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女儿是盛海琳的幸福,也是她的忧愁。双胞胎女儿是盛海琳的幸福,也是她的忧愁。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一对夫妻因34岁独生子出车祸去世,开始尝试试管婴儿,今年6月,67岁的妻子怀上双胞胎,却遭遇产检难。这事在网上也引来很大争议。这位妻子很困惑:“就是喜欢孩子,咋跟罪人一样了?”

  回到8年前,安徽合肥市也有一位高龄产妇叫盛海琳,失去独生女儿的她,在60岁的“高龄”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如今两个孩子智智和慧慧已经8岁。他们一家过得怎样?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前往盛海琳合肥的家中与他们面对面交流。用盛海琳的话说:自己的经历很难复制,劝一些人放弃高龄妊娠的想法。 紫牛新闻记者 万承源 任国勇

  紫牛新闻实习生 孔德淇 文/摄

  1

  为了忘却悲痛,她决定当高龄妈妈

  “以前对金钱没有概念,对社会上各种变化也没有预料到,经历了这一切才觉得自己刚刚起步。”盛海琳说,眼前的生活和过去是没法相比的。

  盛海琳和老伴吴先生都是军人出身,她曾是军医,转业后在地方一所医院当过院长,后来又从事过外贸工作,经济上很富足。“如果不是那场意外,我们的生活该多好。”盛海琳说,她曾经的独生女在婚后不久跟男方回老家,当天晚上因煤气中毒,小夫妻双双离世。这种悲痛让她痛不欲生,就在为女儿买墓地时,盛海琳也为自己置办了墓地。

  但为了忘却悲痛,认为自己有强大基因的盛海琳决定再生一个,她接受了药物调理,恢复了月经。

  对于一对60岁的夫妻来说,正常怀孕生产几乎不可能,她四处求助,先后去过国内各大医院生殖中心咨询。“真的是四处碰壁,专家们都委婉地拒绝了我。”盛海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让她特别憋屈的是,好不容易通过电话预约挂上了国内某知名专家的号后,自己被一连串质问。“专家冷若冰霜地反问我,你这种想法太自私,有没有想过会违反伦理道德。我说怎么违反伦理道德,我用的是我丈夫的精子。专家又问假如生下来了,你将来死了,孩子怎么办?有没有为孩子考虑过?”

  盛海琳后来又去了合肥一家医院求助,接待她的专家当时才40多岁,是位男医生,年轻有魄力,同意了盛海琳的要求。

  此后,盛海琳接受了试管受孕,被植入了三个胚胎,其中一个胚胎流产,另两个顺利孕育。在此期间,盛海琳先后遇到了高血压、尿酸数值高达1700、低蛋白血症、肝腹水等问题。

  “2010年5月25日9时许,盛海琳早产诞下一对双胞胎,成为当时中国最高龄产妇。”吴芳是合肥一家报社的摄影记者,他见证了盛海琳生产的全过程,并于后来和盛海琳一家建立了深入的联系。

  在他的回忆中,因为是早产,双胞胎一出生就被转移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新生儿科,通过暖箱进行重症监护。

  说到进保温箱,盛海琳又回到一开始“对钱没概念”的话题。两个孩子进保温箱,最初一天花了3万元,后来少的也要6000元。盛海琳说,大女儿智智在保温箱待了33天,到她准备出院时,自家账户上还剩6000元。尽管如此,盛海琳的心里还是高兴的。可没想到临出院,智智拉了一泡屎,体重不足4斤了,于是又在医院住了4天。

  2

  收入不低,日子却过得紧巴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来到盛海琳在合肥的家中时,双胞胎姐妹看到有生人来,就躲进了房间。没过多久,她们又兴高采烈地准备出门,去帮妈妈领取刚送到的快递。

  盛海琳的两个女儿分别叫做吴尚智、吴尚慧,寓意为“无上的智慧”。两个女孩活泼、健康,虽然只有八岁,但个子已经长到了1.3米。可是她们刚出生时,大的体重3.7斤,小的体重仅有2.9斤。因为早产,两个宝宝住进了保温箱,由于盛海琳的情况特殊,当时没有相应的保险或报销政策,她说“当自己知道要全部自费时,脑袋要炸掉了。”那个时候,靠着同事朋友看望时的份子钱和单位的资助,才缓解了捉襟见肘的局面。

  盛海琳说,其实自己决定生下这对双胞胎的时候,并没有考虑经济方面的问题。“生养第一个女儿的时候,经济上毫无压力。”但这一次,盛海琳感觉不一样了。

  因为当时刚曝出“三鹿奶粉”事件,像很多父母一样,盛海琳给两个女儿购买了进口奶粉,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之后在医院、月嫂、保姆、教育等项目上的花销,一笔笔向这个家庭压来。虽然从家庭收入来看并不算低,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为了挣钱补贴家用,盛海琳应企业的邀请,利用自己在健康方面的专业知识,往来于全国各地进行讲座,和两个女儿聚少离多。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在两个孩子5岁以前,与她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一年。近些年,盛海琳也在想办法增加与女儿相处的时间。尽管觉得精力有些跟不上,她还是决定将两个孩子从寄宿学校转到家附近的一所小学。

