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24小时奋力抢救,4月13日下午1点20分,从长沙远嫁而来担负交配重任的雌性斑鳖,在第五次人工授精过程中不幸去世。自此,苏州动物园仅剩的110多岁的雄性斑鳖,在春暖花开的池塘里孤独地晒着太阳,它也成了国内唯一一只人工养殖的斑鳖。雌性斑鳖的离世,让为繁衍斑鳖而不停奔波努力的整个专家、学者、饲养团队感到无比遗憾和悲伤。

  苏州市动物园管理处副主任陈大庆今日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极度濒危的斑鳖来说,这是一个灾难性的损失。”

  雌性斑鳖去世

  110多岁雄性斑鳖或成国内最后一只

  4月14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苏州市动物园(上方山森林动物世界)斑鳖池,隔着玻璃看到水面上零星漂浮着几片水草,衬着绿色的池水,显得十分平静。午后的天色有些阴沉,气温不算低,观赏区内守着不少游客,静静等待斑鳖显露踪影。大约20分钟过去了,水面依旧毫无波澜。当记者询问保安今天雄性斑鳖是否出现过时,保安说:“再等等,会出现的,140斤呢,只要出水就一定能看到的。”

苏州动物园的雄性斑鳖露出脑袋苏州动物园的雄性斑鳖露出脑袋

  说话间,紫牛新闻记者在一片水草旁发现了雄性斑鳖的身影,此刻观赏区里的人群兴奋起来,带着孩子的家长纷纷指向水面:“快看快看!在那在那,看到没?”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雄性斑鳖只是微微将头探出,接着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如果不是微微发光的背甲和白色的革质皮肤,斑鳖几乎和水面融为一体。

这只雄性斑鳖已经110多岁这只雄性斑鳖已经110多岁

  带着一家三口来观看的李先生说:“听说雌性的斑鳖已经去世了,特地来看看,这是中国最后一只斑鳖了吧。”几分钟过去,雄性斑鳖懒洋洋地晒了会太阳,似乎有些百无聊赖,再次游向了水底。

岸边聚集了不少游客来观看斑鳖岸边聚集了不少游客来观看斑鳖

  斑鳖夫妇屡次交配失败

  尝试人工授精帮助繁衍

  据介绍,这只雄性斑鳖今年超过了110岁,是苏州市动物园的“元老”,从开园至今居住到现在。在这只雄性斑鳖与长沙来的雌性斑鳖“成亲”前,苏州西园寺内还有两只斑鳖,雄的“方方”在2007年8月19日“寿终正寝”,另一只雌性斑鳖“圆圆”随之难寻踪迹。苏州动物园的雄性斑鳖经过了漫长的等待,终于在2008年5月6日,迎来它的长沙媳妇——一只雌性斑鳖。

不幸去世的雌性斑鳖(图片来源央视新闻)不幸去世的雌性斑鳖(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珍贵的雌性斑鳖入住后,苏州动物园不敢松懈,成立三人饲养小组负责“侍候”斑鳖夫妇。每年11月中旬到12月上旬,斑鳖会沉到淤泥里进行冬眠,直至2月下旬到3月下旬,随着气温回暖,斑鳖逐渐恢复活动。喂食之外,观察并跟踪记录斑鳖的行踪是饲养小组的一大任务。陈大庆说,最近几年,苏州的冬天不太冷,气温偏高,斑鳖冬眠的时间也有所缩短。

  “饲养斑鳖压力不小,”陈大庆坦言,2016年,苏州动物园从原址搬迁到上方山的新园,为了让两只斑鳖顺利过渡,特别选择了4月份斑鳖冬眠刚刚结束的时候,通过两个大的运输箱,在箱子的四周垫上海绵,给斑鳖的背甲做缓冲保护。

  要不要人工授精有争议

  但这是仅存的希望

  斑鳖夫妇从2008年开始一直有自然交配,但遗憾的是均未能成功受孕,据专家观察,是因为雄性斑鳖的生殖器上有严重伤痕,导致无法自然授精。要不要对斑鳖实施人工授精,曾在学术界引起争议。有专家认为,工人授精会对斑鳖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经过麻醉、采血样、取精、电击等几个步骤,它会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而由于龟鳖的生理节奏慢,恢复则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是苏州动物园的两只斑鳖自然受孕屡屡失败失败,人工授精是仅存的希望。于是,2015年5月,专家团队对两只斑鳖进行了第一次人工授精,10月份进行了第二次,遗憾的是,加上2016年4月的第三次和此后的第四次人工授精,均以失败告终。

