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厂,搬家,回六安。”“搬厂,搬家,回六安。”

  自今年5月份苏州启动“331”火灾隐患大整治以来,苏州虎丘婚纱一条街迎来了巨变:商铺楼上的机器轰鸣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有关这些小商铺命运去向的议论纷纷。

  这里大部分小企业主都是安徽六安人。因此,“回六安”也成为很多婚纱老板的不二选择。六安当地政府官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波老板回乡潮真是前所未有。

街道随处可见的红色横幅。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摄街道随处可见的红色横幅。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摄
街巷内到处张贴有醒目的红色整治海报。街巷内到处张贴有醒目的红色整治海报。

  想吸引老板们加盟的自然不止六安一地。澎湃新闻注意到,安徽省会合肥同样有城市综合体赶赴苏州,邀请婚纱老板前去落户。

  苏州虎丘婚纱产业系自发形成,一度集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成为让女生向往和憧憬的“幸福产业”。经过十余年发展,形成了“南有广州、北有苏州”的产业格局。

  如今,在苏州发起堪称史上最严整治“三合一”场所的大背景下,大量作坊式生产的虎丘婚纱“断腕求生”已在所难免。

  属于苏州虎丘婚纱一条街的黄金时代结束了。接下来的问题是,苏州能否保住“虎丘婚纱”这一品牌?

这里的民用住房曾经很多是“三合一”场所,集销售、生产和生活于一体。这里的民用住房曾经很多是“三合一”场所,集销售、生产和生活于一体。

  “幸福”呼叫转移

  50岁的老魏是安徽六安人,到苏州十年了,在虎丘婚纱一条街经营着一家婚纱门店。

  虎丘婚纱一条街东距苏州火车站仅3公里,北望苏州名胜虎丘塔。准确地说,不只是一条街,而是位于虎丘路两侧的一整片老城区。

  除了虎丘路边清一色的婚纱店,钻进巷子更是别有洞天。成排的民房一层,各式婚纱店面琳琅满目,门牌上充斥着“爱”、“薇”、“缘”等字眼。

  像老魏这样在婚纱一条街经营婚纱的还有几百家。“这里八成都是安徽人,安徽人里又有八成都是六安的”,老魏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尽管也有商户说六安人占了七成,也有说九成的,但这些都足以说明,婚纱一条街的老板大部分都是六安人。

  的确,这里有着浓浓的六安印记,堪称“飞地”。澎湃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婚纱一条街内随处可见“六安驾校”的小广告,驻扎有驾校的服务点,随时接受六安老乡报名。

婚纱一条街内,部分门店已关门歇业。婚纱一条街内,部分门店已关门歇业。

  然而,自今年5月起,街坊内的墙上多出了一些此前并不多见的六安小广告,上面写着“搬厂,搬家,回六安”。

  虎丘婚纱一条街保留了很多自发聚集的原始生态。被贴满小广告的墙比比皆是,尽管从市容角度看完全不及格,却是这块产业集聚区重要的信息港。

  和搬家小广告一同出现的,还有外地企业所张贴的各类招工广告。“到我们这抢工人,要是在之前怎么可能呢”,老魏说。

  这一切,根源于在苏州今年发起的“331”整治行动,即围绕“三合一”场所、出租房(群租房)和电动自行车这3类突出火灾隐患,在全市范围开展为期一百天的集中整治。

  据苏州当地媒体报道,虎丘婚纱一条街所在的茶花村,被列为此次“331”行动的“第01号”督办对象。

  其命门在于,婚纱一条街长期保持作坊式运作,即一楼零售经营,二楼加工生产,三楼则是工人们的生活区,且分布极为密集。如此“三合一”场所,一旦失火后果不堪设想。

  澎湃新闻注意到,近一年来,苏州屡遭重大火灾打击,且频频爆出因火致死的事件。据公开报道,去年7月,常熟一处群租房发生纵火案,导致22人死亡。今年4月,常熟再发群租房火灾,导致5死4伤。

  即使在“331”百日行动开始后,姑苏区、虎丘区又先后发生火灾。其中,发生于5月29日姑苏区三花二村的火灾,导致5人死亡,事发地点就在婚纱一条街北侧。

二楼三楼原本都是机器轰鸣,如今已归于平静。二楼三楼原本都是机器轰鸣,如今已归于平静。

  如今,除了一楼的店面,婚纱一条街民房的二楼工厂均已不复存在,三楼的工人宿舍区自然也是人去楼空。

  “以前这边楼上都是轰隆隆的,热闹的很。”老魏说,这次整治来得很迅速,也很严厉。

  几乎在几天之内,虎丘婚纱一条街安静了下来。

门店和工厂楼上曾经都是工人宿舍区,如今都已经人去楼空。门店和工厂楼上曾经都是工人宿舍区,如今都已经人去楼空。

  去哪里

  被迅速搬空的厂房,机器多数搬到了安徽六安。

  对于大部分婚纱老板来说,暂回家乡不啻为现实而又可操作的选择。“那几天,每天晚上都是十几部大车从苏州往六安赶”,老魏也是回迁的六安老板之一。

  尽管目前很多工厂的批发零售业务还在苏州原地维持,但由于生产线已搬离,和以往的生产销售流程相比,徒增了物流成本。

  有不少人选择立马另寻出路。

婚纱一条街内,前来散发传单抢客户的外地招商代表。婚纱一条街内,前来散发传单抢客户的外地招商代表。

  整治中的虎丘婚纱一条街内,不时有梳着大背头、夹着公文包、提着材料袋的男子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发着传单。

