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界面新闻从多个信源处获悉,前泰禾南京公司总经理朱兵站在履新孔雀城南京公司不久后便失联,泰禾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朱兵站已经被带走调查”,而界面新闻尝试联系朱兵站证实此事,其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2014年,朱兵站入职泰禾集团南京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2018年年底离职,随后加盟孔雀城南京公司,“入职没多久就联系不到了”,孔雀城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

  在朱兵站的治下,泰禾南京公司近几年的发展十分坎坷,他主导拿下的几幅地块也都出现了比较大的问题。

  其中,标杆项目南京院子在施工的时候,破坏了有着220年历史的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颜料坊老宅,被罚50万,这起事故引起了舆论关注,泰禾不得不公开道歉。

  不仅如此,南京青龙山和鹿山地块还陷入到官司之中。

  2017年,泰禾全资下属公司福建凯瑞特与南京荣邦贸易、南京龙润投资、江苏汇金控股签署了《关于南京青龙山项目之合作协议》,以合计3.41亿元受让恒祥置业65%股权。同时,福建凯瑞特同意代替汇金控股以约36.71亿元,受让永泰城建对恒祥置业享有的约42.64亿元全部债权。泰禾就此拿下闲置11年之久的青龙山人居森林项目。

  但这一收购却因为之前的股权纠纷而让泰禾吃到了官司,2018年10月,泰禾集团曾公告,原告江阴惠泽与被告一永泰城建于2012年底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原告将其持有的南京恒祥100%股权转让给永泰城建。

  2013 年12月18日,被告三南京恒祥向原告出具担保承诺函,对永泰城建的付款责任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之后,惠泽投资与永泰城建、被告二永泰集团又签订了补充协议,调整了青龙山项目股权转让总付款,永泰集团也向原告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责任。

  但是,截至2018年8月31日,永泰城建尚欠惠泽投资本金2亿元及部分逾期付款的违约金,永泰集团和南京恒祥也未能履行保证协议。因此,原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永泰城建立即给付股权转让款2 亿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违约金;永泰集团和南京恒祥对上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等。

  尽管去年江阴惠泽撤诉,但今年其再次提起诉讼,而承担连带责任的泰禾投资股权也遭到冻结,不过这次股权冻结也在1天后迅速解决。

  另外,青龙山项目因为规划问题迟迟无法上市,“泰禾在南京的万亩大盘开不出来,黄其森来了南京好几次,也没有解决,规划上存在问题,高铁要从那边过”,了解该项目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

  而现任泰禾南京总经理曹佳宁在2019年上半年总结会议上表示,下半年要推进青龙湖的报批报建工作,实现方案落地。

  陷入官司的还有泰禾句容鹿山项目,今年2月11日,泰禾集团发布重大诉讼公告,因股权转让纠纷事项,泰禾集团全资子公司江苏泰禾锦城置业有限公司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相关当事人提起了诉讼,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

  锦城置业作为原告将沃得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沃得重工(中国)有限公司、江苏沃得工程机械销售有限公司、江苏沃得起重机有限公司以及被告方的实控人王伟耀告上法庭。诉讼理由为,被告存在多项违约行为,使原告至今无法对标的物业进行开发建设。锦城置业要求出让方退还已支付的款项,并赔偿4.32亿元的违约金和损失。

  作为被告方的四家公司同样也将泰禾告上法庭,诉讼的理由为根据协议中关于锦城置业分期付款的约定,截至2019年1月14日,锦城置业尚有约4.58亿元二期股权转让款未向原告支付。

  2017年9月14日,锦城置业以31.79亿元受让沃得宝华100%股权,同时,锦城置业需向沃得宝华提供6.24亿元的股东借款,专项用于沃得宝华偿还原股东及关联公司、公司认可的其他第三方的相关债务,交易对价合计为38.03亿元。股权转让公告显示,沃得宝华主要资产为江苏省句容市下蜀镇及宝华镇内鹿山水库附近的13幅地块,项目地块总占地面积48.2万平方米,规划用途为住宅、商业、综合用地。

  而朱兵站此次失联或许也与这两幅地块有关,泰禾近一年时间的确在内部进行反腐,并相继在苏州、上海、太原等城市进行巡查,“已经查出了问题,并且处理了一批人”,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而此前界面新闻曾报道,泰禾集团人力资源部在5月份成立了4个考核组,对建设、商业、物业和酒店等板块进行集中干部考核巡视。

  朱兵站离职后,曹佳宁接棒成为新任泰禾南京公司总经理,不过前任埋下的“雷”还未完全消除,今年1月到6月,泰禾南京的签约金额只有10.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