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广东多家医院招募志愿者“捐粪便”,捐献成功的志愿者最高可获得五百元的补偿,此事随即引发关注。据了解,这些医院将收集到的粪便进行特殊处理,并进行“粪菌”提取,以胶囊口服或悬移液等方式移植入患者肠道内,通过重建患者肠道菌群进行肠道自身疾病治疗。

  其实,“粪菌”治疗在国内早已有之。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肠病中心主任张发明介绍,如今,除肠道自身疾病外,癫痫、糖尿病等病症也在尝试使用这种方法进行治疗。从2012年到现在,仅经张发明之手,受益于粪菌移植的患者人数就已达到了5000多例,占全国粪菌移植患者的60%。

  针对粪菌移植的安全性,张发明表示筛选粪便捐献者有其严格要求和把关,在2012年国内刚刚开始粪菌移植研究和治疗时,采用手工方法提取粪菌,其不良事件发生率超过20%。2014年后研制出粪菌智能化提取设备,不良事件发生率降至7%以下。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正在使用智能化提取设备提取粪菌。受访者供图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正在使用智能化提取设备提取粪菌。受访者供图

  对志愿者条件有严格要求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医生介绍,征集粪便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用于患者治疗,一种是研究所用于研究。在此次事件中,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消化科公开招募捐献粪便的志愿者,目的是参与“粪菌移植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有效性及安全性研究”。据了解,这个技术首先要寻找健康的供者,供者至少没有任何的传染病,无糖尿病及恶性肿瘤病史,近3个月内未使用抗菌药物等,还需对供者进行各项身体指标的检查。

  而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征集粪便则是该院炎症性肠病治疗部要进行的一项临床研究,用来评估环境风险因素和炎症性肠病之间的关系。针对此研究,中山六院的对照实验需要660对受试者,其中每对成员一人为炎症性肠病患者,另一人无炎症性肠病(对照组),年龄差在5岁之内。另外,两人童年时应居住在同一地点,这意味着两人至少2岁前必须居住在同市或更小的区域。

  此外,粪便治病不是一个简单植入的过程,健康合格供者的新鲜粪便将经过特殊处理,在无菌条件下制浆、离心、悬浮,提取出细菌后,才能通过胶囊口服或悬移液的形式植入患者的消化道内。

  针对报道中所说的500元的补偿,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临研中心办公室主任胡俊表示,主要考虑到志愿者有一部分是从外省过来的,他们要对自愿捐献者进行交通路费的补偿,因医院方面要求捐献者需提供一个对照,所以是两个人的路费补偿。

  多家医院采集样本用于治疗

  3月24日,新京报记者从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获悉,该院粪菌移植研究早在2016年9月,就开始向社会各界征集“粪便”,至今已有两年多的相关研究。目前国内已有通过重建患者肠道菌群进行肠道自身疾病治疗的案例。

  该医院医生表示,捐献者填报一份个人问卷、一份饮食问卷,贡献少量血液、唾液及粪便样本。样本采集成功后,就可以获得最高500元的报酬。虽然实验总共需要1320例受试者,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达到标准的人却仍是少之又少。

  据中华粪菌库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世界已有约40000例次粪菌移植治疗。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肠病中心主任张发明介绍,2013年2月,粪菌移植首次被写入美国胃肠病学杂志发表的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的治疗指南,同年11月,粪菌移植被《时代》杂志评为2013年度“十大医学突破”之一。

  张发明称,粪菌移植的价值已经在医学界引起广泛关注。这是微生物与疾病关系研究领域在近二十年的重要认识突破。

  张发明介绍,粪菌治疗在人类医学史上至少已有1700年的医学记载,东晋的《肘后备急方》中就详述了使用粪便悬移液治疗包括食物中毒、瘟病和伤寒等危重疾病的记载。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同样描述了新鲜或发酵的粪水可用于治疗伴随高热、中毒、脓肿、痰湿、滞食的“瘟病”或“内热”的记载。2013年,粪菌移植在美国被纳入治疗复发性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的指南,其治疗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的一次治愈率达90%。

已被提取并储藏的粪菌。受访者供图已被提取并储藏的粪菌。受访者供图

  焦点1:“粪菌”能治什么病?

  新京报记者通过公开报道发现,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是国内较早进行相关临床研究和治疗的医疗单位。据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肠病中心主任张发明介绍,2012年至今,经张发明之手受益于粪菌移植的患者人数就已达到了5000多例,占全国粪菌移植患者的60%。

  张发明说,粪菌移植主要在于通过重建新的肠道菌群,实现新的菌群宿主相互作用以达到治病的目的。除了可治疗肠道感染外,肠外感染,如腹腔、肝胆系统、肺部、皮肤等部位的感染也能一并得到有效治疗。

  研究表明,粪菌移植对于顽固性便秘或不明原因腹泻、炎症性肠病、消化道感染性疾病等都能发挥作用,甚至可以治疗糖尿病、癫痫、自闭症等相关疾病。

  目前肠道菌群与脑、肝、肿瘤、代谢、风湿免疫疾病、骨髓、心血管、皮肤病等疾病的研究进展,预示其在国内外都已成为研究热点。

  焦点2:提取技术是否存在难点?

  张发明说,制备过程中缩短粪菌处理时间和暴氧时间对于保存菌群功能非常重要,因为粪便菌群以厌氧菌为主。有研究显示,一些单独培养的病菌在暴氧环境中2分钟即死亡,这提示粪便菌群在空气中的长时间暴露会增加功能菌群的死亡。医生及研究者还未掌握菌群离开肠道后的存亡规律之前,应该尽早将这些菌群送到它们该去的地方(肠道)。“粪便从离开人体、实验室处理过程到输注至患者体内或制备成冻存粪菌的时间应控制在1小时内。”

  通常一个供体一次的全部排便提取的细菌可以满足一次粪菌移植治疗。不同疾病治疗的次数有一定程度的区别,肠道感染多数患者只需要1次治疗,如果病情严重者,可能需要增加2-3次治疗,具体依据病情决定。

  焦点3:治疗是否存在安全风险?

  有网友认为,粪便为人体代谢物,本身就存在病毒和细菌,若从粪便中提取有益细菌显得并不科学。

  张发明说,2012年刚开始粪菌移植研究和治疗时,确实采用手工方法提取粪菌,不良事件发生率超过20%。2014年之后,研制出粪菌智能化提取设备,采用微滤加离心富集法,在微滤装置的基础上,经多级过滤直至微滤和反复离心洗涤,在1小时内实现粪菌的富集、纯化。目前,不良事件发生率降至7%以下。

  对于粪便中细菌之外的物质,张发明介绍,粪便中不想要的物质可通过纯化技术去除,特别是对于去除致热源之后,移植后出现发热的事件现在几乎没有了,“虽然一些代谢物质和破碎的微生物碎片也有一定治疗价值,但获取纯化的菌群非常重要,有利于降低不良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