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市咸安区男子刘某,1993年他22岁时,为了替兄弟出气,一刀刺死邻村村民沈某,畏罪潜逃到洪湖,后又转到武汉鲁巷广场当搬运工,化名唐某。后来去鄂州做了上门女婿,有了一对儿女,家庭生活幸福。

  去年12月,咸安公安分局重案中队民警得到线索,锁定唐某就是刘某。本月11日下午2时30分许,民警在刘某住院的鄂州某医院布控,将其抓获。此时,刘某已是癌症晚期。

  26年前刺死村民畏罪潜逃

  1月11日下午3时许,面对民警用咸安方言的询问,沉默了20多分钟的刘某终于开口说话,随后像倒豆子一样,对当年的犯罪事实如实供述。

  刘某称,他是咸安浮山街余佐村人,家中排行老八。1993年春节刚过,那时只有22岁的他整天和一帮兄弟混,2月28日午饭后,他和一帮兄弟在温泉城区碰到了郭某。郭某是开小客车的,跑城区到太乙洞这条线路,郭某肿着脸说沈某乘车不给钱还打人,要兄弟们去帮忙。

  他们一行六七人坐着郭某的小客车来到太乙洞附近,遇到沈某等人,便上前开始扯皮。郭某等喊了一声打,大家混打在一起,其间,刘某掏出刀来,刺中沈某心脏,沈某当场倒地。

  刘某说,当时场面混乱,看到捅了人,他趁混乱逃到附近山上躲了起来。他在山上躲了两天,后来听说沈某死了,他逃到洪湖。待身上钱用光后,又想办法来到武汉谋生。

  他在武汉鲁巷广场当搬运工,认识了在商场卖服装的鄂州姑娘严某。他对严某说自己叫唐某,河南人,父母双亡,独自一人在外谋生。两人很快相恋,1994年还一起到广东打工。

  “唐某”是“孤儿”,严某家正缺男丁,严某问他是否愿意当上门女婿?“唐某”满口答应。1995年,他们在严某的老家鄂州葛店结婚了。

  刘某说,当时办户口比较简单,他拍了一张照,然后就以唐某的姓名上了户口,就这样漂白了身份。

  两人在一起生了一双儿女,两个孩子都非常争气,先后考上名牌大学。

  历经多年调查警方锁定嫌疑人

  “因为弟弟,父母含恨而亡!”受害人沈某的大哥介绍,弟弟在家中排行也是老八,因车祸毁容并有腿部残疾。当时,弟弟和朋友上了郭某的小客车,因为车费与对方发生了纠纷,谁知道对方会纠集那么多人下狠手。

  沈某的二哥也是受害人,当年他在外吃酒回来,正巧碰到郭某一伙人在和弟弟扯皮,其中吕某还是他的同学,他上前打招呼,谁知对方都喝了酒,脾气都很大。看到大家在打架,他上前劝说,谁知吕某一声喊打,对方三四人就围了过来,他们缠打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从背部捅了他一刀,弟弟也被捅倒在地。对方见状,一哄而散,这时,闻讯赶来的沈家兄弟将其中一人拦住交给了警方。

  据介绍,弟弟的死给沈家带来深深的伤害,这26年来,父母含恨去世后,沈家大哥二哥等继续向警方提供各种线索,期待早日缉凶。

  咸安公安分局重案中队长洪卫民介绍,该局非常重视追逃工作,这些年来,该局一直在调查此案。他和同事对此案进行了深入调查分析,发现一个叫唐某的人嫌疑非常大。

  民警悄悄对唐某展开调查,并到村中取了相片等,拿回来给其儿时的兄弟们辨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来。民警准备和他小时候的相片进行对比,但是查到了村里、小学、初中的档案,都没有刘某的照片。民警只好寻找其他证据。

  2018年12月,民警对唐某再进行深入调查,锁定唐某就是刘某。

  通过调查,民警发现唐某在鄂州某医院住院治疗,意外的是,唐某竟然是癌症晚期。

  1月11日,民警将医院围了起来,来到唐某病房,发现其外出吃饭了,下午2时30分,民警将满脸蜡黄的刘某抓捕归案。因其重病,民警就在病房审讯。

  民警用咸安方言跟他讲话,他用鄂州方言假装说听不懂。民警拿出手机,翻出其大哥、二哥等亲人的照片,他沉默了。

  约20分钟后,他开口说话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年年少轻狂!”他说,他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他其实非常想家。交待结束后,他当着民警的面给女儿和儿子打了电话说:“我有一件事,你们都不知道,其实我是咸宁人,你们到咸安公安分局来一趟,我当面跟你们说清楚……”

(实习编辑 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