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腰长发被玉簪挽起,上身一件鹅黄色绣有凤穿牡丹图案的琵琶袖上袄,系一条酒红色马面裙,再披上一件深黑色带绣花的明制披风,轻风吹过,衣袂飘飘......

  每当29岁的郭楠走上繁华的苏州街头,这个身穿汉服的年轻女孩总会成为路人们视线的焦点,回头率百分之百。

  虽然也曾享受过路人被惊艳后赞赏的表情,但每每听见“这是在cosplay么?”,“这是和服吧?”之类的窃窃私语,郭楠总会觉得既无奈又闹心......

  “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它,简直太仙了!”

  2年前,在一次动漫展上,郭楠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汉服。“当时看见几个小姐姐穿着汉服从我眼前走过,真的太美太仙了!”那一瞬间,郭楠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几件宽袖窄腰的唐制襦裙所吸引,场内其他的一切顿时黯然失色。

  回家之后,她立刻上网搜索汉服的相关资料,并迅速购入了第一件汉服,从此建立了与汉服长久的羁绊。

  郭楠说,在爱上汉服之前,自己与大多数人一样,曾误以为汉服是特指“汉朝的服饰”,后来才明白,汉服是指汉民族的传统服饰。具体说来,从三皇五帝时期一直到明朝末年,这五千年间,华夏民族所习惯穿着的服饰,都可以称为汉服。

  为了收集齐全市面上所有款式的汉服,郭楠省吃俭用,陆陆续续买了近百套汉服:“我要一个月都穿汉服出门的话,每天可以换不同的款式,不重样!”

  第一次穿汉服上街,郭楠多少还有些为服饰的“格格不入”而感到担心,可时间一长,这份顾虑早就烟消云散,“老祖宗留下的美丽,应当给更多的人看见!”如今,汉服已成为她的日常穿衣风格之一。

  不过,有些人对汉服的“陌生”甚至是“误认”,总会让郭楠很“受伤”:“有人就指着我说:'哎呀,玩cosplay的'!,或者说'穿的是不是和服啊'.....明明是我们自己的传统服装,他们却对此一无所知,挺心酸的。”

  “没想到古人的审美那么超前,了不起!”

  在郭楠看来,无论是汉朝的曲裾,唐朝的襦裙还是宋朝的褙子, 都因沁润着千年文化而彰显出清新脱俗的独特魅力,继而,她也更加渴望了解服饰背后更多的历史与文化。

  仿佛上瘾一般,郭楠一次次从书店搬回与中国服饰、审美文化相关的大部头书籍,一有空闲,便埋头书海。她说,随着了解的深入,对老祖宗们的“刻板印象”在逐渐消散,那些远古的面孔变的越发亲切、可爱。

  她说,曾经以为“黑唇”是特别“朋克范”的时尚标致,直到在书中看见了“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作八字低”的这句唐诗。原来,唐朝先祖们早就开启了这样的潮流。

  “你知道么?其实唐朝的人比我们现代人还要潮,现在时尚界流行的很多妆容,都是我们老祖宗玩儿剩下的!”手指着书中唐朝“花瓣唇”、“蝴蝶唇”的示意图,郭楠一脸得意。

  汉服背后所蕴藏的朝代更迭、文化流转,总能让郭楠啧啧称叹。她说,这两年所接触的一切,让自己对“中国”这个名字有了更为具象的认识,身为炎黄子孙的认同感和自豪感也在与日俱增。

  “能将这份美好传承下去,是件幸福的事”

  一个多月前,郭楠刚刚忙完自己的婚礼。她的丈夫同样也是传统文化爱好者,因此,两人一拍即合,举办了一场唐制婚礼,复刻了唐朝新婚时的“古礼”。

  在婚礼现场,行“却扇礼”时,新郎与新娘相互对诗,互诉情话;行“结发礼”时,新郎新娘的头发被各剪下一缕,装在一起,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行“合卺礼”时,二人共同饮下葫芦中的苦酒,寓意往后“共甘共苦,永不分离”......

  郭楠笑着说,这一系列的礼数让整场婚礼的仪式感达到了顶峰,似乎两人是以天地为鉴,为爱情镌刻下承诺:“我觉得我们的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传统的一些精神、文化,正是这些仪式感的来源。”

  在郭楠看来,汉服,正是传承这些传统文化的,最易于被大家接受的一种媒介。让她欣慰的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甚至是小孩子,愿意主动去接触汉服。

  《左传》有云:“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章服之美,谓之华。”而华字在古代又通“花”,意思就是:我们的服装,就如同花儿一样绚烂美丽。

  郭楠说,喜欢汉服,不仅仅喜欢它的形制、绣花、配色,更爱它所附着的传统文化与精神。

  抚摸着明制袄装上“凤穿牡丹”的刺绣图案,郭楠的神情温柔又坚定:“我希望这些美好的传统文化和精神可以被一代代更好的传承下去,由我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