原则,为维护市场秩序而设定的有利于买家的规则。

  职业“吃货”相比职业索赔而言不需要本钱,也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被称为“0撸”。如今,这种无门槛的撸界“新力量”,还发展出教授“吃货”方法以及售卖个人信息、制造假证的黑灰产业链。

  而行走在触法边缘的“吃货”群体中,很大一部分为00后在校学生。各种撸货、教学链接,如同病毒一般,在QQ群的世界中拉人、上车、退款、吃货。

资深玩家讲述自己的撸界人生。资深玩家讲述自己的撸界人生。

  “黑道保护费”

  双11过后,在电商平台开店卖日用品并有满意销售量的卖家洋洋(化名)高兴不起来。因到现在她还在陆陆续续处理“仅退款”的申请。这些申请加起来有一二十个。与“买家”沟通后,她意识到她正遭遇职业“吃货”。

  她记得,不妙最开始发生在双11刚过的一天深夜,“一个二星小号上来跟我说,经过观察,他已经注意到了我店铺销量不错,要我给他一笔钱。如果我不给,只要他一招手,我的商品链接就保不住。”洋洋说,“就像黑道上收保护费的感觉。”

  洋洋并没有搭理对方的“无聊”诉求。而对方只丢了一句话,“老板尽管发货,我来吃。”

  接下来几天,洋洋发出去的商品突然收到了13个“仅退款”申请。这些仅退款申请,理由有假冒品牌、质量问题和其他。这让洋洋感到很意外,“卖了几年,平均每个月的退款申请才一个,怎么突然冒出一批来了?”

  洋洋说,她店铺销售的杯子,是她从正规商家处购买的某知名品牌。与产品的官网价相比,她赚的是能进到货的信息差价。

  澎湃新闻注意到,洋洋所在电商平台上,在已收到货的情况下,申请“退款”的原因一共有10项,除了上述三类,还包括拍错/效果不好/不喜欢、尺寸不符、做工粗糙/有瑕疵、颜色/款式/型号等描述不符、卖家发错货、收到商品少见/破损/变形等。

  “他们所谓的把柄是,我无法提供官方授权售卖证书或者产品的质量检测报告。”洋洋说,她自己本身也是买家,显然无法提供。她要求对方把货物退回她再退款,但对方口气很硬,“货不会退,你懂的话,就把款退我。你不退的话,我有各种方法投诉你,向平台、消协,投诉你产品质量不合格。”

  三天之后,不肯妥协的洋洋遭受“灭顶之灾”——她的商品链接被下架了。

  洋洋只好从上海赶去杭州,到平台总部“讨说法”。经过与平台工作人员交流,洋洋得知,她的商品因短时间内遭受大量投诉被系统紧急下线。通过提供详细单据,洋洋的商品链接已经恢复,但店铺链接被下线、资金被冻结、为证明合法销售而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等等,这些无形损失已经无法挽回。洋洋说,她听说有不少卖家在遭遇她这样的情况时,一般选择妥协。

  通过梳理与这些退款买家的聊天记录,洋洋发现,自己遇上的是一群力量强大的职业“吃货”。双11之后那天,来的是“大的”,“他是要钱”。现在退货这批是“小的”,“他们是要货”。“小的”的背后,是被组织起来的羊毛党,而“大的”则是其中的“高管”、“领导”。

  洋洋的遭遇并非特例,2019年9月17日和10月9日,B站UP主雷雷(化名)也讲述了他类似的经历。他在电商平台上卖“好货源”耳机,由于售价比官网便宜一半多,他被职业“吃货”盯上,称他的货肯定是假的,要求他退钱,不退就让他店铺“死链接”。

  雷雷想不通,“一个耳机就挣你几十块钱,你们骗人家几万块,良心不痛吗?”他将与“吃货”沟通的全程录了下来,对方竟然说,“我给个群,我教你撸。”

QQ群内的吃货链接。QQ群内的吃货链接。

  “一切皆可撸”

  通过一条线索,澎湃新闻记者一共加入了十余个吃货网络群。在这些群里,一个活跃的“撸口子”世界被充分展示。

  这些群的人数少则八九百,多的接近3000人上限。群成员来去自由,发言的主要是“管理员”。管理员展示着各种“撸”来的战利品,如一后备厢的鞋子,一堆棉服、外套、裤子等等。群内不断发送的“自取链接”,除上述物品外,还有袜子、内裤、书包、鞋子、耳机、充电宝、帽子、斜挎包等。总之,“一切皆可撸”,一名管理员说。

  管理员会不时晒出自己手机中的商家退款记录情况,以显示随撸随得的强大实力,并配语音,“钱就是这么容易赚”。有的甚至将自己的QQ空间链接发上来,上面图文展示的下方特意标明,某电商平台“‘仅退款’下的三星Galaxy A8s(黑色)”。

  管理员展示这些的目的,是为了收徒弟、表弟。“收徒弟原价588元今天特价288元,表弟原价688元,今天特价388元,还送一箱胃动力。”一名管理员称。徒弟、表弟有兴趣,“群领取一天0撸200+思路”。

