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6月7日),51岁的“高考钉子户”梁实将再次走入高考考场。这已是他人生第22场高考。

  1983年,梁实首次参加高考。16岁的他落榜后连上三年补习班,依然没有考上大学。随后梁实一边工作,一边备战高考,直到1991年因高考年龄限制而停止。

  2001年,获悉教育部取消了考生报考普通高校年龄及婚姻状况的限制,梁实又开始积极备考,断断续续,至今已是第22次尝试。

  6日上午,梁实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正在背文科的古诗词。因为去年考分不理想,挺受打击,从去年9月他就开始常去熟悉的茶馆复习。学习之余,梁实也需要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建材生意,维持生计,多少分散了他复习的精力。

  2016年,梁实的成绩达到历史最佳,终于站上了二本线,但仍然没达到他向往的专业。此前,梁实的目标一直是四川大学数学系。经过去年的“滑铁卢”,他调整了目标,觉得“二本一类学校都可以接受”,今年希望报考的是经济管理、市场营销等相关专业,“因为我平时做生意,想学一点经济方面的内容,说不定有用。”

  不过,家人并不看好梁实这份二十多载的坚持,觉得他“肯定考不上”,与其在这个地方做无用功,还不如“喝清茶”。但梁实对高考依然抱有热忱。他说,高考是自己的理想和精神支柱,“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学的吸引力比现在要强得多,想上大学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如果老是考不上,我就觉得精神上缺了一块,即使每天吃好的、穿好的,人也高兴不起来。”

  临近6月的这段日子,梁实说,自己几乎每天都泡在茶馆里复习,但今年不知怎么的,内心格外有些紧张的情绪,“今年我的期望值比较高,再加上考的时间太长了,想把这个事情结束了。”这两天他半夜就会醒过来,以为考试就是今天,“醒来一看时间还早,很焦躁”。

  他总结自己今年依然在考试的原因——缺少了些考试训练,“很多题我一看就清楚了,就觉得没必要做,但是一到考试就出问题。我对这些题都是理解的,只是题量过大,没有思考的时间。”

  梁实对考试还是表示出信心,“每次考试我还是满怀信心的,觉得还是掌握得可以。”只是,他笑笑又说,如果今年依旧没有考上,明年无论如何要改变“只看不做”的学习方式。 “说句老实话,没有什么理由来重复这个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一种折磨,对高考的准备绝对不是一个愉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