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年初,陈丽(化名)通过网上交友平台认识了谢某龙,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发展成恋人。

  2014年年初,陈丽(化名)通过网上交友平台认识了谢某龙,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发展成恋人。

  近日,《零距离》陆续接到多位南京市民的求助电话,希望记者帮助她们寻找一名叫谢某龙的男子。求助者说,谢某龙在借走了740多万元后,上周突然人间蒸发。令人吃惊的是,在这多名求助者中,竟然有四人声称是这名谢某龙的女友……

  自称科级干部  向女友借卡集资

  2014年年初,陈丽(化名)通过网上交友平台认识了谢某龙,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发展成恋人。  2014年年初,陈丽(化名)通过网上交友平台认识了谢某龙,两人情投意合,很快发展成恋人。
  谢某龙自称是南京建设局的科级干部,他私下要办一家公司,因为不便在他的名下进行资金往来,希望陈丽帮个忙:借卡集资。  谢某龙自称是南京建设局的科级干部,他私下要办一家公司,因为不便在他的名下进行资金往来,希望陈丽帮个忙:借卡集资。

  正被爱情滋润的陈丽没多想,就按谢某龙的话照办了。APP上申请信用卡后,向三家银行贷款约五六十万。

  贷款五六十万  男友突然消失

  三年来,谢某龙基本都按期还款,他与陈丽的恋爱关系也一直断断续续维持着。  三年来,谢某龙基本都按期还款,他与陈丽的恋爱关系也一直断断续续维持着。
  直到今年6月13日,谢某龙突然消失了。  直到今年6月13日,谢某龙突然消失了。
  另有三位女友  以裸照逼迫贷款  另有三位女友  以裸照逼迫贷款

  很快,陈丽从贷款公司得知,谢某龙还欠了另外五个人的钱。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人中竟有三名女子也自称是谢某龙的女朋友,也是通过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等交友征婚平台认识谢某龙的。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人中竟有三名女子也自称是谢某龙的女朋友,也是通过世纪佳缘和百合网等交友征婚平台认识谢某龙的。
  马清(化名)前后替谢某龙贷款了40多万。  马清(化名)前后替谢某龙贷款了40多万。

  荒谬的是,直到事发,马清才知道谢某龙的真实姓名。

  谢某龙的另外两名女友张瑜、朱珊也是类似的情况,她们替谢某龙贷款了200多万。

  女友闺蜜也中招  房产被抵押

  除了这四名女友,借款最多的周婷(化名)就更冤枉了,她是张瑜的闺蜜,当初只是为了帮闺蜜一个忙。

  就这样,周婷稀里糊涂地欠下了银行贷款40多万,而她名下的房产也被谢某龙以260万元的价格抵押给了银行。  就这样,周婷稀里糊涂地欠下了银行贷款40多万,而她名下的房产也被谢某龙以260万元的价格抵押给了银行。
  除了这五名糊里糊涂的借款人,第六名借款人刘萍虽然和谢某龙是老朋友,相互知根知底,但同样没能逃过。  除了这五名糊里糊涂的借款人,第六名借款人刘萍虽然和谢某龙是老朋友,相互知根知底,但同样没能逃过。
  这六名债主说,从今年6月13日起,谢某龙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人也找不到了。  这六名债主说,从今年6月13日起,谢某龙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人也找不到了。
  科级干部实为普通员工  单位表示:已请假  科级干部实为普通员工  单位表示:已请假

  谢某龙真是南京建设局的科级干部吗?

  6月19日,记者陪同几名当事人找到谢某龙真正就职的单位——句容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谈起他,这家单位的工作人员居然也说不清楚。

  记者从句容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谢某龙2011年进入该单位,只是普通员工,目前尚未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记者从句容水务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谢某龙2011年进入该单位,只是普通员工,目前尚未与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对于此事,句容水务集团表示,这属于谢某龙的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  对于此事,句容水务集团表示,这属于谢某龙的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

  当事人母亲:不知他死了还是被人绑走了

  随后,记者又和几名当事人辗转找到谢某龙的居住地。可他的母亲表示,谢某龙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同样拒绝出面协调。  随后,记者又和几名当事人辗转找到谢某龙的居住地。可他的母亲表示,谢某龙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同样拒绝出面协调。

  四名“女友”找上门  发现他已有孩子

  这次找寻,让陈丽等四名谢某龙的“女友”发现了一个更加无法接受的事实。家人说,谢某龙2013年就结婚了,还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也就是说,谢某龙是在他妻子怀孕期间,同时与她们交往的。

  经过沟通,句容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和谢某龙的家人都允诺,一旦有谢某龙的消息,将与几名当事人主动联系。  经过沟通,句容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和谢某龙的家人都允诺,一旦有谢某龙的消息,将与几名当事人主动联系。
  目前,几名当事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 

  目前,几名当事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