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的墩头初中初二班学生吉海航,8岁时就患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导致肌肉萎缩,脊椎变形,无法行走,但他一直坚持在求学的道路上,母亲吉贞兰按时接送,抱着他出入教室,上下楼梯……

  15岁少年至今还偎依在妈妈怀里,看似幸福的背后有个凄美的故事

  5月12日下午5点半左右,海安县墩头初中中学校园内,放学铃声响起,初二〈1〉班同学开始鱼贯而出,早在教室外等候的墩头镇墩北村村民吉贞兰忙着进来,帮助轮椅上的儿子吉海航整理好文具和书包,然后艰难地抱起儿子下了楼梯,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在二轮电瓶车的后座上,紧靠着后备箱。吉海航由于身体变形,无法坐稳,三四公里的回家行程,吉贞兰尽管开得谨慎,但途中还得停下来几次,挪动一下瘫痪儿子,让他重新坐好。这些动作,吉贞兰风雨无阻地重复了5年。

  病魔侵袭 11岁儿子失去行走能力

  走路、爬楼梯没有正常人快、运动反应迟缓、经常摔倒……吉海航8岁那年,吉贞兰注意到了儿子的异常。后经辗转千里,远赴上海、山东、沈阳等地医治,检查的结果让吉贞兰夫妇如同五雷轰顶:儿子患的是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按照医生的说法,患此病的小孩全身肌肉会萎缩,最终因器官衰竭而英年早逝,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儿子这才8岁,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怎么患了这个绝症啊!”这个原本简单快乐的家庭一时笼罩在乌云之中。吉海航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和在工厂上班的母亲双双被迫辞职,他们带着儿子四处求医问药,先后在2010年和2011年暑期给吉海航做了两次手术,前后花去治疗费40多万元,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还负债累累,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2012年10月,厄运再一次向这个家庭袭来,吉贞兰突遇车祸住院了一个月,相比自己的病痛,躺在病床的她更为儿子揪心,身体还没痊愈,她就急着出院照顾儿子。

  吉海航平时需要服用一些药物,开销不小,一家人过着拮据的生活。为养家糊口,吉贞兰丈夫扛起重担,在当地找了个开公交车的工作。

  尽管儿子每天吃药、给他做按摩200次以上,但病情却没有好转,随着年龄的增长,肌肉从脚到腿,逐步向上萎缩。到2013年,11岁上四年级的吉海航已经失去行走能力,吃、喝、拉、撒等日常生活都要帮助完成。

  求学路上 妈妈抱着你前行

  “不能走路怎么上学?在学校的生活又怎么自理?”吉贞兰想让儿子放弃学业。“不,妈妈,我要去上学,和同学们在一起,快乐!”看见儿子脸上露出坚定和向往的表情,吉贞兰红着眼圈,点了点头,“儿子,妈妈送你去读书!”她特意买了一把轮椅,方便孩子在校读书。

  每天,吉贞兰早上把儿子送到学校,背着他上楼梯、进教室后再回家,课间,还得再来两次,背着他上厕所。儿子上小学时,吉贞兰总是叫人先去察看,或等到男厕所里没有人时,这才背着儿子进去。到了初中,吉贞兰在学校里借了一间宿舍,方便儿子如厕。中午放学,吉贞兰准时把饭送到教室,和儿子一起吃;孩子因握不紧筷子,吃得太慢,为不影响其他人饭后进班学习,吉贞兰就干脆喂他,这样来得快些。

  由于肌肉萎缩等功能衰退,吉海航上课时总是斜歪着坐,手臂膀活动也受限,每当课本或学习用品不小心掉到地上,他只能用感恩的目光,注视着同桌杨宇同学帮忙捡起。

  每天晚上他还坚持做家庭作业,其他同学在九点之前就能做完的作业,他要做到深夜。“吉海航同学从四年级开始坐轮椅,但是求学道路没有中断,不管刮风、下雨、下雪,不管春夏秋冬,他几乎每天准时上下学,成绩也算不错”。班主任刘老师说,吉海航用坚毅支撑自己的梦想,刻苦求学的毅力和自强不息的精神不仅让同学们敬佩,就连我们老师也都为之动容。

  然后,病魔并没有被吉海航艰辛的求学精神所打动而放慢它的脚步。吉海航从初一开始,脊椎就严重变形影响到了胸部,如果背着他就会受到挤压而疼痛,妈妈吉贞兰只好抱着他行走。学校考虑吉海航进出方便,专门把他这个班单独安排在二楼,初二的其他教室安排在三楼。

  如山母爱 “能多照顾儿子一天,就是幸福!”

  看着病魔一天天啃噬着儿子,吉贞兰夫妇是痛心疾首,爱莫能助。其实,吉海航心里也早已明白,自己的病是无法治愈,但他依然笑对生活,“无论如何,我都要读书!” 平常,吉海航在家人跟前,从不吭声一声病痛,面对困难也不叫一声苦,他说,父母已为他付出太多了,不能再让他们伤心!每想至此,吉贞兰的泪水就悄然滑落。

  如今,吉海航身体每况愈下,骨瘦嶙峋,15岁的少年体重不到25公斤,吉贞兰好像感到儿子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去年底的一天,乖巧懂事、坚强乐观的吉海航还恳求妈妈说:“你们生个二胎吧!假如我走了,有个弟弟或妹妹可以代我行孝!”那一天的那一刻,吉贞兰一把抱住儿子,把头靠在吉海航的头上,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患病8年,吉海航用强烈的求知欲望支撑着与病魔抗争。“儿子要上一天学,我再苦再累,就要接送他一天,能多照顾儿子一天,就是幸福!”吉贞兰两眼含泪地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