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江苏新闻、荔枝新闻、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曝光一起“搭伙吃饭被罚款”事件,迅速引发热议。报道指出,中建七局范先生等十多名同事受公司派遣来南京进行项目筹备,“为了省钱采取AA制的方式搭伙”,但被南京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食药所认定:未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非法从事食品经营活动,面临近15万处罚。中铁七局员工表示,“合伙做饭是个人行为,从不对外经营售卖,根本不存在任何经营、销售行为,为什么被罚款?”舆论剑指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是为了整改还是罚款?”

  官方迅速回应

  1月3日,南京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此事迅速做出回应:按照相关法规,食堂是指单位企业向员工提供餐饮服务,与是否盈利,是否对外经营并没有关系。2017年11月9日与12月13日,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曾分两次进行深入调查。调查中,中建七局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即项目部办公室主任承认未经许可开办员工食堂,作为员工免费福利提供一日三餐,由厨师自行采购食品,按月结账,实报实销,并提供了公司盖章认可的情况说明。执法人员检查时的一些照片和证据显示此时事件并不是搭伙做饭的问题,而是单位食堂无证经营食品的问题。

  1月4日,在南京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后,食药企业及监管微信公众号食药法苑发表文章怒怼媒体对此次罚款事件报道有失偏颇,伤害了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执法威信和声誉:明明是一起单位食堂无证经营食品的行政处罚案件,却硬生生被一些媒体说成“搭伙做饭被罚15万”的社会事件。新闻媒体被视为社会公器,任何一起报道都应当站在中立的立场,深入新闻现场调查,避免只采用新闻当事人中某一方的陈述或者单一的事实证据。这起事件中新闻媒体只采访中建七局员工,而对建邺市监局下属的食药所,则是采取事先有所准备的暗访,抓住“搭伙做饭怎能罚15万”这一焦点进行报道。

  舆情再反转

  在公众认为媒体报道偏颇时,舆情却在1月5日再次反转。

  1月5日,《中国青年报》头版对该事件中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说明进行质疑“情况说明有蹊跷”,并被多家媒体转载。报道中指出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所出具的中铁七局承认自己是员工食堂的情况说明和授权书是被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诱导签字,在当时建邺方工作人员承诺不会进行罚款的前提下,单位加盖了公章。而且情况说明和授权书是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文档模板,并不是由中铁七局自己撰写。

  范先生对中青报表示,他和同事们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我们当时也不知道啥情况,就按照要求写,他让我们干啥就干啥,后来还需要单位盖章,单位一开始不愿意,协商好几天,才盖了章,单位觉得我们在外面也不容易。”

  截至发稿,建邺区尚无其他官方说明来证实媒体的质疑,中铁七局签字盖章的证明是否被诱导签字盖章,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是否主动承诺不会罚款、出具模板尚无定论。

  公众建议纪检监察能介入调查

  从1月2日事情曝光,到1月5日,三天时间舆情一再反转,其中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某工作人员因为接受采访时的态度也曾引发部分网友不满与热议。

  针对建邺区执法是否符合标准,多家媒体对南京玄武区和鼓楼区的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进行采访,均表示,搭伙做饭人数规模小,而且在民宅内,不需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只要不扰民,注意食品安全就可以。这显然与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理思路不太相同。

  江苏九洲祥和律师事务所律师葛松涛认为,市场监管部门依法行使职能无可厚非,但行政执法结果不是目的,合理的执法过程很重要。市场监督管理局在介入之初到开出这个高额的罚单过程当中,好像并没有明确告知这家单位,应当办理什么样的行政许可,而经过多次介入之后直接来处罚合理性是存在疑问的。

  从处罚而言,对于到底是员工个人搭伙,还是公司开办食堂,双方一直各执一词。对于事件的最终结果,民众期待第三方监察部门给出合理的结果。

  江苏一名法律界人士认为,监管部门通过办理、发放《食品经营许可证》,对食物清洗、卫生消毒、安全防控等方面提出硬性操作规程从而进行监管,这是法定职责。但监管部门也应针对小规模、不对外经营的“小食堂”这样的新课题,加强调研与顶层设计,把握好情与理的分寸、恰当与公正,做到既呵护市场主体成长、又确保审慎安全的双赢局面。

  该专业人士认为,该事件还暴露出一些政府工作人员的作风问题,纵然是执法部门的合法监管,也会被迅速解读为公权力强势“碾压”普通老百姓,引起舆论关注。对于真相究竟如何,他希望纪检监察部门等独立机构能介入调查。

  为节约开支,大家就在出租房里凑钱搭伙做饭,却被认定为无证从事食品经营并处以15万多元的罚款,粗看这样的描述,便会本能地激起人们同情弱者的心理。在默认既定前提真实无误的语境下,执法部门的监管便会被迅速解读为公权力强势“碾压”普通打工者的典型案例,让人不免唏嘘不已。但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不妨再等一等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对于调查过程中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是否实施诱导与承诺,我们也需等待当事方进一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