  在“吃货”撸界,撸商品叫“上车”,撸到叫“下车”,没撸到叫“翻车”,甚至还有“修车”。

  在几个人数接近满员的群,为体现“师傅”的实力,管理员还会发一些文档。如某平台《10倍赔偿》、《饿了么赔付思路》等。这些吃货方法对不同平台,有不同“撸法”。

  澎湃新闻打开一个《吃货详细教程》,“吃货”按现在玩法和老方法还分成了两类。现在的方法,包括“找(店铺)价格欺诈,比如(店铺说)最后一天,现在下单多少价钱,好评返现,明天恢复原价,(如果没有恢复原价)就是价格欺诈。”

  “教程”还罗列了所用到的法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十二条,称法条的涵义是“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违反公认的商业准则,是一种严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老方法“吃货”,与洋洋和雷雷所描述的相似。这种双11之前使用的方法,现在已经是过时的了。“首先确认什么牌子有Logo,凭证要足。套话(套牌子);差价(货号相同价格不一样);瑕疵(正反侧Logo颜色,气味、做工,开线,线头,溢胶);二维码;打链接干风险;发票一类,叫卖家拿授权进货小票一类,找客服举报要求下架商品。”

  该方法最后还总结:“证据越足,下车越稳。打不死链接就是证据不足,一些傻X举报话术就和闹着玩一样,说半天讨好小二的话,重点一个没有,一个瑕疵说一堆屁话没什么用。”

  澎湃新闻注意到,“打链接干风险”是“吃货”群体的高阶黑话。

  另有吃货群文档解释《什么是风控》。“风控就是此商品涉嫌风险,被强制下架,显示此商品不存在,举报风控商品有几点:1、假货2、商家刷单 3、虚假交易。退款秒退。”

  澎湃新闻发现,本是保护买家权益,防止卖家售假及不诚信行为的平台规则,却被“吃货”们充分利用。

  另一个《风控讲解》的文档,罗列了让卖家出现风控的两种方式。一是手动,“既然想让平台去筛查这家店,那就要增加这个店铺的举报率,所以我们要去打链接,如果同一家店铺多次陷入筛查状态,那么基本几天后,店铺变成风控,直接申请退款即可。另一种是自动,“……那种店铺,直接购买就行了,基本你货到了,店铺就会陷入风险筛查状态。”

  文末,该讲解者还特意注明提醒,“别外传,一个风控思路可能就能把你培养成退款吃货大佬。”

吃货QQ群中,群成员年龄籍贯画像。 网页截图吃货QQ群中,群成员年龄籍贯画像。 网页截图

  “懂的人自然懂”

  根据吃货群分享的各类方法,资深行家还介绍了如何使用“话术”让卖家妥协。

  如在某电商平台上买东西,“找销量高的少买,一件两件啥的,协商,打电话,话说委婉点,和气生财,表明质量问题。有哪些问题说一下,凭证说一遍,说一下质量法50条假货问题处罚。你这是假货不举报你,给我处理下。(店铺)态度强硬的,就说你会把货寄到总部去鉴定,到时候会假一罚十处罚。”

  这些资深“吃货”们深谙“打链接”的技巧。“打链接,找客服投诉,就会出现一个纠纷预警,叫卖家加急处理,会对他店铺有影响,再给他说情况,加上话术,然后给他台阶下,说做生意不容易一类的,退一下款就好了。撤销投诉,5星好评,我以后也不来了,他就懂的。”

  最后,教授者还强调,有的电商平台“主要靠协商、靠吓卖家”。“投诉成功的话链接就死了,直接下,但是建议协商好,去找客服撤销,翻车是不存在的。”

  澎湃新闻注意到,为了确保不“翻车”。一些“吃货”,甚至超越了平台规则的“口子”。如在一份针对某电商平台的退货教程中,教授者称,“(寄到鉴定中心)麦太太鉴定的那种,可以狸猫换太子,赚个保真就行”。具体的方式则为,可以邮寄非货品,给卖家发空包,或者购买假物流信息。

  而在《饿了么赔付思路》中,食品行业的“吃货”,不但有“吃”,还有“赚”。

  教授者介绍具体话术,“本人于X月X日在XX店购买的XX菜品,吃到一半发现有异常,舌头都划出了血丝,于是我在XX菜品中找到了碎玻璃渣,相当让人不愉快,现要求保险公司依法进行退一赔十。”

  在这里,教授者很清楚法律和平台保护消费者的两个“口子”。一是饿了么的菜品由保险公司承保。二是《食品安全法》规定,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要求经营者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

