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内曾经随处可见的网络贷款广告资料图片大学校园内曾经随处可见的网络贷款广告资料图片

  9月6日上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2017教育金秋系列新闻发布会。

  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在回答记者关于“大学生陷入校园贷泥潭”的问题时表示,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另外,针对陕西省规定“在校外租房或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不能被认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这一争议话题,教育部回应称,这条规定只是陕西省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一个原则性意见,它要求各个学校要根据具体情况制定进一步的实施办法。

  焦点关注

  严禁网络校园贷

  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赵建军昨日表示,去年以来,银监会、公安部、网信办、工商总局几个部门联合出台了很多措施、很多文件来治理校园贷的问题。今年,教育部和银监会、人力资源部联合印发了规范校园贷管理的文件,明确取缔校园贷款这个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警惕“校园贷”新套路:求职贷、培训贷、创业贷

  国家已暂停网贷机构开展校园贷业务。可是,一些隐性的“校园贷”依然存在。

  在广东上大学的学生小韩想在开学前提升英语水平,报了线上的英文辅导机构。学费虽然过万元,不过,该机构号称零门槛,无压力还款。

  小韩称,什么抵押都没有,仅提供身份证就可以。英语培训机构就会说,我们这里没什么利息,你就把这钱投进来,因为毕竟学生没有信用卡。审核通过以后,按照合同还款就可以了。当小韩发现这个培训课程不太适合自己打算退出时,问题就来了:你不想学了,他们就会各种拖着你,逼着你交贷款,因这个款是你贷的。目前,小韩已经报警。

  为何国家重拳整治,仍然有人顶风作案?甚至会以“求职贷”、“培训贷”、“创业贷”等名称作为替换,继续蒙骗学生。其实,一切源于贷款门槛低、条件限制少、办理快捷等诸多表象。说白了,缺少安全的弦、理财的意识,就容易深陷其中。

  帮“朋友”筹钱做生意女大学生欠下8万网络贷

  20岁女孩丽丽在南京上大学,认识了两个社会人士冯某和郭某。郭某提议,让丽丽借钱给他们做生意,还可以给她一部分利息。于是丽丽在十几个借贷APP上借了4万元,一共要还8万元。她将到手的钱全部给了两个朋友,但他们一直不还钱。学校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帮丽丽联系了律师,将这两个朋友告上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丽丽认识郭某和冯某后,由于年龄相仿,经常一起玩。丽丽家境贫寒,从外地来南京上学,生活颇为拮据。于是,郭某提议让丽丽利用自己大学生的身份去借贷款,钱由郭某和冯某做生意用,他们会在四个月内还清欠款,同时还会给丽丽一些利息。丽丽信以为真,下载了十多个借贷APP,欠下8万元,拿到手仅4万元。她将8000元给了冯某,剩下的钱全给了郭某。

  四个多月过去,郭某和冯某却一直没有还钱。由于冯某尚未成年,丽丽找到他的父亲要求还钱,却遭到拒绝。后来,这事传到学校老师的耳朵里,老师联系了当律师的朋友来帮助丽丽。最终,丽丽将郭某和冯某及其父亲告上法庭,要求郭某和冯某归还借款8万元。

  开庭后,郭某表示自己生活拮据,还不起钱。最终经栖霞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冯某偿还丽丽8000元,郭某偿还给丽丽10100元。(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焦点关注

  贫困生认定标准

  常去网吧不能认定为贫困生?江苏高校不是这样认定的

  一场关于贫困生认定标准的讨论,正在引发社会关注。

  现代快报记者从江苏省教育厅、南京大学、东南大学采访获悉,教育厅等三部门2016年曾出台对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教育意见。在南京大学,学校通过监测校园卡了解贫困生消费情况。在东南大学,学生家庭如果超过有10万元的小轿车,或者昂贵的手机、电脑,在申请贫困补助时可能会“减分”。

  江苏省:

  建档立卡家庭贫困生可享受教育资助

  在江苏,人均年收入低于6000元的家庭,均可在扶贫部门建档立卡。这些建档立卡家庭的孩子,可以享受教育资助。

  江苏省教育厅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陈虎介绍,2016年,江苏省财政厅、教育厅、扶贫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对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加强教育资助工作的意见》,从2016年秋季学期起,全面免除普通高中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学杂费,免除江苏省普通高校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的本、专科学生学费,免除中等职业教育艺术类表演专业学生学费。

  东南大学:

  是否有昂贵轿车、高价手机都列入参考

  东南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副主任邹琳介绍,今年,该校有一套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信息采集系统,学校会根据学生填报的参数,计算出贫困指数,这将作为资助的依据。

  只填报这些信息还不够,邹琳介绍,系统还有一些定性指标的参照,例如家庭是否有超过10万元的小轿车,使用的电脑、手机的价格,如果超出一定范围,会有红色的预警标识产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会完全取消资助,我们会参照其他指标一起核实。”

  南京大学:

  通过监测校园卡了解贫困生消费情况

  针对南大认定贫困生的标准,南京大学学工处副处长蒋恩铭表示,“最近我们也想向一些学校学习,运用学生资助平台数据、校园卡消费数据等信息,通过个别访谈、实地考察等方式,深入、直观地了解学生家庭经济状况。”

  他说,如果真的出现贫困生消极对待学业或消费能力不符合贫困标准,学校可以取消对他的资助。不过,这个决定要经过认真衡量。

  专家说法

  用租房、出入网吧等

  认定贫困生太勉强

  “对贫困生的界定,是对他们家庭经济情况的界定,用租房和出入网吧来认定,有些勉强。”虽然只是原则性意见,但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每个学生的行为状况都不一样,将这个标准统一化,即使是原则性意见,也有些粗放。

  “例如,‘无正当理由不住学校提供的宿舍而私自在校外租房居住’中的‘不正当理由’怎么界定,万一学生是有传染性疾病或者其他特殊原因呢?”学生去网吧查找信息,也在情理之中。而至于上网内容是否与学业有关,更难界定,“生活也是学习,学习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像管理中小学生那样,管理大学生。”

  东南大学高教研究专家仲伟俊则认为,原则性意见要有可操作性,例如“经常出入营业性网吧”的界定,“经常”指的是几次,“如果因为贫困就不能出入网吧,是否也有歧视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