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考生家长走进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反映问题。四名考生家长走进河南省招生办公室反映问题。

  8月7日,上游新闻 刊发了《河南多名考生家属称“高考答题卡掉包”官方已介入调查》的报道,引发关注和热议。

  8月7日上午,负责调查此事的河南省纪委监委驻河南省教育厅纪检组工作人员约见了四名家长,其中两名家长被允许查看了自家孩子的答题卡,另两名家长递交了反映材料。

  考生有没有撒谎,待笔迹鉴定结果出炉

  8月7日上午,四名学生家长陆续走进河南省招办。在调查组成员的监督下,苏小妹的父亲苏洪和杨梦之的父亲杨国强查看了答题卡后坚称,答题卡不是孩子写的。

  “第21题,儿子没答,却有10行字。估分估了500多分,成绩只有230分,我也怀疑过孩子撒谎,但我反复观察了他的面部表情,我还激他说不是不相信,是成绩说明他不行。他听到这话后,说会复读证明自己。他现在已经复读了。”杨国强说。

李闻天妈妈递交的举报材料。李闻天妈妈递交的举报材料。

  信阳籍考生李闻天的妈妈和余小洪的妈妈未被允许查看试卷,她俩得到的答复是先递交反映材料。

  李闻天妈妈介绍,儿子就读于信阳息县一高,是一名复读生。复读前,平常考试成绩是400多分,第一年高考只考了200多分。

  息县一高成绩单显示,李闻天复读时成绩已稳定在500多分,班级前十。2018年高考,他估分500多分,查询成绩261分。

  “成绩出来后,我说他不是读书的料,复读一年还是200多分。孩子说那不是他的成绩,然后又开始复读了。”李闻天妈妈说,看到苏洪发的博文后,她又找孩子聊了聊,孩子仍说那不是他的分数,于是决定和苏洪一起维权。

  卢女士的家属询问调查人员,余小洪四门课的答题卡有四个准考证号,姓名、考号有涂改、条形码粗细不一,怎么解释?

  调查人员表示,这个问题比较专业,属于主管部门范畴,纪检组不清楚。

  四位家长一致表示,现在网上很多人怀疑是孩子在撒谎,这只有等待笔迹鉴定。答题卡如果是孩子自己的,那说明他们举报错了,他们愿意担责;答题卡如果不是孩子的,就请政府部门严查,给个说法。

  考生苏小妹:官方给的答题卡上不是我写的

苏小妹接受记者采访,被问及得知成绩的第一反映时,她眼泪流个不停。苏小妹接受记者采访,被问及得知成绩的第一反映时,她眼泪流个不停。

  维权考生之一的苏小妹,她估分为627分,查询成绩335分,这个成绩让家人难以置信。

  在苏小妹的父亲和阿姨看来,孩子性格内向,不是一个会撒谎和放不下事的人。“就算是考零分,孩子会直接和我们说,这次考零分了哈。这些天她该吃吃,该玩玩。”

  8月7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与苏小妹进行了对话。厚厚的镜片架在她的鼻梁上,回答问题时,她声音始终很小,时而用手推推镜框。

  记者:你爸今天上午看了答题卡,你认为答题卡有哪些不对的地方?

  苏小妹:古文默写我都填了,但答题卡上空了很多;数学我只有一道题没写,但答题卡上很多是空的;答题卡右上角有字,我没写过。

  记者:你觉得在高考时的发挥怎么样?

  苏小妹:挺正常的。

  记者:听你爸说你想考中国传媒大学,以后当编导。

  苏小妹:嗯。

  记者:查完分数以后,你第一反应是什么?你事后写的作文与答题卡上的字迹还是有点像。

  听到这个问题后,苏小妹沉默不语,眼泪流个不停。此后,她不哭了,可还是沉默不语。半小时后,她情绪稳定了下来,玩起了手机QQ。但是没有回答问题。

  河南招办发布公开信:家长以公职人员身份发帖质疑答题卡掉包

河南省招办在官网发布的公开信。河南省招办在官网发布的公开信。

  8月7日,河南省招办官网发布《致全省招生考试战线同志们的一封信》。

  信中称,7月以来,考生家长苏某、杨某以公职人员身份,联名另外两名家长在网络媒体上以实名形式多次发帖,质疑考生答题卡被调包。

  在此之前,根据考生反映,省招办已按规定程序进行了反复核实,结果为:答题卡姓名、考生号、考场号、座位号与所贴条形码信息完全一致,四科答题卡字迹一致,确认系考生本人所答,成绩准确无误,核实结果及时书面回复了考生及家长。

  今年我省继续实行网上评卷,使用机器阅读识别考生个人信息。每张答题卡都由考生本人在开考时核对并粘贴个人信息条形码(为唯一性、一次性使用),同时手写个人姓名、考生号、考场号、座位号等作为核对信息。答题卡扫描时,以考场为单位每30份一组扫描识别条形码信息,答题卡正反面均有校验识别信息,与事先存储在电脑里的考场信息相对应,只有识别校验正确机器才能通过,确保了每张答题卡信息对应准确。

  当前,鉴于发帖的考生家长已实名向省有关部门举报,省招办正在配合省有关部门依法依规进行调查,待调查结果出来后,将按上级要求向社会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