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11月29日10点,江苏泰州兴化市沙沟镇举行了一场追悼会,沉痛悼念维和英雄付森。

  “世界维和国际主义扬四海,一腔热血以身许国显忠魂”。白色的挽联正中,中国维和士兵付森的遗像依然年轻。

  牺牲时,他才23岁。

  1996年1月,付森出生于泰州兴化,2013年,年仅17岁的付森就入伍当兵了。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村支书高大叔说,“我是看着付森长大的,从小就乖巧、懂事,长得帅,个子也高。他爷爷是军人,这小子从小受爷爷的影响想当兵,17岁就去当兵了。”

  “他父母在做小笼包子,收入可以的。你看,他家才砌的新房子,就等着他回来找个好姑娘结婚生子呢!三代单传,一家人的希望全在他身上的……”付森的追悼会上,闻讯赶来的父老乡亲挤满了现场,哀乐低回,乡音凄凄。

付森父亲(右)付森父亲(右)

  付森的父亲在追悼会上悲痛不已,失去唯一儿子的他仍在接受采访时坚定地说:“希望祖国越来越强大,世界越来越和平,少一些战争和苦难,这也是付森的使命和愿望。”

  更让爸爸妈妈痛心的是,一家人这些年来聚少离多,一直没有时间一起拍个照,居然没能找出一张一家三口的合影。

  2014年1月至2017年9月,付森在原第一六一医院(现为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担任电话员工作。

  付森的战友——中部战区总医院汉口院区勤务汽车队队长佘汉松悲痛回忆起付森的点点滴滴。“他入伍时年龄小,但特别爱笑,所有的战友都记得他灿烂的笑容!”

  赴南苏丹维和的任务令一下来,付森毫不犹豫报了名,以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过人的精湛技术,从200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付森任中国第八批赴南苏丹(瓦乌)维和医疗分队通讯员,赴非洲执行国际维和任务。 

  维和期间,付森刚抵达营区时,90%的电话线路不通且条件有限,付森靠着人力、用着铁锹,硬生生凿开了坚硬的红土地,将崭新的电话线埋入地下,2天之内恢复了营区内的正常通讯。

  和付森一起执行国际维和任务的战友徐小龙回忆:“当地气候条件极端,旱季最高温达到50度,雨季时经常下暴雨,野狗、老鼠、刺猬等野生动物经常啃咬线路,这些因素常导致通信线路故障。每次出现故障,不管风吹雨打、白天黑夜,付森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检修处理。”

  徐小龙还清楚地记得,十九大召开前夕,当地大雨倾盆,营区电视信号突然消失。为了能让战士们同步收看十九大直播,付森顶着50度的高温,整整一个下午趴在板房下面逐条检查电视线路,恢复了信号,营区顺利地和国内同一时刻传达十九大的声音。

  徐小龙说,在营区内,付森总是闲不下来,一有空就到处“转悠”,瞅着哪里有活就往哪里钻。整理空铺、布置会场、检查播放设备,样样备得齐齐整整。 

  “我们63个同志相亲相爱就是最重要的,这些小事多干点有什么关系呢?”付森一句话就戳中了战友们的心窝。

左一为付森左一为付森

  付森在家里是三代单传的宝贝,但是在维和医疗队,年龄颇小的他却时刻用自己的热心肠温暖着别人。出国前夕,远在北京办理护照的干事回不来,付森主动联系询问, 默默地帮他准备好了脸盆、蚊帐、拖鞋、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队里只要有人生病,他就当仁不让地做起了送餐员,一日三餐从没落下,就连洗衣、刷碗的活,他也不由分说地揽了过来。 

  各种各样紧急的检修,付森平均每个月要进行两到三次,大部分都是晌午或是半夜。在蚊虫肆虐的户外,被追逐叮咬成了家常便饭的事。

  然而,可能就是在他忘我执行任务的某个时刻,疟原虫已经潜伏在他的体内,导致他回国后突发恶性疟疾。

  在恶性疟原虫的侵蚀下,付森多脏器功能损害。四百余天来,经过多次专家会诊、多种生命支持治疗、多重专门特护后,付森的脑功能无改善现象,各器官感染治疗效果欠佳,于2019年11月26日7点59分遗憾离世。

  经过多年的防控攻坚,疟疾在中国已经几近全面消除。然而在非洲部分地区,由于气候条件和医疗落后等原因,疟疾仍在肆虐。人类疟疾有四种类型:恶性疟、间日疟、三日疟、卵形疟。付森所感染的,不幸正是致死率最高的恶性疟。

  中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经历了兵力规模从小到大,部队类型从单一到多样的历史性跨越,中国维和军人的出色表现得到了联合国的高度赞誉,受到驻在国民众的广泛欢迎,被国际社会誉为“维和行动的关键因素和关键力量”。

  自1990年中国第一次参加联合国主导的维和行动以来,中国已派出4万余军事人员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已走过29个年头,有多名维和官兵在海外壮烈牺牲。

  1992年4月,中国第一支“蓝盔”部队—军事工程大队赴柬埔寨执行任务。同年5月,驻柬埔寨军事观察员刘鸣放在柬埔寨执行任务时,感染脑疟疾,医治无效不幸牺牲。

  1993年5月,一枚火箭弹落入驻扎在磅同省斯昆镇的中国维和工程兵大队营地,造成赴柬埔寨维和工程兵大队1中队3分队8班战士陈知国、余仕利不幸牺牲。

  2005年10月,赴利比里亚维和运输分队士官张明,在与战友外出执行任务时,被子弹击中头部,不幸牺牲。

  2010年5月,中国第六批维和工程兵大队支援保障中队水电工谢保军因过度劳累引发脑出血牺牲在维和一线,年仅26岁。

  2010年1月,海地发生7.3级强烈地震,造成联合国驻海地稳定特派团总部大楼倒塌,中国公安部赴海地维和工作组成员朱晓平、郭宝山、王树林、李晓明和驻海地维和警察部队赵化宇、李钦、钟荐勤、和志虹(女)同志被埋在废墟下,壮烈牺牲。

  2016年5月,维和士兵申亮亮为阻止汽车炸弹冲入营区而壮烈牺牲,年仅29岁。

  2016年7月,南苏丹朱巴市区交火持续,中国维和步兵营执勤分队遭袭。下士李磊、四级军士长杨树朋抢救无效牺牲。

  2019年11月,中国维和士兵付森因执行维和期间感染恶性疟疾,不幸牺牲。

  军人的价值不仅在战时体现,更在和平年代彰显。军人,不仅牺牲在战场。

  和平可以让战争远去,但是危险始终无法避免。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致敬付森,致敬每一位维和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