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战队训练室,队员正在进行游戏训练。忠义战队训练室,队员正在进行游戏训练。

  “在中国,老一辈把游戏当做电子鸦片,但年轻一代已经把游戏发展到电竞产业,打游戏不但能够成为一种职业,而且还能为国争光。”詹毅谈起电子竞技滔滔不绝。

  詹毅今年31岁,是重庆忠县一家电竞俱乐部的战队教练,他所带领的本土战队忠义战队经过两年的发展,已经在重庆及西南地区小有名气。

  就像热播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里的韩商言立志为国出战,带领一群年轻选手冲击世界冠军一样,詹毅和他的忠义战队也在为梦想努力着。

詹毅,31岁,电竞教练詹毅,31岁,电竞教练

  詹毅从小酷爱玩游戏,CS、传奇、魔兽世界、英雄联盟都是拿手绝活。初中的时候玩CS在学校出了名,有过一挑五的光辉事迹。大学期间经常在学校贴吧游戏约战,后来还和朋友组建了一支DOTA业余战队,经常参加重庆地区的各类比赛。对詹毅来说, 饭吃少,觉不睡,游戏不能落。

大学时候的詹毅。大学时候的詹毅。

  从2003年接触游戏到今天,詹毅经历了从拨号上网、宽带上网、再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变革。刚开始只能打电脑单机和局域网连战,后来游戏对战平台兴起,大家才慢慢开始进行实时网络对战以及观看游戏直播。

  “到了网络对战平台,和全国的游戏爱好者对练,才发现自己很菜。”打开新世界大门之后,詹毅开始开窍,他花大量时间逛论坛、贴吧,研究游戏的打法和技巧,以及分级制度等各类游戏知识。

詹毅和队员进行每天的游戏训练总结会议。詹毅和队员进行每天的游戏训练总结会议。

  詹毅在游戏里收获了很多。他也梦想过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但现实很残酷,无论是周围环境还是自身水平都在表明:差距还很大。

  大学毕业后詹毅回到忠县,在一家集团公司上班,做一个普通的职员,打游戏继续当做业余爱好。

  2017年,当地政府准备大力发展电竞产业,打造一个全国知名的“电竞小镇”,并且鼓励民间公司和个体积极参与。詹毅利用所在的公司也对忠县发展电竞产业的浓厚兴趣,毛遂自荐替公司张罗电竞方面的事情。他重新看到了接近电竞梦想的机会。

忠县WSAD俱乐部,正在进行游戏对战的年轻人。忠县WSAD俱乐部,正在进行游戏对战的年轻人。

  在公司的大力支持下,詹毅成立了忠县第一家专业电竞网咖--WSAD俱乐部,并在忠县招募本土英雄联盟电竞爱好者,组建了一支英雄联盟职业战队。

  “大家都来自忠县,忠县乃忠义之州,我们就把战队取名忠义战队”。 詹毅说,建立战队的目标是培养忠县本土电竞人才,将来为忠县争光。

  在忠义战队成立之前,忠县并没有专职的战队,只有少数几支游戏爱好者组建的业余队伍。忠义战队招募的都是全职队员,入选的队员只需要做和游戏相关的事情:游戏训练和打比赛。

詹毅和领队游浩、队长黄龙森在一起商量日常比赛训练情况。詹毅和领队游浩、队长黄龙森在一起商量日常比赛训练情况。

  电竞行业是个青春饭,比起体育行业和娱乐行业更加注重年龄。

  詹毅介绍,电竞行业的黄金年龄是25岁之前。目前,忠义战队最年轻的选手19岁,最大的24岁,平均年龄21.4岁。

  忠义战队成立的时候,詹毅已经29岁,显然已经不适合成为一名队员。“他们拿到冠军的话,我会更开心。”现在,詹毅只能把希望和梦想寄托在这些更年轻的队员身上。

黄龙森,24岁,电竞队长黄龙森,24岁,电竞队长

  1995年出生的黄龙森已经是忠义战队最老的队员,也是战队的队长。

  黄龙森喜欢把以前的自己称作大家眼里的“网瘾少年”。 高中毕业的时候,黄龙森还曾考虑过不读大学,一直打游戏。“当时喜欢看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每一场比赛都看,很羡慕那些工资高的选手。”

  在中国,只有上海、深圳等一些大城市有电竞的职业比赛。身处西南小县城的黄龙森离他的电竞梦想还有太远的距离。

忠义战队训练室,队员正在进行双排训练赛。忠义战队训练室,队员正在进行双排训练赛。

  2017年黄龙森毕业后,先去了一家城建公司做施工员,半年后辞职。年底在重庆找了一个月工作无果后,回到忠县。

  出于对游戏的爱好,他应聘了詹毅成立的网咖网管职位。在网咖工作一段时间,忠义战队开始招募队员,他立即主动报了名,因技术较好,成功被选上。此时的黄龙森父母对电竞有一定了解,没有反对他的选择。

