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晓勤无微不至地照顾老父亲,图为她在给老父亲喂饭。 受访者供图赵晓勤无微不至地照顾老父亲,图为她在给老父亲喂饭。 受访者供图

  来源:扬子晚报

  “爸爸83岁了,病又这么重,真的担心哪一天睁开眼睛,就看不到爸爸亲切的眼神了。陪伴爸爸哪能等,我怕来不及,只能辞职照顾他!”12月17日下午,扬州市中医院四病区心血管科病房51床床头,52岁的赵晓勤看着在病床上昏睡的父亲赵世瑜,含着泪花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

  赵晓勤本有一份优越的工作,在扬州一家私营企业当工程师,收入不菲。因为家庭情况比较特殊,她经过慎重考虑,一个多月前辞去工作,“专职”陪护老父。         紫牛新闻记者 陈咏

  女儿这样说

  正是尽孝时,不想这辈子留遗憾

  赵世瑜老人,退休前是扬州市江都区邵伯镇高级中学的数学老师。此次因脑梗塞和低血象住院治疗,病情较重,意识时有时无。

  “爸爸本来身体还算硬朗,但最近几年每年都要住院两次,主要是保养,每次10天。今年情况不一样了,来医院5次了,每次时间都比较长。这次是上月中旬住院的,我也正是那个时候正式辞职的。”赵晓勤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爸爸妈妈育有她们姐妹二人,自己居住在扬州,妹妹在杭州。

  丈夫在北京工作,女儿在青岛读研三。爸爸和79岁的妈妈符美倩本来在养老院生活,妈妈身体也不太好,乘车还晕车,之前还隔三岔五来陪爸爸,自己不放心,经过考虑决定辞职,专职照顾爸爸,也让妈妈安心。

  赵晓勤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考入无锡轻工业学院(江南大学前身)。毕业后在扬州国有企业大华棉织厂工作。企业改制后,赵晓勤被扬州一家私营企业聘为工程师,辞职前年收入十多万元。赵晓勤说,自己今年52岁,距离55岁退休还有3年,现在辞职,会有不小的经济损失,但跟亲情的守护和自己“心安”相比,这不算什么。

  也有人劝她不如花钱请护工,但这样做无法让自己心安。而且,护工照顾父亲和自己照顾肯定有区别,再说,父亲对于外人是“抗拒”的,目前只“认”自己,虽然他的脑子并不是很清醒。

  “真的很心疼爸爸,他年轻的时候,为我们姐妹操碎了心,现在年老了,时间不多了,我就想把这辈子欠他的亲情偿还给他。经常有人说,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不想这辈子留遗憾。只有全身心地照顾父亲,才能心安。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父亲能舒适地躺在这里,让我守在他的身旁。”说着说着,赵晓勤的眼眶又潮湿了。

  回忆年少时父亲对自己的呵护,如今的苦和累都不算什么

  赵晓勤的家在扬州城南荷花池,离中医院很近,走路大约20分钟,但为了专心照顾父亲,她已好多天不回家了。这一个月来,她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父亲夜里每两个小时要翻一次身,她合衣躺在病床前的躺椅上,经常是刚刚睡着就要醒来,父亲一有动静,她就立刻起身察看。睡眠不足,只能白天抽空打个盹儿。白天,要给父亲喂饭菜和温水,最少五六次;隔一段时间,要为父亲换一次尿不湿;要为父亲擦拭身体,要陪父亲“说话”,不停地说,说父亲年轻时候的事情,说父亲的工作,说他一辈子喜欢的数学课,多数时候父亲没有任何反应,偶尔“嗯啊”几声或者进行最简单的回答,要让赵晓勤欢喜好一阵子。

  “有这么近的家却不能回,有舒服的大床却不能去睡,当然也苦也累,但一想到爸爸从前对我的照顾,对我的好,苦和累一下子就没有了,有的只是内心的舒坦。”赵晓勤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父亲和她的感情很深,从小到大,在自己人生的每一个路口,父亲都对她呵护备至、关爱有加,也是她人生重大选择的支持者,无论是学业还是择偶。父亲一直教育她们姐妹要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这两句话影响了自己一辈子。

  “我一直心存感恩,总觉得这辈子没有报答完爸爸,爸爸善良、宽厚、乐于助人影响了我一生。怎么样对待工作,夫妻之间如何相处,和同事怎么交往,他都是言传身教。现在爸爸的神志不是很清楚,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但他潜意识里还是和我亲近。因为他醒着的时候,连护士都抗拒,但只要我一过来,他就安静下来了。虽然他不知道我是谁,但知道这个人对他好,值得信赖。”

  “和爸爸说话的时候,或者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过去几十年发生的事情,一件件、一幕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无法忘记,20岁不到离开家去无锡上大学,爸爸坚持要送我,经过镇江,他还领着我去金山寺游玩。记得我当时差点被一辆自行车撞到,爸爸心疼了半天。上初中的时候,在同学家写作业,作业多,很晚了都没有回家。当时没有电话,天黑了,父亲找了半个小镇,嗓子都叫哑了。失望地回家,看到我已经回来,那个欢喜的眼神,一辈子都忘不掉!”说着说着,赵晓勤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但和紫牛新闻记者的眼光一对视,她迅速擦了擦眼泪:“爸爸现在这个情况,要求我要打持久战,要把自己强大起来,健壮起来。饮食上经常在食堂买些小炒,在网上买些可口的营养品。另外,每天挤时间做一些运动,丈夫和女儿每天发微信给我鼓劲打气。”

  护士长很感慨

  辞职孝顺长辈

  工作25年,头一次遇到

  “我们当护士的,看到老人躺在医院,儿女不来照顾,或者就算来了,也是应付一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样的情况见得太多了。像赵晓勤这样每天24小时守在父亲身边,真是太难得了,我们所有护士都要为她点赞。”扬州市中医院四病区心血管科病房护士长崇云红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说。

  说句不好听的话,赵世瑜老人的病已经很重了,有些家庭,看到长辈这个状况,早就为患者穿好衣服,带回家等待老人归天准备后事了。有一些做得比较好的子女,花钱请保姆护工照顾老人,自己再隔三岔五地来到医院看看,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像赵晓勤这样为了更好地照顾服侍老父亲,竟然把自己的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给辞了,“我从事护士工作25个年头了,像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见到。”

  崇云红说,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对于子女来说,长时间照顾老人,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病床面前,最能检验出人的本性,“我和我的同事们都发现,赵晓勤照顾老人非常有耐心,可以说,真的做到了把老人当成小宝宝对待,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病友很感动

  很善良,很辛苦

  很孝顺,很感人

  89岁的严瑞朗老人,是一位参加过新四军的离休干部。上周,严老因病住进扬州市中医院四病区病房,和赵世瑜老人同在一间病房。他常常看到邻床年过半百的女儿细心照顾八旬老父亲。得知这个有着不错工作的女儿辞职照顾父亲,十分感动。

  “隔壁床的老赵,他这个大女儿不简单,天天日夜在医院陪护,很善良,很辛苦,很孝顺,很感人,我们老人,就希望能看到这样的孝顺子女。”严瑞朗对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一连用了4个“很”来评价赵晓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