  第五次人工授精之前细致准备

  原本抱有巨大期望

  陈大庆介绍说,此次人工授精的计划决定于2018年春天,时间选在2019年的4月份,是考虑到此时斑鳖刚从冬眠中醒过来,从生活习性上来说,4-5月也是它们正常的交配时间,这时候斑鳖无论是身体状况还是精子活跃度等各方面条件都比较好。为防止两只斑鳖自然交配,从今年3月中旬两只斑鳖苏醒到实施人工授精前,它们被分开饲养,居住在不同的池子里。

  2019年4月10日晚,由国际龟鳖生存联盟(TSA)专家、澳大利亚西部大学的龟鳖动物繁殖生物学家杰拉德·库克林等国际专家组成的团队,特地提前赶到苏州动物园,开始为本次斑鳖夫妇人工授精认真准备。杰拉德·库克林今年已70多岁高龄,和这对斑鳖夫妇打交道很多年。从2015年5月6日,首次为它们实施人工授精,到现在的第五次人工授精,它们的繁衍之路,杰拉德·库克林一路相随。

杰拉德带领专家团队为雄性斑鳖采精杰拉德带领专家团队为雄性斑鳖采精

  遗憾的是,直到当年7月,在雌性斑鳖先后产下的113枚卵中,未发现受精卵。之后,斑鳖夫妇又经历了三次授精失败。随着年龄的增大,专家团认为斑鳖夫妇授精成功的机会日益减少。可以说,定于2019年4月的授精计划,专家们寄予了厚望,期待着90岁以上的雌鳖和超过110岁的雄鳖创造奇迹。

  专家团成员来自国外

  提前进行人工授精“彩排”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实施人工授精的专家团成员均来自国外,除了杰拉德·库克林,还有来自美国的兽医帕尔、新加坡的兽医助手,以及一位德国的授精专家。到达苏州动物园后,专家团队详细回顾过去的医疗记录,咨询了相关专家,努力将准备工作和急救方案做到最好。为保证人工授精工作顺利进行,专家团甚至用相同的工作程序提前“彩排”,对3只雄性和2只雌性大型亚洲鳖进行了采精和人工授精。正式采精和授精之前,专家团对两只斑鳖进行了理化指标和超声波健康检查,发现它们健康状况良好。

  斑鳖夫妇繁衍后代的背后,也蕴藏着多位国内专家学者的不懈努力。安徽黄山学院生命与环境科学学院院长吕顺清担任WCS(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TSA(国际龟鳖联盟)与中国斑鳖的项目联络员,在苏州动物园和国际专家团之间牵线搭桥,推动斑鳖繁衍行动的持续进行。

  2011年,吕顺清决定到云南红河流域的马堵山水库附近去寻找野生个体斑鳖,在云南他找到了一个盟友,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两栖爬行类动物首席专家饶定齐,饶定齐已在云南定居超过30年,对当地环境十分熟悉,但此次野外寻找,未能带来斑鳖的好消息。

  雌性斑鳖遗憾去世

  冷冻保存卵巢组织以备未来使用

  采取人工授精实属无奈之举,关于野生斑鳖存在的最后一次确切证据,出现在1990年末。斑鳖记录资料非常少,采取任何措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实施前,专家团充分参照其他龟鳖类物种制定了手术方案。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次人工授精依旧采用与之前一样的手法,直接将雄性斑鳖的精液注入雌性斑鳖的输卵管中,“技术上做到了无创。”

斑鳖斑鳖

  “与过去的四次人工授精活动相似,这次授精过程很顺利,没有出现复杂情况,”陈大庆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令人悲伤的是,授精后雌性斑鳖陷入了昏迷,专家们24小时不眠不休地对其抢救,它依然没有苏醒过来,不幸死亡。雌性斑鳖去世,宣告了全球唯一一对斑鳖夫妇人工授精彻底失败,这个消息对年逾古稀的杰拉德无疑是巨大的打击。杰拉德博士和兽医帕尔一直守到4月14日,才乘坐凌晨5点半的飞机离开。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课题组商定组建由国内外专家组成的尸检团队,查明雌性斑鳖的死因。至今为止,这个存在2.7亿年,延续着恐龙时代奇迹的物种,全球人工养殖的只剩3只,除了苏州动物园的一只雄性斑鳖外,还有两只斑鳖在越南。

  “进行一项科学实践,出现什么意外都有可能,虽然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一个结果。”连续几晚没有合眼的陈大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国际专家团已将雌性斑鳖的卵巢组织取出,保存在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中,“未来科技不知道会发展到哪一步,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保存现有的东西,为未来留下可能。”同时他也表示,在没有获得新的雌性斑鳖的情况下,园方将竭尽所能延长雄性斑鳖的寿命,不排除日后在野外发现新雌性斑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