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坐镇证监会期间,谈及“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大鳄”这些用词,刘士余暗示,这些人的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5月1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刘士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刘士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刘士余简历]

  1961年11月出生,汉族,江苏灌云人,工学硕士。

  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

  1996年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1998年至2002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

  2002年至2004年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

  2004年07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

  2006年06月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2014年10月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候选人;

  2014年12月任中国农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6年02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

  2016年3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党委书记、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2019年1月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2019年5月19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其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在接手证监会时,刘士余面临证监会熔断政策失误,稽查能力备受质疑的问题。三年后,刘士余离开证监会时,证监会树立了从严监管的形象,行政处罚数量和金额连年刷新纪录,资本市场环境得到净化,在利益纠葛,关系复杂的资本市场,从严监管坚持不易。另一方面,通过坚持新股发行常态化,刘士余解决了市场诟病的IPO堰塞湖问题,新股发行时间从排队两年到半年即可上会,与此同时,企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上市企业财务质量明显提高。

  过去三年,证监会在大小非减持、上市公司治理、企业停复牌、股份回购,退市等基础制度层面进行了诸多修订,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监管体系逐步完善。不过,在发审等核心制度的改革上,被业内专家批评保守。

  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延长股票发行注册制授权期限至2020年。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也再度表态,将继续积极创造条件稳步推进注册制改革。彼时,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管委会主任吴晓灵表示,“注册制根本不需要再延长两年,对此非常遗憾。”

  2018年A股受经济环境,金融去杠杆政策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股指大幅下跌,以中证登数据估算,2018年股民人均亏损近10万,同花顺投资账单统计显示,93%的股民亏损(统计口径)。一部分股民认为,交易所一线监管过严导致“水至清则无鱼”,市场没有赚钱效应,在单边下跌的过程中,市场情绪受到了极大打击。不过,历来,证监会主席一职身处火山口,职责牵涉普通百姓利益,备受关注,也备受争议。

  顶格处罚 掀起监管风暴

  2016年到任之初,刘士余就在稽查部门确立了从严监管的工作要求,在3年的监管工作中,顶格处罚成为高频词。在2016年下半年,记者采访一位证监稽查系统人员时,他提及,加班工作,顶格处罚是常态。

  所谓顶格处罚是指证监会按照法定罚款幅度上限作出行政处罚,通常来说为“没一罚五”,即没收违法所得,并处5倍罚款。

  从数据来看,刘士余在任三年,证监会行政处罚数量金额连年刷新纪录。其中,2016年证监会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较去年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较去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去年增长81%。

  2017年上述数字变为,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24件,罚没款金额74.79亿元,同比增长74.74%,市场禁入44人,同比增长18.91%。2018年行政处罚的数字进一步增加,全年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2017年3月24日,刘士余参加中国金融论坛年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2017年3月24日,刘士余参加中国金融论坛年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重整IPO最严发审委坐镇

  刘士余在任期间解决了IPO堰塞湖问题,坚持了新股发行常态化,新股发行时间从排队两年到半年即可上会,与此同时,企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上市企业财务质量明显提高。

  2017年成为A股IPO大年,2017年,证监会共审核466个IPO项目,审核通过380家,否决86家。在加速推进存量IPO过会的进程中,对于IPO项目的把关并未放松。

  2018年7月,证监会发布实施了新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办法》。主板发审委和创业板发审委合并,这被市场称为“大发审委”。新组建的第十七届发审委,带有明显的“严监管”属性。在63名发审委员中,来自监管系统占比超一半。

  2018年11月,刘士余参加了第十七届发审委63名委员的集体履职仪式。刘士余在讲话中强调必须严把上市公司质量关的信息,要坚决落实依法全面从严的监管理念,严格专业履职、依法审核,防止问题企业带病申报、蒙混过关。

  刘士余要求,发审委委员要妥善处理好发审委工作职责与自身及家属、与原来所在单位、与发行人等市场主体以及其他委员的关系,坚决做到“不收钱物、不炒股、不吃请”,坚决禁止通过购买上市公司原始股变相腐败,坚决执行回避制度,净化朋友圈。

  与此同时,一批被腐蚀的发审委员也遭到严惩,2017年4月,证监会披露,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人员、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冯小树利用岳母、小姨子名义突击埋伏拟上市公司,获利金额达2.48亿元。证监会决定没收冯小树违法所得,并顶格处以2.51亿元罚款。同时对其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从数据来看,证监会IPO过会率大幅下降,从以往的90%通过率下降至60%。其中,2018年全年189家企业上会,111家企业成功过会,IPO通过率降至58.7%(不包含暂缓表决情况),这一数字低于2017年的79%。

  “白话”主席 “妖精害人精”震慑市场

  2016年-2017年,刘士余金句频出,个性鲜明。

  2016年12月3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刘士余说“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第二次是在2017年2月10日在今年的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刘士余说“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

  谈及“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大鳄”这些用词,刘士余暗示,这些人的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他进一步说,在金融市场上,金钱的诱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在一念之差,资本市场上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