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璇站在徐法官墓前。截图来自梨视频赵璇站在徐法官墓前。截图来自梨视频
徐文娟法官生前照片。徐文娟法官生前照片。

  在很多时候,执行法官是被执行人避之不及的对象。而武汉的一名被执行人,却与执行法官成了“生死之交”。这位法官用她的真诚与担当,让背负2000多万债务的被执行人,改变了陷入绝境的人生轨迹。

  如今,这位法官因病不幸离世。今年清明,被执行人来到执行法官的墓地,承诺将继续完成他们之间的那个跨越生死的约定。

  墓碑前的承诺

  一段视频感动众多网友

  今年清明,赵璇来到湖北武汉公墓的一处墓碑前。面对墓碑上那位四十多岁女法官的照片,他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徐法官,两千万,五年之约你还记得吧。纵使困难多,我也会想方设法地去完成。你放心吧,谢谢你!”赵璇对着法官的照片喃喃自语。

  这段视频近日传到网络上后,感动了很多网友。

  照片上的这位法官,叫徐文娟,生前是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执行法官。而让两人命运产生交集的,是一组多年前的企业债务执行案件。

  不论是扫墓时的神情,还是采访时他的语气,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能够感觉到自信又回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但仅仅在四年前,他正经历着人生中最大的困境。用赵璇的话说,如果不是遇上了徐法官,如果没有两人之间的这个约定,当时自己差点被逼上绝路。

  如今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仍能搜索到其作为被告的法律文书,也记录下那段人生低谷。

  他公司陷入困境,服老鼠药自杀未果

  赵璇说,自己担任总经理的武汉市汽车工业配件有限责任公司,鼎盛时期的营业额曾达到3000万元左右。

  那时赵璇的公司可谓兵强马壮,员工有100多人,产品不仅在国内很畅销,甚至还销售到东南亚和南美洲。让他颇感自豪的是,公司一直注重技术研发,拥有一批具有潜力的专利成果。

  春风得意的他没有想到,一片乌云已经飘来。

  2012年,公司的资金链出了问题。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也许是对形势过于乐观,他开始拆东墙补西墙,甚至涉及高利贷,2015年公司借债利滚利已经到了2000余万元,无法继续维持下去。

  117名债权人将赵璇告到法院,职工的工资也被拖欠,一时间公司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赵璇说,为了缓解压力,东山再起,自己也考虑过卖技术、卖资源,但别人得知公司背负2000多万元的债务后,也都不了了之。这一时期,他甚至服过老鼠药,万幸的是最后自杀未果。

  法院的案件即将进入执行阶段,赵璇开始忐忑不安。他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他脑子里不断地猜测法院的执行法官会不会冷若冰霜,会不会直接拍卖自己公司的财产?他说,公司里的每一台设备都凝结着自己的心血,他害怕这些生产设备会被折旧卖出,成为一堆“破铜烂铁”,他也担心团队苦心研发的产品技术也将再无用武之地,自己多年的心血将付诸东流。

  她“放水养鱼”拉了他一把,自己不幸因病离世

  赵璇很庆幸自己遇上了徐文娟法官。

  他被起诉的57起官司中,有49起由徐文娟所在的硚口区法院受理。徐文娟没有他想象中的严厉,反而显得亲切。“她详细地询问了我公司现在的情况和遇到的难处,事先做了很多工作,了解我们的经营状况,知道我不是有钱故意不还的‘老赖’后,还积极帮我想办法,给我出了‘放水养鱼’的主意。”

  徐法官通过调查,发现武汉汽车工业配件有限公司在技术开发和市场营销方面较有优势,还申请了几十个专利,是一个有市场有潜力的企业。如果强制执行,债权人和赵璇都会面临巨大的损失,因此建议企业暂时不破产。

  于是,她和赵璇定下一个五年之约:徐文娟对工厂厂房和设备进行活封,可以继续生产经营,每月用收入的一定比例还债,在五年内还完。

  然而赵璇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几千万的债款,涉及五个区法院,五年真的能还完吗?债权人愿意等吗?厂里那些家境贫困没拿到薪水的职工们能等吗?

  得知赵璇的顾虑,徐文娟通过硚口区法院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召集相关法院和债权人开了多次协调会,帮助赵璇整理提供了企业的潜在客户、市场分析等材料,实实在在地把武汉汽配的情况、存在的问题和解决办法摆在大家的面前,终于得到了申请人的共同认可。

  赵璇对徐文娟很感激,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自己曾以为已经走到了绝境,长时间都沉浸在懊悔和愧疚的消沉情绪中,甚至一度轻生,却没料到被徐法官拉了一把。“她的执法态度很温和,但却很有力量,不仅救活了企业,也救醒了我。”

  其实不光是赵璇,很多被执行人都感受到徐文娟的温和与善良。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在执行另一家企业债务的执行案件中,法院将企业负责人夫妻二人的退休工资账户冻结,并划扣每月的退休金用于还债。而这家的男主人偏偏突然中风卧床不起,生活一下子陷入困境。徐文娟听闻之后,将自己家里的部分衣物洗干净送给他们,让他们重新燃起希望。

  而另一方面,徐文娟在执行法官的岗位上,也有雷厉风行的一面。在一起案件执行中,因为被告极有可能转移财产,徐文娟在一天之内跑完三个房管部门,办完四套房屋的查封手续。

  2015年12月,赵璇案件首次执行期快到时,徐文娟得知一家车厂拖欠赵璇5万元货款,亲自冒雨跑过去,通过法律途径替赵璇追回,这5万元用来发了员工工资,解决了燃眉之急。

  硚口区法院一位执行员回忆,当时徐文娟每天都要喝中药。2018年中秋节放假前,她和徐文娟出了一趟差。谁也没想到节后上班第一天,徐文娟因为病痛已难以坚持工作。第二天去医院看病,医生当即要求她住院治疗。

  跨越生死的约定

  尽快还清欠款不负五年之约

  每月去法院办理还款手续时,赵璇敲开办公室的门,总能看见徐文娟事先准备好的热茶和材料,然后询问他还有什么困难。

  赵璇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现在自己公司员工已恢复到30多人,赵璇和父亲为了减成本,平时也和工人们一起在磨床车间工作。

  经过努力,赵璇每月还款额渐渐从一两万元增加到了三十万元,现在两千万左右的欠债已偿还了大半。他在厂里贴了许多标语:“戒骄戒躁,虚心学习,勤奋工作”、“用你的能力,证明你的价值”……话语很朴素,用来警示自己和勉励员工,希望尽快履行和徐法官的约定。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徐文娟却不能亲眼见证完成约定的那天了。

  2018年10月,赵璇按时去法院还款时没有见到徐文娟。他从法院其他工作人员那里得知,徐法官身患重病正在住院接受治疗,但没有告知具体的病情和病房。想到这三年间徐法官的帮助,赵璇赶到医院里找了好几间科室病房,想去探望,却始终没能找到徐文娟。

  去年11月,他接到其他执行法官的消息,10月30日,徐文娟走了,年仅44岁。

  赵璇说,当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心沉入谷底,各种回忆向他涌来。公司命悬一线时,他彷徨过、崩溃过,是徐法官告诉他,“钱总是能还完的,我相信你。”

  赵璇曾想过,等债还完了,一定要请总是在忙碌的徐法官来自己的厂里喝杯热茶,当面感谢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面对徐文娟的离去,赵璇心中下定决心:“希望尽快努力还清所有欠款,不负这五年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