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0岁的贺秀梅,来自河南长葛市农村,打小记事起,她就知道自己是“火车上拉来的孩子”,亲生父母是谁?出生地是哪里?这些问题像一个巨大的石头,一直压在她心头。12月25日上午,她终于卸下这块石头,回到她出生的江苏高淳,见到阔别57年的父母。

  [“我是火车上拉来的孩子”]

  四年前,小儿子公派英国留学,幸福的别离,贺秀梅至今刻骨铭心。然而,这件光耀门楣的喜事,却无法冲淡何秀梅埋在内心的遗憾和伤痛。在河南这个偏僻的农村,她本分而安静地生活着,一直无法释怀:自己这个“火车上拉来的孩子”,57年前,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别离?

  贺秀梅:“我老偷哭,我怎么跟别人家孩子不一样,好像比别人低人一等,我的父母在哪里?我的家在哪里?我是从哪里来的人?不知道,心里老想这件事。”

  因为养父母一直对她疼爱有加,她从来没有提及“寻亲”这回事,一直到20年前养父母相继离世,对家、对亲情的追索眷恋唤醒了她隐藏了57年的情感。在漫长的寻亲道路上,她遇到了一些和她有相似经历的人。

  贺秀梅:“我们一直在联系,好姐妹,亲姐妹一样,咱们到郑州有寻亲团,到江苏找我们的家,我一听,好,我们也去吧。”

[漫漫寻家路 她来自南京曾叫“香香”][漫漫寻家路 她来自南京曾叫“香香”]

  网站发帖,参加各种寻亲大会,最终能寻到家的却寥寥无几,即便渺茫的希望,也是他们永不放弃的人生夙愿。今年年初,贺秀梅终于等到等到一个做梦都想到的消息。

  吕大姐寻亲网负责人 吕顺芳:“她知道自己是火车拉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他们家也没写条,2015年她跟我跑了四个地方,无锡、宜兴、溧阳、南京,这四个寻亲会她全到了,也听了我的话,采了血样,所以她的编号是2750号,她老妈妈是3264号,比对上了。”

  在数万人的寻亲DNA库里,贺秀梅的信息和南京高淳桠溪镇兴旺村一户王姓人家高度吻合。一段尘封的往事随之牵出。当时,王家已经有三个孩子,全家人一天只有一两米,甚至要吃野草充饥,当时的贺秀梅叫“香香”,三岁还不会走路说话。

  南京高淳桠溪镇兴旺村村民 王镇宝:“我妈妈骗我说,妹妹在婆婆家,过了一段时间说抱走了,溧阳河口镇一个小桥边上,我妈在河边看,一个老太婆抱回家的,过了几天我妈心疼了,又过去找,老太婆说给一个船家带走了,带走了又没有留名姓,也不知道带哪去了。”

  DNA比对上贺秀梅之前,王家已经和多位北方的江南孤儿相识,孤儿们的执着,一直让年迈的父母愧疚无比。

  南京高淳桠溪镇兴旺村村民 王坤满:“找了多少年,到我家来了两个人,都不是我家的人,不是我的妈,也要来,你当我的妈。”

  听说三女儿香香要回来,老夫妻又惊又喜,在农村,他们拿到什么来弥补这缺失57年,唯有一桌家乡菜。

她高兴得激动睡不着觉:“一直想一直想,终于回来了。”她高兴得激动睡不着觉:“一直想一直想,终于回来了。”

  [梦已成真 相逢是缘一家亲]

  2017年12月25日上午11点左右,离家57年的女儿回家了。57年的委屈和思念,都化作无尽的泪水。。。。。。

  贺秀梅:“我的父母在哪里,我做梦都在想,哪一天我能看到我的父母。”

  眼前这一切,不是梦,团聚的泪水总是让人动容,也可以化解曾经的委屈和愧疚,和相思的煎熬。

  妈妈:“”我49年跟爸爸结婚的,51年生大姐,我天天在外面找你,我跑河口找了几趟。”

  贺秀梅:“你看我多幸运,一大家子,这么好,我之前的梦终于实现了,我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我有双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