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医生”刊发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引起广泛关注。权健公司相关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篇文章是诽谤。”而该文作者则表示,“所写的都有证据、录音或书面材料,甚至做了公证。”

  应该说,这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网文”,而是一篇符合新闻操作规范的调查报道。对权健来说,仅仅一句“诽谤”是无法让公众满意的,他们必须详细回应三个方面的问题。如果这篇报道属实,相关部门也应该介入调查,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首先是报道所披露的具体个案。一个叫周洋的小女孩,在服用权健公司生产的“抗癌”产品两个月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甚至恶化而最终死亡。如果说这还有可能是癌症自身因素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幕,则是权健必须解释清楚的:小女孩奄奄一息的时候,她的头像离奇地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和论坛上,说她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

  看得出来,像周洋这样遭遇不幸的个体并不少。他们去世后,家属“醒悟过来”开始艰辛的维权之路。让周洋父母感到痛苦的可能不仅是孩子死亡本身,还有病重的女儿成为权健公司宣传的工具,而恰恰是这种宣传,才是“不符合事实的”。权健方面需要解释,这种虚假的宣传是否和公司有关?

  这就牵涉到第二个层面的问题:在更大的范围内,权健生产的保健产品,是否涉及到虚假宣传?他们的火疗加盟店,相关保健药品,以及负离子卫生巾,在相关部门备案的时候,明明是合规的,比如某款保健品,备案时注明就是普通饮品。但是,这些产品在市场上,最终被包装成了具备抗癌作用的神药,权健方面很难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经销商或者加盟店的私自行为(深圳有一起索赔案例,最终获得了加盟店的赔偿)。事实上,“丁香医生”的这篇报道,揭示了权健整个系统可能都建立在某种虚假宣传之上,如“花数千万买抗癌秘方”之类。

  权健可能有成熟的规范风险或者“逃离责任”的机制。公司可以和具体的加盟店撇清关系,在火疗出了事故后,认定责任在加盟店。这就是他们这个模式的核心:加盟店的运作模式,很有点“传销”的味道。据说,此前曾因蒙冤坐牢的赵作海,获释后成为加盟店的“下线”。权健应该详细披露这些加盟店的运作机制,以及双方的责任划分。

  就这篇长文披露的内容看,像周洋这样的受害者并非个例。如果一个公司的产品出现了如此多的投诉,这就不仅是一个公司所能“应对”和“化解”的危机,而是某种公共卫生事件。相关部门应该介入调查,厘清这种保健品如何化身为抗癌神药的路径,有必要向消费者澄清这些保健品的实际功效,和使用(服用)这些产品可能造成的风险,以及对治疗可能造成的误导。

  癌症患者群体有其特殊性,他们心态普遍绝望,比较容易相信某种治疗的奇迹和胡乱许诺的疗效,家属往往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尝试各种“治疗”,这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了机会。另一方面,很多癌症患者病情往往会急转直下,甚至在短期内失去生命,这也给家属维权时的举证带来困难。正是这种现实,造就了畸形的“抗癌”保健品市场。

  作为这一领域的巨头,权健的问题,其实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但是,是时候了,权健必须回应公众的关切,而不是一句“诽谤”了事。公众需要清楚保健与治疗的边界,更需要洞悉整个保健品行业运作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