  澎湃新闻记者接过一张看到,上面印有合肥某商业综合体运营商的名字,号称50万方国际婚博市场招商,“热烈欢迎苏州婚纱厂商进驻”。

  据招商人员介绍,婚博市场将分为精品区、交易广场和辅料配件区等等,打造婚博全产业链,一站式婚博产品展销,“消防肯定不会有问题”。

  近期,已有不少婚纱老板组团前去合肥实地考察。

  多位婚纱老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其实他们要的很简单,就是还能有块地方让大家抱团发展,且没有消防隐患等后顾之忧。

  而作为多数虎丘婚纱人的大本营,安徽六安已有一定的婚纱产业基础。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被当地官方定位为婚纱特色小镇,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抢人”的大好机会。

  丁集镇位于六安市西北20公里处,济广和沪陕两条高速交汇于此。

  丁集镇分管招商的副镇长张文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已于5月中旬去过一趟苏州,招募老乡们回家发展。

  据张文武介绍,丁集镇目前可容纳两百家左右的婚纱生产企业,政府已出台相应的补贴优惠政策恭候。截至发稿时,已有超一百家企业确定回到丁集发展。

  “其实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招商,也经常去苏州开招商会,但过去几年一共只回来了十几家”,张文武表示,在苏州严厉整治消防隐患大背景下,这次回乡潮可谓前所未有。

  此外,丁集在“筑巢引凤”的同时,同样在规避消防隐患方面作出了规定,比如要持照经营,生产和生活严格分开,配备消防设施、应急通道等等。

  “承接苏州婚纱产业转移,不代表我们就不重视生产安全和消防隐患”,张文武说。不过,相比逼仄的虎丘,这对于土地空间更大的丁集来说并非难事。

  张文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丁集正在规划建设占地一千亩的婚纱产业园,未来发展前景更为广阔。

  据其介绍,未来这里将打造婚纱生产中心、销售中心以及婚庆文化中心。这两年,丁集镇更是打出了“婚纱之都”的口号,并在去年七夕首次举办了婚纱文化节。

  未来

  闻风则动。这是目前尚在观望的老板们内心写照。

  “恐怕干不长吧,要拆迁了,搞旅游景区”,“能卖到年底就不错了”……尽管目前婚纱一条街一楼店面还有80%在正常营业,但老板们对未来形势普遍感到担忧。

  而相比巷内的商户作坊,位于虎丘路两侧的大型门店,对未来则更多持乐观态度。

习惯了忙碌,但很多小老板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待多久。习惯了忙碌,但很多小老板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在这里待多久。

  “拆掉婚纱店搞旅游”的传言,源于去年底有关虎丘老街改造工程启动的报道。据报道,虎丘老街位于虎丘风景区西侧,是集餐饮、娱乐、酒吧、住宿的商业体。

  然而,澎湃新闻查阅相关规划文件获悉,虎丘老街以及河滨休闲风光带的打造,并未涉及婚纱一条街核心区域,后者定位仍为“居住社区”和“公共设施区”。

  澎湃新闻记者走进婚纱一条街所在的茶花村委办公室,多位工作人员表示,“没听说这个地块要拆迁”。

  据其介绍,目前婚纱一条街还处于隐患整治阶段,力度前所未有。至少有一点已经可以明确,那就是作坊式生产无以为继了。

  然而,最终整治成什么样子还不好说,他们对于虎丘婚纱一条街的未来同样难下定论,“这些都要上级来决定”。

  婚纱企业老板成批外迁,响彻全国的虎丘婚纱品牌还能延续吗?

  在虎丘街道,有综合科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大整治是针对消防隐患,而不是特别针对婚纱产业。至于虎丘还要不要这个产业品牌,“虎丘婚纱城便是最好的回应”。

  该负责人口中的虎丘婚纱城位于婚纱一条街西侧,耗资27亿建设完成,于2015年开始对外营业。

  据公开报道,虎丘婚纱城集婚庆产品采购、创意展示、婚纱摄影、休闲旅游等为一体,被誉为新型婚尚文化旅游产业园。

  不同于婚纱作坊,虎丘婚纱城被认为是虎丘婚纱产业提档升级的力作,其所针对的问题在于,企业制作水平参差不齐,抄袭之风盛行,中低端发展忽略了产业文化的培育和未来行业的市场高度。

  对于婚纱一条街的部分老板们来说,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去不起,租金太贵了”。

  而他们又不甘心离开。有不少婚纱店老板直言,虎丘婚纱品牌靠外来人口打造而成,“不甘心就这样失望而去。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虎丘街道及其所在的姑苏区政府,试图了解更多有关虎丘婚纱产业未来发展方向、利益权衡,被告知记者所提问题都“还在研究中”。

  虎丘婚纱产业的洗牌仍在持续中。消防安全整治,彻底引发政府需求和企业发展之间的再匹配,也是地方品牌和企业利益之间艰难的博弈和拉锯。

  有长期关注纺织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对基础薄弱的低端产业进行洗牌升级,消除污染和消防隐患,这对于行业的大发展来说肯定是好事。

  同时,该人士表示,在苏南地区,像虎丘婚纱一条街这样自发形成的产业集聚区还有很多,这些都是非常可贵的品牌财富。

  因此,政府应该在产业转型升级中起引导作用,帮助企业改善。该人士认为,整治应视实际情况而定,一般来说不宜“一刀切”,应维护好来之不易的品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