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晚报网6月5日讯(通讯员 何志斌 倪水俊 记者 万凌云)骗子在网上获取了企业法人的个人信息后,想方设法添加现金会计的微信。随后,冒充公司法人给这名女会计多次下达转账指令,一而再、再而三要求对方转账给“客户”。并且在阴差阳错之下,在镇江市区一家公司真实开演。

  4月26日9时至15时,镇江市京口区某公司现金会计徐某,被骗子用点对点微信冒充公司老总的手段,诈骗人民币共计444.8万元。案件发生后,镇江警方随即成立“4.26”案件专案组。经过14天的艰苦工作,在广西宾阳一举抓获以柳某为首的犯罪嫌疑人3名,缴获手机、电脑、银行卡等涉案物品若干,追回涉案资金118.57万元。

  今天(5日)上午,镇江市、京口区两级公安机关,举办“4.26”案情通报会,并将追缴的118.57万元赃款,全部返还给受害单位。当受害单位用一只大型手提包,将百余万元的现金装好后,感激之余将一面“雷霆出击 破案神速”的锦旗,送给京口分局副局长张许镇。

  “我本来以为能追回三五十万元,就不错了!”受害公司负责人陆总告诉记者。令人玩味的是,诈骗嫌疑人柳某被抓后,竟然反复抱怨“送钱”的徐某,称“这个出纳会计太笨了,害自己做了这么大一笔案子!”

  案发:6小时,阴差阳错,“老板”微信指令转出444.8万元

  4月26日,镇江京口公安分局接到报案称,有人冒充企业老板,用昵称“陆某某—镇江某铝艺”的微信号,指令公司出纳会计徐某从当天上午9点开始,先后4次转账给辽宁周某的银行账户:第一笔转账19.8万元,第二笔转账25万元,第三笔转账200万元,第四笔转账200万元。至下午3时,该公司账户上的444.8万元被全部转走。

  公司负责人发现被骗后,立即报警。

  5日,发布会现场,记者看到了受害公司的陆总。“损失巨大,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企业的生产”,陆总表情复杂地告诉记者,公司的财务制度还是健全的,资金外出都需要自己签字,如果自己不在,会计一定要电话汇报。但是当天,公司正好有一笔50万的要汇出,他外出时就跟财务主管交代汇款事宜。徐某其实也有陆总的微信,却被骗子以“这个是我的新微信”而加了微信,此后她在通过微信转出19.8万元时,跟财务主管报告了下,但没有说汇款的具体金额。而主管以为徐某转出的就是陆总交代的汇款,也没有在意,就让她正常办理。

  “谁知道她一下接连转出了4笔款!其中后两笔总计400万元,还是公司的理财产品,在兑付出后转出去的”,陆总说,34岁的徐某是湖南人,当时进公司才过了一个月的试用期,并且案发当天请假后刚上班。在26日下午4点报案后,警方也一度考虑徐某与骗子内外勾结,但经调查疑点排除。

  陆总告诉记者,目前徐某已经被辞退,就巨额损失,公司还在跟徐某进一步交涉中。

  抓捕:14天,千里追凶,“90后”主犯等相继终落网

  案件发生后,镇江市、区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成立“4.26”案件专案组,由镇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牵头、京口公安分局主侦,全力开展各项侦破工作。

  警方经调查发现,作案微信号系境外注册,在广西宾阳当日登录。镇江市公安局立即报请江苏省公安厅,协调广西警方连夜开展落地查证。与此同时,镇江市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请求江苏省反通讯网络诈骗中心支持,对被骗资金24小时不间断查询冻结。但是,犯罪分子十分狡猾,勾结境外洗钱团伙,提款、转移、套现,导致涉案资金追踪和挽损难度加大。

  4月27日下午,“4.26”专案组一行8人紧急赶到宾阳。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基本认定宾阳思陇镇柳洞村为侦查重点,柳某谨家为犯罪窝点,“90后”柳某为首要犯罪嫌疑人,柳某佳、柳某谨等有重大犯罪嫌疑。

  张许镇告诉记者,柳洞村属宾阳县思陇镇,此前叫思陇镇昆仑村委会五联村,位于宾阳县城西南和昆仑关战役纪念馆西北之间的山区,唯一一条路是从一条县道向西出入该村。从县道入口到达柳某谨家有两公里的山路,车程5分钟,村路路面狭窄无法会车。专案组民警一直在此处蹲守,等候时机。

