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一则题为“9岁男童上国学学校后死亡 校方:你们家杀业太重”的报道,在网上引发关注。

  据上游新闻报道,2016年,男童睿睿被父母送到了吉林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进行“全封闭”的国学教育。2018年12月11日凌晨,睿睿在医院急救无效后死亡。之后,孩子家长与校方就责任等问题陷入纷争。

  睿睿父亲周建奎曝光的通话录音显示,该校法定代表人还表示,亲自为睿睿念了5天经超度灵魂,并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

  男童上国学学校后死亡,学校负责人竟然归结为“杀业重”……如此迷信的说法无异于对男童家人的二次伤害,难免容易刺激男童家属,跟教育的本义相违。

  男童去世,学校是否应担责、该担何责,理应拿事实去厘清,而不是拿“你们家杀业太重”之类的轻佻话术甩锅。

  目前,孩子的病因并无确诊报告,校医是否喂食“小食粉”(该校医务室自制的中药粉,其成分为石膏、肉桂、丹参、干姜等)、学校是否存在体罚等情况,也陷入罗生门,有待进一步调查。

  可单从“杀业重”的回应来看,这所学校的教育质量就该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当下这个遵循现代科学、常识和逻辑社会里,如此迷信和陈腐的“教育者”,果真能培养出合格的学生吗?

  据了解,涉事国学学校自称是“设有小学、初中、高中全日制学历教育的民办寄宿制学校”。但我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学内容和教科书必须由国家审定,“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也就是说,没有哪所“国学学校”能提供正常的义务教育内容,也没有合法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是能搞全面的“国学教育”的。

  之前,歌星孙楠孩子到徐州的“华夏学宫”接受国学教育,结果被网友扒出“华夏学宫”根本就没有办学的教育资质,只是培训机构。玉坤国学学校到底是什么性质,是否具备办学资格,也该由当地教育部门给出明确解释。

  说到底,对男童睿睿之死以及由此引出的各种问题,无关什么“杀业”,是个别国学学校跑偏了,走到了教育的反面。一些人自信地认为在“国学”外衣的保护下,能够毫无顾忌地行违规之事、传播愚昧思想,殊不知,社会理性在发育,一些封建、陈腐的观念早就被丢到了垃圾堆里。

  国学是国人的文化根脉,也有传承价值。但从江西豫章书院、山东博雅教育学校虐待学生,到此次涉事学校又被曝出诸多乱象,不得不说,当下很多国学班鱼龙混杂,有些当不起国学之名。特别是涉事校方面对男童之死,居然拿“杀业重”说事,这无异于以国学之名复辟封建迷信、传播因果报应。

  这显然是国学难以承受之重——国学学校本不该成为酝酿愚昧、迷信、反科学的培养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