  但是在这个文档中,教授者还有贴心提醒,“没有玻璃可以去买一个几块钱的玻璃杯饮料,沙棘汁之类的”,“买那种桶装的盖饭,100元直接赔付1000元”,“保险公司每天几万笔单子根本不会在意你的几百块钱”。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各类吃货QQ群,不时有“开证明业务”QQ群进来打广告拉人。记者随机加入一个几百人的群,群公告为,“专业接假货鉴定书、代发空包、快递底单、快递证明、快递内网信息、医院证明、法院起诉书、公安报案回执、公安销假证明、品牌授权书、接各种红章证明”。群成员展示自己制作好的假证明内容有,“空包中通”、“加拿大鹅衣服”,以及印有某地公安分局的假“报警回执”等。办“开证明业务”者似乎还挺忙,“加急费8元”。

  不过,在另一些文档中,也有资深“吃货”行家提醒,“不要碰空包,不要搞假证明,打假不是假打。”

  一份《打假流程入门》文档,将打假又分为网络打假和地面打假,并指出,网络打假“具体所需学习法律,广告法、消保法、民诉法、食安法、产品质量法。吃透这几部法律随便月入上万不成问题。边看边实战学起来还是很快的。”

  然而,本着不翻车目的而上车的“吃货”们,又如何理解这些话术和教程?

  “懂的人自然懂,你懂的”,11月30日晚,在一个吃货QQ群里一名广告收徒的师傅语音说。

  在另一个QQ群里,管理员不断播放“洗脑”语音,“不需要你投资,也不需要你输入身份证什么的,很简单,就这么简单”。“不能保证每个月五六万,两三千是肯定有的。”

玩家在群内给学生党洗脑。玩家在群内给学生党洗脑。

  多为90后、00后参与

  零成本、零起点,职业“吃货”相比于职业打假,门槛更低。师傅们为此有针对性地面向学生党招徒,“很适合你们学生,我知道你们没什么本钱。”“我知道学生不容易,我也是学生过来的。”

  上述在QQ群直播介绍打假“吃货”经验的师傅们,均声音稚嫩。其中一个群里讲课者自称自己是一名学生,今年才17岁,家里穷,没玩网络时,在学校宿舍开小卖部卖小零食。一个星期赚个一两百,够自己在学校花钱。后在快餐店当服务员,暑假每天汗流浃背,一天忙到晚,85元一天工资……再后来就是,“玩了撸界,一直玩到现在,不能说怎么赚钱,反正比前两个赚钱。”“记得第一次月入过万的时候,激动得要死,现在也是平时卖卖货,玩玩退款和赔偿。”

  QQ群里,该师傅还晒出了几张手机放在课本上的图片,以证明自己的学生身份。

  在该讲课者报价收徒后,另一自称xx创始人的管理员帮腔,“这个拜师是性价比特别高,如果觉得我这边拜师高的话,可以找我徒弟拜师,实力也是特别稳的。”

  有管理员晒出的一张加好友聊天内容是:“那个我是个学生,什么也不懂也没接触网络可以学吗?”回复:“可以”。

  从晒出的“下车”反馈看,这些货几乎均为90后、00后等年轻人中常用的物品。而十余QQ吃货群的“群员概况”中,90后、00后占据绝对主力。

  洋洋告诉澎湃新闻,在多次沟通中,她了解到职业“吃货”们大多为90后、00后年轻人。她整理出13人的收货地址,发现主要集中在中西部7省,13人中10人的收获地址显示为XX大学、XX中学、XX技术学校、XX学院。

  “学校一般都有统一的快递存放点,他们甚至不需要提供清晰的地址,就可以把货吃掉。”洋洋介绍,一些买家的账号明显就是刚注册几个月的小号,甚至是当天刚买的号就敢用。“吃货“们威胁她时,提供的QQ群截图显示,“他们所谓的领导手上号称都是几个G的身份信息资料。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随时注册账号来吃货。就算拉黑他们账户,他们也不需要去承担任何责任。”

  雷雷表示,他已经被职业“吃货”搞垮了,不愿意再在网上卖低价正品耳机。在一个吃货群,有成员将雷雷痛斥”吃货”的视频发上来,群主只回了两个字:怕啥。

  吃货群管理员们不时发布着各种鸡汤文。其中一封“写给学生党一段话”称,“我明白你每个月一千多块钱的生活费,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自己支配。也明白你有一颗想出去走走的心,更不好意思再向父母伸手要钱。也明白你现在能找到的工作,打假,也都是一些工作量大工资低的卖命活。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试试做,它门槛低投资小零风险,它用课余打游戏看小说的时间赚零花钱,它让你还没毕业就自给自足”。

  管理员补话:我相信来拜师的都是成功人士的选择。

  随着冬季来临,吃货群里也实时推出洗脑语:“天冷加衣,到货找我”,“过年了,上年货车”。

  值得一提的是,吃货群对于自己的群聊内容并不自信,不定期发一些“支持腾讯净网行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字或图片刷屏,以防封群。

  在遭遇“吃货”之后,雷雷潜入了一个吃货QQ群,看着群里吃货们收徒、教学、打链接,以及炫耀满屋子的“战利品”,他感到担忧。而这些QQ群里的年龄结构,显示00后的占到50%以上,大部分都还是学生,“这对他们的人生会有什么影响,我不敢想像。”

吃货群内办证者晒制假过程。吃货群内办证者晒制假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