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是南京人,在一家外贸公司担任经理,每月收入能有一两万,今年6月,结婚两年的老婆也即将生产,一家人沉浸在迎接幸福的喜悦中。

  6月底的一天,小张在医院陪产时,有人突然加他QQ问他要不要玩彩票?没怎么买过彩票的小张有些好奇。对方告诉他,他们玩的是一种“私彩”,由私人老板坐庄。但是玩法和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的“时时彩”完全一样,开奖数字也和福彩同步。每期有5位数字,玩家可以买任意几位,每10分钟开一期,猜中即可获奖。同时因为是私人坐庄,每注投注金额只需官方的7成,如果中奖的话奖金比官方还高3成。

  “他跟我讲他是以官方时时彩,重庆时时彩和新疆时时彩为开奖背景,那我觉得这个是没有猫腻的嘛。然后我就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在嘛。”

  因为产房里比较吵闹,小张本就有些焦躁无聊,正好想找些乐子。他心想,既然开奖数字完全一样,那应该挺保险的,就想试试。

  随后,对方发给他一个彩票网站,又拉他进了一个QQ群,告诉他有“内部消息”。

  “我看他们很多人在里面互动,发了一个计划。计划里面比如说后3位应该买哪几个数字,前三位你买哪几个数字,他一共是5个数字嘛,或者单独买一位,后一位后二位,他会有这样的计划。”半信半疑的小张充了几百块钱,按群里的计划买了几组数字,没想到真的中了,奖金也能正常提现到银行账户。

  (私彩网站下注界面)

  这下小张对这私彩可算是彻底信任了:“然后我就觉得他是可信任的,就几万块钱在玩,一开始每天赚几百或几千,就赚了6万块钱这样子。”

  赚到钱的小张觉得差不多了,便申请提现,这时客服在QQ上却又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张先生,我们观察到您投注的金额比较大,现已将您纳入我们的VIP客户,同时将您的奖金赔率从普通客户的1.8调到1.9。”

  投注1000,本来中1800的话现在能中1900,本不是什么大便宜,但在小张看来却成了天大的优惠,多玩了几次就出了问题:“后来胆子就练上了,感觉什么都不怕,然后我就开始玩大,输了20几万。”

  (小张6月6号到7号在平台的流水,收入及充值进账户,支出及提现,短短两天小张就在里面充了40多万)

  小张输红了眼,又跟同事朋友借了100多万想翻本。一来二去居然真的赢回了50万。他想就此收手,却被告知钱提不出来:“赚了50万这50万提不出来,客服跟我讲他们平台资金受限,明天才能提,要预约。我说明天能提多少,他说15万,剩下的后天提。”

  同时,客服又劝他再玩两把,告诉他每玩5万,平台可以送他一万。小张心里又痒痒了:“当天晚上我就亏了100万上下,50万赚的亏进去,还把自己手头没有还掉的加自己一些钱全部亏进去了。”

  输光家底的小张这才醒过来,赶紧向警方报警。6月底,小张的儿子出生了,但此时小张已经输光了260万。

  小张的妻子小黄说,出事后,自己对丈夫既恼火又心疼,临产的前一天,她还跑到银行去给丈夫的同事汇款还债。因为这事,小张被公司辞退,家里为了还债借了高利贷,卖了房子,小黄月子还没坐满,就出去兼职打工:“想要工作都没办法正常,每天都是钱,他从早上起来就愁钱。随便干什么先干起来,可是现在基本上从早上起床,就开始愁钱,一直到夜里,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

  见小张不再下注,今年10月,网站客服在QQ上找他,竟然提出可以发展他做下线,让他的朋友也来玩。小张:“完了以后他说,你这样是玩不回来的,你发展下线,你发展下线的话,拿人家的分成,比如说人家亏100万可能分给你几十万,你这样发展个十个人,就能把这个钱赚回来。”

  (客服平台希望发展小张做下线,遭到小张的拒绝。)

  12月1日,记者按小张提供的网址打开网站,发现该网站仍能正常运行。几经辗转,记者用小张的qq联系上了客服口中那位“赚了几百万”的上线,因为对方不愿通话,只能通过qq与他交流。

  结果令人意外,这位上线告诉记者,自己也因为购买私彩背上了100多万的债务:“我现在国外工作,躲债,还债,什么也不想。之前也是给别人拉进来玩的,最多时候赚了200多万。后来输得惨了,没办法只能拉人。拉人有返点,但是也不够输的。只要你在玩,肯定是输。大家都被坑了,一环套一环的。”

  小张的上线8月29日在网络平台上的流水。

  乍一看似乎中奖频率很高,金额还不少。实际经过计算,这一天小张上线总共赢得奖金约35万元,但实际投注额却高达约84万,净亏50万。他说,自己刚开始连中了好几把后,想提现,但平台客服同样以资金受限为由,说当天不能提取,劝他再玩玩,之后不但将奖金输了,还倒贴进40多万。

  (小张的上线自己也输了100多万,如今已经跑路国外)

  12月15日,南京江宁公安分局民警告诉记者,目前该案件正在调查中,该网站涉嫌非法经营。

  事实上,早在2015年2月,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等八部委就已经联合叫停了全网彩票销售,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大量线上私彩、私庄的存在严重扰乱了彩票市场。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一个私人网站,它用国家公彩的摇奖结果,来坐庄,然后对外收取下注额,如果赔得起小奖他就继续下去,如果赔不起有人中了大奖他可能就跑了。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的私彩里比较普遍。即便是获得授权的正规彩票网站,也存在大量管理人员坐私庄的情况,你面上看它是跟彩票中心有代理销售合同,它有一部分票进了国家彩票的销售系统,有一部分没有进入系统,这在查处的时候造成了麻烦。”

  王薛红告诉记者,截至2015年国家叫停全网彩票销售前,全国公益彩票统计线上销售数额已经达到了800亿。即使公益彩票在一夜之间退出了线上市场,却并不意味着上亿彩民的需求也一并消失,客观上,这给大量非法私彩平台留下了野蛮生长的空间。面对这样的局面,王薛红认为,产业发展中,消费者有这方面的消费意愿,科学技术手段也趋于成熟,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来讲,政府的监管部门和发行销售部门应该尽快开展研究和出台一些规范措施。尽早地把政策能够制定下来,推进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