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成为了舆论焦点。有网友怀疑其家人拿捐款给儿子看兔唇,延误了王凤雅的病情。之前我们也曾做过相关报道《最新回应!拿捐款“弃女救子”?望所有爱心都不被辜负……》

  如今真相水落石出:王辉、杨美琴夫妇不存在诈捐,并且筹到的善款也全都用在了女儿的治疗上。

小凤雅与母亲杨美琴小凤雅与母亲杨美琴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家属对“诈捐”“虐待”“弃疗”等关键质疑作了回应。杨美琴几度伤心落泪,表示自己没有挪用网友捐款,也一直在为女儿的病积极治疗。

  家属回应:

  天地良心,一直在为女儿积极治疗

  “天地良心!我要是重男轻女,一点儿都不会给妞看病,我干脆悄无声息让她死掉多好?还折腾这干啥?”躺在阴暗潮湿的屋里,杨美琴泣不成声,她甚至连站立的气力都没有了。她说,子女连心,每个孩子都一样,根本不存在重男轻女的情况,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一个女性。

  “自打女儿有病以来,我借钱给她看病,上网求助给她看病,想尽一切办法给她看病,跑的医院都没遍,咋能说俺不给孩子看病呢?”杨美琴哭着说,女儿小小年纪患上癌症,全家人都跟着伤心,女儿现在离世了,她最为伤心。但更让她伤心的是,网友的那些议论。

  针对网友质疑挪用善款为儿子治病的事,杨美琴说,儿子看病是在2017年,当时女儿还没有病发,更谈不上用2018年的捐款,“这是一点根据都没有的说法。”

  对于网友关于王凤雅所患癌症(“视网膜母细胞瘤”)有很高的治愈率、但最终却还是没能治好的质疑,杨美琴说,女儿发现时已是癌症晚期,且双眼都存在病症。最初的时候连去大医院看病的钱都没有,后来有点捐款,但病情由于延误,大医院不接收了。

  医生:他家没有重男轻女

  家人从未放弃过治疗

  女童王凤雅的主治医生、张集镇卫生院副院长杨荣光表示,王凤雅的家人从未放弃过治疗。

  王凤雅去世前两个月,一直在卫生院输降压药、营养液,“已经没有医院愿意收治了。”他同时称,当时王凤雅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治愈,颅内转移不扩散就很不错了,能好转都是奇迹。”

  “他们家人从未有过虐待孩子、重男轻女的现象。看到谣言后,我感到非常生气,在群里公开怼了回去。”

  调查:不存在诈捐,

  家人已将剩余善款转交慈善部门

  对于网上的舆情,太康县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机构,最终结果:王辉、杨美琴夫妇不存在诈捐。

  调查信息显示,当初王辉、杨美琴夫妇的筹款目标是15万元,但实际上只收到38638元捐款,其中水滴筹平台收到捐款35689元,通过微信收到善款2949元。且这些钱都用在了女儿的治疗上,每一笔开销都有票据为证,目前还结余1301元。

爷爷展示有关票据爷爷展示有关票据

  当地警方经过调查后也认为,募集到的款项并没有被挪用(仍有部分网友认为,家属提供的支出明细中包括有买奶粉的支出,这不属于治疗费用。但对多数网友来说,给幼童买奶粉也属合理)。

  5月25日,60多岁的爷爷赶到太康县慈善总会,将剩余的1000多元善款转捐了出去。“这些钱我和家人早就想捐,但这些天家中一直有事,今天在媒体的见证下,总算完成了心愿。”爷爷说。

  “有些人给我的微信发信息,咒骂我们全家,诅咒我的孩子。我现在都不敢打开手机,一看见那些内容就不想活,网上的(质疑)内容把人逼得没办法。”杨美琴伤心地说。

  就网上带有偏激性的质疑和谩骂诅咒,杨美琴说,这些人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真相查明

  网友纷纷道歉

  漫画《“救我……”3岁女婴正在等待被父母拖死》的作者@明白漫画致歉,称漫画主人公“丫丫”并非王凤雅,因过于相似导致误解:

  “如果由此引起了大家的误会,我向大家道歉,如果因为这样伤害到凤雅的家人朋友,我真诚地向你们道歉。”

在澄清事实的相关微博下,截至26日已有17000余次转发量。在澄清事实的相关微博下,截至26日已有17000余次转发量。
不少网友转发了这条微博,要向王凤雅家人道歉。不少网友转发了这条微博,要向王凤雅家人道歉。
26日晚,央视新闻发表评论:“真相已浮出水面,谁该反思?”26日晚,央视新闻发表评论:“真相已浮出水面,谁该反思?”

  一些网络事件,往往都是“结论先行”,人们根据一些信息的片段就得出结论,然后“义愤填膺”地进行口诛笔伐。这一方面固然需要有关机构和个人及时澄清,以正视听;但另一方面也要求广大网民擦亮双眼,在加入“讨伐”的队伍之前,先让理性“多跑一会儿”,追一追事实,等一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