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直播圈“三足鼎立”

  网红主播频遭“挖角”

  牛友集团董事长窦明亮,是地道的扬州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来推广主播,而他近期也针对扬州直播圈进行了调研。

  窦明亮说,扬州主播喜欢在映客、花椒、陌陌、抖音等平台直播,一旦稍有知名度,就会被猎头公司“挖角”。

  从去年多家直播平台显示的数据来看,扬州稍有知名度的主播年收入大概在20万元左右,最高能达到50万元。

  在很多人印象中,相比东北地区,扬州本地网红主播并不多,其中到底受到什么因素影响?

  窦明亮告诉记者,扬州出美女不可否认,但是扬州女孩总体比较内向,羞涩腼腆,碍于面子,很难将自己摆上网络,供他人评价。

  另外,记者了解到,不管是扬州还是全国,看网络直播的人数是越来越多,不过随着瓜分“蛋糕”人的增多,直播圈也出现了“三足鼎立”,秀场、游戏竞技和电商市场各占1/3。

  出手大方

  扬州“土豪”刷礼物花费500万

  窦明亮介绍,一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光是在映客直播平台就开设了多个账号,给主播刷礼物十分频繁,一年时间,先后总计大概花掉了500万元人民币,不少网友送他外号“扬州首富”。

  难道这名扬州人是职业“刷手”?窦明亮说,据他了解到,这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起初并非圈内人,疯狂砸钱只是出于兴趣爱好。

  扬州哪些人每天在看网络直播呢?他们在网络直播上想获得什么?

  市区某事业单位的一位孔先生告诉记者,工作、家庭两点一线,工作枯燥,压力大,自己又没有什么兴趣爱好,这是他酷爱网络直播的原因。

  一位大三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他关注网络直播,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还有人直播吃虫子,这些稀奇古怪的视频,我都喜欢看。”

  表面光鲜内心辛酸

  面对谩骂还得“赔笑脸”

  昨天下午,记者走进了一名帅哥主播的生活,他叫杨俊升,今年30岁,是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专职主播,用他的话来说,他每天都是在“出售”才艺。

  杨俊升说,他觉得上班太累,自己又太懒,而从事直播行业,只要对着镜头讲解游戏、动笔画画,就能赚钱,总体还是比较轻松的。

  “其实我们的收入十分不稳定,根据直播期间的粉丝量来决定的,一般只有小几千元一个月,最高也就只有6000元。”杨俊升说,从事直播行业,他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谩骂,还得一笑了之。

  住在虹桥坊附近一间出租屋的薇薇(化名)同样也有这种感觉,虽然做网络主播能赚到钱,但薇薇坦言,做主播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有很多网友打出不堪入目的话语,叫人看了非常不舒服,我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莫名其妙被人骂。”

  小年轻注意

  不要试图“追女友”而疯狂砸钱

  作为圈内人士,窦明亮十分肯定地说,直播圈“水很深”,经常看直播的扬州年轻人千万不要被“套路”。

  “直播公司会出1/3的钱刷票,将这个直播室‘刷’成热门,吸引更多的市民进入观看。”窦明亮告诉记者,直播公司赚取的2/3利润就靠市民支撑了。

  大多数美女主播具有极丰富的经验,她们会在不经意间让市民心甘情愿地送上礼物,而礼物是要花真金白银购买的。

  记者了解到,很多美女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举手投足会让你感觉想和你“谈恋爱”,一旦你信了,你就被“套路”住了,接下来就是疯狂地砸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