  记者发现,比起一般同龄的孩子,双胞胎姐妹显得成熟一些。甚至在看到妈妈因为谈到大女儿不幸去世面露悲伤的时候,她们会轻轻安慰:“妈妈,你不哭好吗?现在有我们了。”

  3

  矛盾与纠结:选择陪伴还是挣钱

  “我们想姐姐,如果姐姐活着该多好啊!”——吴尚智、吴尚慧还不懂事的时候,时常对妈妈这样说。

  “如果姐姐在,也许就没有你们了。”——盛海琳无奈的语气里能让人听出一丝悲伤。

  “那就先生我们嘛……”——双胞胎小姐妹依然童言无忌。

  盛海琳已经无言作答。

  因为踏上了一条至少在国内没有人走过的道路,很多时候遇到的都是其他人没有遇到的问题,所以矛盾与纠结始终伴随着盛海琳。

  她并非不知道孩子需要自己的陪伴,却因为需要赚钱而时常去往全国各地讲座。

  她并非不想省下月嫂和保姆的费用,但毕竟年过六旬,加之丈夫偏瘫,实在无法应付两个孩子。

  她并非不知道暑假里的十来个培训班会给孩子和自己的经济带来额外的负担,但面对两个正在顽皮年龄的孩子,实在无处安放她们旺盛的精力,同时也担心她们比别人家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下午1点多,两姐妹出门去上漫画班。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盛海琳家的餐桌的玻璃台布下,看到一张姐妹俩的“暑期课程表”,包括钢笔字、小主持人、数学、围棋、游泳等,安排得非常满。

  盛海琳说,“我不能让两个孩子产生自卑的情绪,不想让她们受委屈,我尽我的能力,让两个孩子在同等条件下不输于任何人。”

  关注盛海琳一家的吴芳对紫牛新闻记者说,在自己眼中,盛海琳选择高龄产子是为了从失独的阵痛中解脱,但现实是,他们必须面对世俗的眼光,对孩子的吃穿住行以及成长承担责任。这些年在和这个家庭打交道时,他能看到盛海琳的疲累,日夜为谋生计。老伴此前还中风偏瘫,扶老携幼的重担全压在她一人身上,但她并没有将这些负面能量传递给孩子。相反地,她从小就教育她们,要学会生活自理。

  4

  60岁重上起跑线,未来路在何方

  今年67岁的盛海琳依旧需要在外奔波出差进行保健讲课,她说能挣一点是一点。紫牛新闻记者问她,眼看两个女儿一天天成长,自己有没有觉得回归幸福和快乐。“幸福正在被忧愁取代,我不快乐呀,你觉得我这样的年纪在外面为生计奔波会快乐吗?回到家还要面对一地鸡毛的事情,累呀!精力跟不上呀!”她说,“曾有人问她失独之后又有了两个孩子,是否觉得幸福快乐?其实身临其中,幸福是暂时的,更多的是压力和责任,有远虑也有近忧。”

  为什么生活会是一地鸡毛?盛海琳举例说,这些年她更换保姆达50多位,孩子幼小的时候,她雇一个保姆和一个钟点工,时常出差回到家处理保姆之间的矛盾。再比如说,8月11日那天,家里一只乌龟死了,老两口还争执了一番,她认为乌龟是热死的,而老伴偏偏说要把乌龟放到阳台,除了老两口争执,两个娃为乌龟的死哭得稀里哗啦,她还得去市场上再买一只。类似于这些令人心烦的琐碎事,几乎每天都有。

  盛海琳说,没想到自己进入老年后与同龄人太不一样,别的同龄人都在晒自己旅游照片,或者带着孙子孙女一起玩耍,而她带的是和别人孙辈年龄一样大的女儿,虽然自己已经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或多或少心烦,压力大。或许有一天,同龄的别人病倒了,有儿子儿媳接手孩子,假如自己有一天倒下了,谁来接手智智和慧慧呢?

  说到这里,她说:“当年那位冷冰冰拒绝我的专家说得不无道理呀!”她没想到自己60岁重新迎来一个起跑线,自己越来越失去朋友,因为没有共同语言,所想所虑谈不到一块儿。

  这些年,很多高龄失独者慕名前来咨询,她都劝他们,“我的情况很难复制,要慎重。”有的人表示不理解说:“你自己生了,还劝我们不要生!”

  临走前,记者忍不住问她,假如有一天他们夫妻身体衰弱到自顾不暇甚至倒下时,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怎么办?盛海琳觉得没有可以托付的人,至少目前答案无解。 万承源 任国勇 孔德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