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涉嫌猥亵儿童案的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又卷进了违规入股农商行的是非漩涡。

  据《财新》爆料,镇江农村商业银行最近一次的增资扩股中,王振华通过隐蔽的关联关系,已经成为该行的实际控制人。更诡异的是,其增资来自于该行对其关联公司的贷款。

  7月17日,江苏金融观察就此采访了镇江农商行,该行表示所谓的关联关系并不存在,向相关公司发放贷款也均符合正常流程。

  落子镇江农商行

  自打创立新城控股起,王振华就表现出了对其商业王国的一种强烈掌控欲。这一点,不仅在两家新城系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上有所反映,也体现在其对金融领域的染指意图。

  在2016年的一期新城内部杂志上,刊发了王振华的口述材料。当时他表示,未来新城系将聚焦于房地产开发、物业、金融三大板块。其中关于金融板块的表述是:

  “新城金融,目前我们参与到一些农村商业银行、苏州银行,但没有真正控股。希望到2020年新城金融能够控股一些金融机构,以保险打头,覆盖银行、证券、基金等,成为综合性金融控股平台,也能达到1000亿市值的规模。”

  王所言“参与”指的是,新城控股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新启投资,分别持有江南农商行、镇江农商行、常州金坛兴福村镇银行3家银行;此外,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还持有苏州银行1%的股份。

  不过彼时,新城在上述银行的股权结构中,均没有实现控股。

  也正是从王振华的讲话之后,新城开始加速金融方面的布局。股权相对分散的镇江农商行,成为其“金融梦”的先锋。

  2016年12月30日,原镇江银监分局对镇江农商行的增资方案予以批复,后者的注册资本由5.4亿元大幅增加至10亿元↓↓↓

  结合工商系统中备案的章程修正案,2016年增资以后,镇江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如下:

  上述股东中,镇江城建、丹徒区城建、镇江国投创业和镇江国投控股,均为镇江当地的城投平台公司。也就是说,按前十大股东持股计算,镇江国资合计持有镇江农商行19.629%的股份。

  根据《财新》的调查,除了新启投资以外,金万郡物资以及华利达服装,都与王振华存在关联关系。

  工商信息穿透发现,金万郡物资的主要股东为江苏诺源物资有限公司(持股95.15%),后者有两位自然人股东于美凤(持股55%)和苏舒(持股45%)。于美凤在新启投资旗下的鸿讯融资租赁公司担任董事职务;此外,新城控股办公室主任也叫于美凤。而新城控股旗下的江苏新城物业常州分公司综合部负责人,也叫苏舒。

  而华利达服装的大股东叫张睿,此人分别在王振华实际控制的共青城德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共青城德赢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中持有6.88%、17.06%的股份。此外,张睿与新城实业也共同参股了宝顿电子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这样计算的话,2016年底增资之后,新启投资、金万郡物资和华利达服装对于镇江农商行的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5.94%,超过持有接近20%的镇江国资。

  不过这种推断,遭到镇江农商行的否认。7月17日,江苏金融观察致电该行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对此表示:合计持股26%的说法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三家企业是相互独立的,并不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该负责人还强调,股东在增资入股的时候,已经通过银监部门的审查了,不可能出现王振华控股该行的情况。

  事实上,早些年的农商行股权入股方面,经常出现隐形股东、股份代持等违规乱象。为加强商业银行股权管理,规范商业银行股东行为,原银监会于2018年1月5日发布实施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对此明确规定:

  商业银行股东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商业银行股权。商业银行主要股东应当逐层说明其股权结构直至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以及其与其他股东的关联关系或者一致行动关系。

  壳公司密集担保

  最让人吃惊的是,据《财新》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新启投资当时对镇江农商行的增资资金来源于该银行的贷款。2016年底增资扩股之后不久,镇江农商行就对新启投资的关联公司贷款了数亿元。

  镇江农商行对于新启投资及其关联公司的贷款,由一家名为镇江润众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进行担保。工商信息显示,镇江润众的注册资本为50万元,只有两位自然人股东——张文莉和张荣珍,分别持股60%、40%。

  值得注意的是,镇江润众与镇江农商行的联系十分紧密,两家公司在工商信息系统登记的联络员一度都为王丽芬。同样巧合的是,镇江润众的注册地址位于镇江市京口区寿邱街9号。这里在2018年5月前,一直是镇江农商行的总行所在地址。

  据《财新》调查,镇江润众在工商信息系统登记的其中一人,是镇江农商行员工,此前应领导要求在镇江润众挂名,自己并未参与和了解镇江润众的经营情况。

  天眼查信息显示,镇江润众自2017年3月17日成立以来,连续两年被镇江市京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未在规定期限内报送2017年、2018年的年报。此外,镇江国税局第三分局去年还对该公司罚款0.03万元,备注强调:“所报材料真实合法,一切责任由当事人自负。”

  根据镇江润众的股东股权质押信息,镇江润众成立至今,一共有11条股权出质记录,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日期全部集中在2017年。而镇江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三家股东出现在质押名单中↓↓↓

最早的两笔质押,发生在镇江润众成立6天之后。对应的具体情况分别是:最早的两笔质押,发生在镇江润众成立6天之后。对应的具体情况分别是:

  华利达服装的关联公司——常州亿灵伟业纤维制造有限公司,向镇江农商行贷款1.1亿元,镇江润众对该笔贷款进行担保,华利达服装再将其持有镇江农商行全部的5958万股质押给镇江润众进行反担保。

  西宁伟业地产的关联公司——常州伟业混凝土有限公司,向镇江农商行贷款8500万元,镇江润众对该笔贷款进行担保,西宁伟业将其持有4900万股质押给镇江润众进行反担保。

  此后在2017年5月16日,镇江农商行为金万郡物资贷款了2亿元,镇江润众对此进行了担保,而金万郡物资再将其持有的镇江农商行全部的9990万股质押给镇江润众进行反担保。

  相比金万郡公司和华利达服装,西宁伟业与新城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目前还不能确定。资料显示,它是江苏伟业建设集团的关联公司,后者的注册地址位于常州市武进区前黄镇西新街15号,相距新城控股的注册地大约8公里。

  根据原银监会规定,商业银行应当规范开展股权质押授信业务,不得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物。所以这可能是镇江润众为镇江农商行的上述贷款进行担保,再接受镇江农商行股权质押操作的原因。

  假如当年王振华等各方,的确通过壳公司、关联公司这样的隐秘链条,曲线获得该行的贷款,再用于对镇江农商行的增资,这就相当于是用银行的钱来买银行的股权。

  不过上述办公室负责人表示,金万郡物资等公司向该行贷款的事宜,自己虽因业务条口的缘故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发放贷款“都是按规定来的”。

(实习编辑 高永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