  5月9日12时,案发14天后。专案组在米粉店抓获前来吃午饭的柳某,还有拒捕逃跑的柳某佳。随后,迅速赶至柳某住处,抓获柳某谨。

  柳某,男,26岁;柳某佳,男,24岁;柳某瑾,男,54岁,三人均为广西宾阳县思陇镇昆仑村委会五联村人。其中,柳某谨为柳某的伯伯兼养父,柳某佳则为柳某的朋友。

  兵贵神速,此后警方查获电脑4台、手机20部、电信网关2个、路由器1个、电信电话卡1张、银行卡13张、网银U盾1只、U盘1只、他人身份证复印件4张。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柳某、柳某佳交代了4月26日微信冒充公司老总,骗取镇江公司444.8万元的犯罪事实。

  追赃:7天,锲而不舍,终于追回118.57万元赃款

  到案后,犯罪嫌疑人柳某、柳某佳交代,他们事先通过网上查询了一些企业的信息,并将目标锁定在注册资金在500—1000万的公司,查看公司主要持股人的信息和公司电话。通过网站查询出的公司号码,并直接打电话到公司,一般以要打款到公司找出纳为由,然后问出纳的号码。

  4月23日,柳某获取镇江受害公司出纳会计徐某的手机号,经微信搜索并添加验证后与徐加为好友。然后,通过冒充老板陆总身份与其聊天并设计圈套;4月26日作案成功,先后分4次骗得该公司转账444.8万。

  镇江京口分局刑大袁华君大队长告诉记者,在每次转账成功后,由同案人柳某佳通过手机网银,将钱转入境外的“水房”(境外地下洗钱组织)账户进行洗钱。随后,境内诈骗团伙、洗钱中间人、境外洗钱组织,分别按40%、25%、35%分成。

  4月27日凌晨两点,洗钱中间人依照“行规”,将180万现金交给柳某。柳某交代,当时自己骑着电动车,来到中间人指定的地点,从草丛里取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内装180万元。他当即将其中的30万分给柳某佳,43万偿还欠下的赌债,7万元用于赌博挥霍,剩余90余万藏于其住处旁的鸡窝内。

  柳某佳交代,自己在拿得30万赃款后,2万元用于个人挥霍,28万交于其姑父存放。随即,专案组开始全力追赃。经过一周工作,在柳某养母处缴获赃款90.57万,在柳某佳姑妈处缴获赃款28万元。

  “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到案后很快认罪。但在对赃款的去处语焉不详,一会说在鸡窝里,一会说在南宁的新房里,宁愿坐牢,也不肯缴赃”, 京口公安分局姚恒清告诉记者,负责起赃的京口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林晖,为此在几个地点来回奔波,锲而不舍,终于将未能转移挥霍的118.57万元追回。

  目前,对涉案的其他资金,警方正在进一步追缴中。

  采访中,姚恒清局长特别警示,微信给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同时一些单位也开始“微信办公”,为提升工作效率提供了空间,包括来往账务也在微信上进行。但是,需要强调的是,“微信办公”一定不能替代财务制度和财务审核。

  “微信等网络电信诈骗成本低,危害大,公安侦破此类案件也是投入成本巨大。相关公司,尤其是民营企业,一定要严格财务审核制度”,姚局长不无遗憾地说,此案中,转账前徐某只要跟老板电话确认下,这一骗局就根本不会发生。

  链接:结合此案,镇江警方还提示:

  对付电信诈骗,“两不,一慎”秘诀,一定要谨记!

  1、不轻信。不轻信QQ、微信中涉及单位转账汇款的信息,尤其是在网络社交软件中要求转账汇款的,更要提高警惕,务必通过电话等渠道核对。

  2、不添加。不要轻易添加陌生的QQ、微信号码,尤其是涉及单位领导以及相关负责人的QQ、微信,一定要当面或电话核实清楚。

  3、慎转账。严格执行单位财务管理制度,转账等必须经过相应程序审批。针对QQ、微信要求的转账汇款,必须经过单位领导或相关负责人当面或经电话核实确认。一旦发现被骗,及时报警,将对方的账户提供给公安机关 。(通讯员 何志斌 记者 万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