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花甲的大叔约情人到自己家里见面,谁料服下一粒 “ 伟哥 ” 胶囊便人事不省,直到好几个小时后才发现,全身上下值钱的黄金饰品早已与他的相好一道离奇消失。原来,这出以约会为名的 “ 黄金劫案 ”,从一开始就是个 “ 局 ”。近日,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了此案,被告人孙某(女)因犯入户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 7 年;被告人金某(男)犯抢劫罪,获刑六年。

  入局:约会老情人却被下药

  阿发年逾六十,结婚几十年来与老婆的感情渐渐变得淡漠,几年前女儿生孩子,老婆便搬到女儿女婿家居住帮忙,一直也没有回来。他自己一个人空守着一套偌大的房子,难免寂寞。三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阿发认识了一个名叫小芳的女子。

  据阿发说,之后这个叫小芳的女人便与他发展成了情人关系,两人不时会在阿发家里约会。尽管如此,他对其真正的身份与背景却知之甚少,甚至真实姓名都不知道。“ 只知道老家是安徽的,很早就离婚了。”

  去年 8 月中旬的一天早上,小芳又一次按约定时间来到阿发家里,吃完饭后二人便开始卿卿我我,可阿发毕竟有些年岁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时,小芳见状便从包里拿出一粒胶囊,并称这是 “ 春药 ”,效果很厉害。阿发没多想便吃了,浓浓的困意瞬间来袭。待阿发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时分,家里早已没有女人的身影,自己脖子上每天戴着的金项链、手上的金手链和金戒指全都没了。报警后,阿发很笃定,“ 当天除了她给我吃的那一颗药外,我没吃别的药,连日常医生给开的六味地黄丸都没吃。”

  后经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阿发血液及尿液中均检测出艾司唑仑(安眠药成分)。经苏州市价格认定局认定,涉案黄金饰品价值人民币 2 万余元。

  做局:女子联手男友算计情人

  “ 小芳是假名字,我叫孙某,今年 45 岁,我与金某同居一年多,此外,与阿发认识有三年,是情人关系。” 孙某在法庭上供述。经法院审理查明,孙某出生在四川,是文盲、无业,也没有户口。而这个金某就是本案的另一被告人。

  据金某供述,他是在 2015 年 10 月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孙某,之后不久她便搬来和他同居了。金某称,他知道孙某有个相好老头,在得知老头身上有金项链、戒指和手链后。两人便商量把安眠药弄碎放在感冒药胶囊里,骗老头是春药。

  他俩动手把 6 粒安眠药用杯子压碎,装到一颗空的感冒药胶囊里,静待阿发再次联系 “ 小芳 ”。事成之后,金某拿着几件金饰品去一间黄金回收店典当了 2 万多元。

  虎丘法院依法对此案审理,两被告人对被指控的犯罪事实均不持异议。法院审理后作出上述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