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优秀的毕业生’才能出席毕业典礼。”6月8日,苏州大学发布了《关于举行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的通知》,该通知一经发布,便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原来,在通知中,出席对象一栏,只有“2019届毕业生代表”。对此,许多苏州大学的毕业生调侃:“不够优秀你都出席不了自己的毕业典礼”。当天,此事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6月9日凌晨,苏州大学校长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调整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方案的通知》,将出席对象调整为“2019届全体毕业生”。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薛马义 於苏云

  实习生 柴军虎 江珂

  学生

  毕业典礼是重要仪式不能“被代表”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了解到,其实在很早之前,很多毕业生就听到“小道消息”:苏州大学的毕业典礼在恩玲艺术中心举行,只有极少数毕业生代表才能参加。对于这个“小道消息”,一开始大部分毕业生都是不太相信的。直到6月8日,学校发出正式通知,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该事件迅速升温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我有点失落,因为我觉得我也很优秀,只是我没有评选到优秀毕业生而已。看似民主的决策(‘经学校研究’),但没有真正考虑学生的感受,那就只是个流程和形式。”苏州大学15级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即将毕业的何灵(化名)对记者说,本质上学校还是忽视了学生群体的感受,因为对于每一届即将毕业的学生来说,毕业典礼是一场重要的仪式,但是对于学校来说,可能只是每年的例行公事。

  苏州大学医学部15级张沛科(化名)说:“我认为‘个体无法被代表’,我们作为‘史上最惨15届’,没有开学典礼、没有军训汇演,逢上1元奖学金(苏大校级奖学金制度:不管拿了几等奖,只是象征性地给一元钱和一张奖状),如今期待已久的毕业典礼也要‘被代表’,真的是很难过。”张沛科表示,本来毕业典礼的主角就应该是全体毕业生,如今只有寥寥无几的代表能参加。即使自己“三生有幸”被选为所谓的“毕业生代表”,也丝毫不会觉得有多么光荣,只会觉得“很没意思”。

  苏州大学文学院毕业生李思思(化名)表示,自己是一个重视仪式感的人,“我觉得这些点点滴滴的活动都是生命的印记,何况学位授予仪式不算生命里的小事。”去年,李思思作为工作人员参加了苏州大学2018年学位授予仪式。“在校长致辞的时候,播放毕业视频的时候,全场一起欢呼鼓掌的时候,每个人挨着上台接受拨穗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感动,甚至特别想哭。”

  当谈及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的心情,李思思说:“我一下子就愣住了,觉得对未来的某种期待被打碎了。”李思思表示,毕业典礼并不需要一个多么豪华多么盛大的现场,学生只是需要一个典礼而已,“一起观看毕业视频,一起为校长演讲欢呼鼓掌,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告别一起留念,为自己的大学时代画上一个没有缺憾的句号。”

  校方

  “主要是场地原因”,该原因目前已克服

  记者在微博上看到,有2017届毕业生对苏州大学毕业典礼的安排做出了猜测,“可能是因为今年毕业人数太多,再加上这阵子苏州消防要求很高,导致无法通过大型活动消防备案。”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网友做出了猜测。

  6月9日0点07分时,苏州大学校长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调整苏州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方案的通知》,从通知中可以看出,出席对象一栏中,将原来的“2019届毕业生代表”改为“2019届全体毕业生”,原定于6月21日在恩玲艺术中心举行的毕业典礼,也被修改为6月25日在苏州大学独墅湖体育中心举行,同时,典礼被分为上午、下午两场,不同校区分时段参加。

  对于毕业典礼的调整,苏州大学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主要还是场地原因。”因为苏大校内没有可以容纳几万人的场地,以往的毕业典礼都是到校外租借场地,但今年外面的场地被提早租掉,学校没有办法使用,例如,苏州奥体中心的档期已安排到7月1日以后。“虽然举办活动只需一天,但前期要搭台、拆台,前前后后需要三天。”

  该工作人员表示,苏州大学校内的场地大概只能容纳1000多人,“如果每个学生都参加,办十几场也是不现实的。”考虑到天气和一些同学就业的因素,学校才决定在新落成的恩玲艺术中心举办一场与音乐晚会相结合的毕业欢送会,由于场地座位有限,只能邀请毕业生代表参加,也不是网上传的“优秀毕业生”。

  “在毕业典礼通知发出后,学校收到少数学生来信反映情况,表达出对举办全校性毕业典礼的向往,学校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进行研究和讨论,连夜与苏州相关单位沟通联系,想尽一切办法协调场馆安排,场馆与时间确定后在凌晨发出调整通知。”该工作人员表示,此次方案调整,场地的原因已经克服,目前,校方正在统计想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人数,安排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