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今年90后进入结婚登记高峰,离婚也在激增。与前两年每年一两千对90后离婚相比,今年上半年增加不少。市民政部门日前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市办理离婚手续的有29127对,其中90后就超过5000对。

  于是有人半开玩笑说,如今是“80后还在单身,90后却开始离婚了”。

  来自相关方面的调查报告显示,90后离婚率上升的背后,重要原因是“冲动”和“任性”。为此,相关专家和政府部门拿出了自己的建议和办法。

  3年前“以命相逼”结婚,如今坚决要离

  “他每天回家就知道看手机,什么家务都不干,连孩子的尿不湿都不会换。”昨天上午,在江宁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在父母的陪伴下,26岁的南京姑娘沈兰(化名)气呼呼地说。

  3年前,沈兰与连云港小伙许军(化名)在网络上认识,一见钟情。沈兰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要求与许军结婚,甚至“以命相逼”。结婚后的最初一段时间,两人还算恩爱,没想到双胞胎儿子出生后,两人的离婚大战却开始上演。

  沈兰对记者说,许军家经济条件不大好,没有能力在南京买房,婚后他们一直租房子住,她都不计较。孩子出生后,她的父母心疼外孙,他们就搬回去跟父母一起住。“因为我没有工作,许军就什么家务都不做,我在家也是独生女,现在都快变成他的保姆了。”沈兰说。

  “父母心疼我,多说了他几句,他就借口单位加班,经常不回来。就是回来了,也是玩手机,心不在焉的。不能再忍受了,还是离婚吧!”沈兰态度坚决地说。

  江宁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除了生活琐事,父母的干涉也是造成这对小夫妻离婚的重要原因。这对小夫妻结婚时,一方父母就强烈反对;如今住在一起,更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久而久之,矛盾自然多了,以至于闹到了离婚的地步。

  “一言不合就离”,“闪婚闪离”增加

  据民政部门统计,以往离婚的多是中年人,这两年25—34岁的年轻夫妇离婚率迅速上升,80后、90后离婚问题已成为亟待社会关注的问题。

  玄武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吕红艳证实,过去离婚的多数是中年人,俗称“中年危机”。而今年轻人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言不合就离婚,有些年轻夫妻离婚时甚至还在蜜月期。

  全国妇联曾做过《中国和谐家庭建设状况问卷调查报告》。调查显示,强烈的个性、价值取向多元、家长过度宠爱等原因,致使80后、90后因“非原则性问题”离婚人数众多。

  这一判断在南京也得到了印证。吕红艳告诉记者,每次碰到特别年轻的小夫妻过来办离婚手续,她都要求工作人员多问一句:“你们的父母知道吗?”这个提问一方面是希望年轻人别太冲动,同时也反映了不少已婚男女心理未成熟的现实。

  王清,江宁区友旭家庭服务中心负责人,有着多年的婚姻调解经验。她称,她所调解的离婚纠纷中,小夫妻多是独生子女,生活环境优越,考虑问题首先从自己出发,发生摩擦时,又不能互相迁就包容,就闹到了离婚的地步。

  王清还表示,她有一种感觉,90后夫妻婚前恋爱时间总体较短,很多人交往数月就结婚,“闪婚”者众。婚前了解不充分,为婚后家庭矛盾埋下了隐患。

  推行离婚劝导制,修复90后破损爱巢

  90后“闪婚闪离”夫妻骤然增加,近年来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此前,我市已在玄武、江宁、高淳等区尝试建立婚姻调解室,引进具有社工资格、心理咨询师资格、婚姻家庭咨询师资格、律师资格的专业人员,提供婚姻家庭辅导服务,进行免费劝导,当事人可自愿选择接受这种服务。从今年开始,我市开始全面推行离婚劝导制,用政府向社会购买服务的形式对离婚夫妻开展劝导工作。

  “根据多年的经验,对冲动离婚进行劝导,还是有很大复合空间的。不说别的,光是帮助年轻人计算离婚成本,很多有离婚冲动的年轻人都会冷静下来,重新考虑婚姻大事。”王清说,他们中心今年通过公益创投,承接了江宁区婚姻调解服务,上半年已成功劝和157例。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花菊香指出,关于离婚,夫妻双方有着一定的选择自由,这决定了90后年轻夫妻“闪婚闪离”问题解决起来殊非易事。眼下,南京市相关政府职能部门主导的“劝导制”尊重了当事双方的意愿,取得了一定的实效,值得肯定。她建议年轻人要较早提升“爱的能力”,学会“经营”家的艺术。同时提醒年轻的父母们,对孩子的责任意识的培养要从小做起,言传身教,尽量避免孩子长大后面对婚姻问题过于幼稚和冲动,进而重蹈覆辙。

  本报记者 马道军 本报实习生 徐澜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