  前段时间,队里的一名队员因为输掉一场比赛,一怒之下用手狠狠地砸在屏幕上,结果把手指弄伤了。

  从施工员到网管再到电竞职业选手,黄龙森终于觉得能够实现自己的电竞梦想了。由于经验丰富,在游戏作战过程中打法理性,黄龙森被选为战队队长。他时常安慰年轻队员,这是一个团队比赛,不能只管个人输赢,要时刻顾及全局。

黄龙森带着队员在江边跑步,锻炼身体。黄龙森带着队员在江边跑步,锻炼身体。

  黄龙森说,打游戏其实是一个体力活,每天在电脑前操作一整天,体力消耗非常大。

忠义战队室摆着很多电子竞技的杂志,供队员们查阅资料和学习。忠义战队室摆着很多电子竞技的杂志,供队员们查阅资料和学习。

  忠义战队给队员制定了每天的工作时间表,早上10点到岗,先是20分钟阅读时间,查阅电竞相关的新闻和资料。然后是40分钟体能训练,夏季的体能训练一般在傍晚。

  下午是4到5个小时的高强度练习赛,晚上6点30到8点是一天的总结会议或者观赛学习。

彭国辉,20岁,电竞队员彭国辉,20岁,电竞队员

  1999年出生的彭国辉是忠义战队最年轻的队员。

彭国辉性格内向,寡言少语,生活里只有游戏。彭国辉性格内向,寡言少语,生活里只有游戏。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彭国辉开始玩英雄联盟。“一天一顿饭,从早打到晚”。到了初三暑假,他开始每天和朋友们开黑,并有意识的练习比赛技巧。

  2018年,彭国辉被忠义战队第二批选上。

彭国辉在进行游戏训练。彭国辉在进行游戏训练。

  年轻就是优势。在忠义战队,教练和队长都很看好彭国辉。彭国辉每天都是在看游戏直播,练习比赛技术,打训练赛中度过 。“除了打比赛,我现在没有其他想法。”彭国辉说,电竞行业的巅峰期只有22、23岁这两三年,他想抓住忠义战队这个机会,往职业选手的路上发展。

  在忠义战队刚组建的前两年,可以说是一段血泪史。

  为了培养队员提高能力和技巧,重庆地区的比赛,詹毅都会带队参加。但刚开始,他们连重庆的业余大学生战队都打不赢。

2018年夏天,忠义战队参加在重庆举行的西部电竞比赛,获得8强成绩。2018年夏天,忠义战队参加在重庆举行的西部电竞比赛,获得8强成绩。

  詹毅看到了年轻队员身上的差距,他组织战队不断地总结经验和学习技能。终于,在今年6月,忠义战队在一场忠县本土比赛中夺冠。

  在忠义战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竞偶像。彭国辉的偶像是麻辣香锅,黄龙森的偶像是UZI,詹毅则喜欢老干爹和sky。对于这些大神级别的职业选手,他们佩服不已。

  彭国辉对自己未来的要求是拿到一个省市级别的冠军。黄龙森表示自己再打一年,就只能退居二线做战队管理工作,未来他希望成为一名电竞老师。

詹毅站在长江边上远眺。詹毅站在长江边上远眺。

  詹毅则在全盘上思考着战队的未来,首先,他希望战队的成绩未来能够有突破,能取得更好的名次,更重要的是,他希望忠义战队能够成为忠县的品牌被外界记住。

  其次,战队是电竞产业里的一环,而且队员吃的都是青春饭,他在支持战队打比赛的同时,也在给队员做更长远的职业规划,帮助他们在退出比赛队伍后能够更好地转型其他电竞相关职业。

  目前的忠县还没有一个职业电竞解说。在忠县举办业余比赛时,忠义战队的领队游浩兼职做游戏解说,但到了大型赛事就必须从外面请专业的电竞解说。

  因此,除了网咖和战队的管理,詹毅还在积极参与电竞赛事的组织和运营工作。只有全方位发展了,才能让年轻的选手以后有机会转型到赛事的运营、解说、裁判等各个岗位上去。

詹毅和公司为长江三峡电子竞技大赛设计的奖杯。詹毅和公司为长江三峡电子竞技大赛设计的奖杯。

  借助着忠县电竞发展的东风,詹毅在电竞行业越走越远。但比起教练的称号,他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忠县电竞产业的推进者和发现者。

  詹毅说,自己出生于这个长江边的小城,喝着长江水长大,对这个山水之城充满感情,他特别希望能够助力忠县电竞事业的发展。

詹毅和队员们在长江边上合影。詹毅和队员们在长江边上合影。

  詹毅还有过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希望在长江上办一场电竞比赛。选手坐着游轮从上海出发,在船上打比赛,一路沿着长江而行,最终落脚忠县,这样还能带动忠县的旅游发展。他相信, 5G时代的到来会帮助他实现这个想法。

(实习编辑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