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难救助档案急难救助档案

  69岁的李力生肢体伤残二级,常年卧床,生活无法自理,妻子患有严重骨质疏松,女儿单身,没有工作,在家照顾父母。

  常州晚报周末关爱记者敲开了李力生家的门时,他躺在床上,老伴陈亚娟和女儿挤在仅容得下一张八仙桌大小的客厅,刚刚放下碗筷。从超市买来的促销苹果,摆在地上,皱着皮。

  先后三次中风,躺在床上15年

  “快进来,快进来。”陈亚娟佝偻着背招呼记者进门。只是,52平方米的房子,太久没有客人来,客厅没有多余的椅子。好半天,女儿从卧室找来一张老式折叠椅,打开擦干净,招呼记者坐下。

  陈亚娟说,他们夫妻俩年轻时是下放的知青,回城后一直没有婚房,直到政府提出房改优惠房,一家三口才落实了住处。1989年,一家三口在清凉新村安了家。“那会儿有房子住便是大好事了,哪里还顾得上装修。”陈亚娟说,30年来,家里没有动过一桌一椅,依然是白石灰砌的墙、斑驳的木门、水泥地面。

  “照顾他已经让我们母女筋疲力尽。”陈亚娟说,李力生早年患有高血压,那一天晚上,他未按时吃降压药,去妹妹家玩,饭后打牌,突然间右手怎么也抬不起来,人也坐不住直往下滑,当场连夜送往医院救治,被诊断为身体半边中风。从手术室出来,李力生昏迷了3天,醒来认不出人。李力生中风前喜欢炒股,家里仅有的积蓄全部套在股市里,家人东奔西走,才凑齐了医院的医药费。

  这15年,李力生先后中风三次。他生活的全部,便是那张老木床,和对面的那台电视机。“听到点声音,感觉我还活着。”李力生说。

  妻子积劳成疾,女儿辞职在家照顾父母

  陈亚娟比丈夫小2岁,今年67岁。自从丈夫瘫了,她终日在床前侍候,每天照顾一日三餐,换洗衣裤,帮忙翻身、按摩。“这几年,他瘦了不少,上回从床上摔下来,我们母女俩就能把他扶起来。”陈亚娟说,过去,丈夫有150斤,如果要扶他起来,必须得请邻居帮忙。

  陈亚娟头发半白,面容憔悴。2015年,她总觉得胸口疼,但是没在意。家里阳台上的门,经过长年的风吹日晒,木门的门缝愈发地大了,一到冬天,房间里也能感受到丝丝寒意。去年冬天,李力生在家觉得冷,陈亚娟打算用旧布挡住门缝,不小心摔了下来,右手骨折。去医院查下来,不仅仅是右手,胸口肋骨处也有骨折。“都是缺钙引起的。”陈亚娟说,这个虽不是大毛病,却让她容易疲乏,无力照顾丈夫。女儿还没结婚,考虑到家庭情况,辞去了工作,在家全身心照顾父母。现在,全家仅依靠老人微薄的退休工资维持生活。

  床边的缝纫机坏了,他吃饭起身成了难题

  在李力生的床边,放着一台老式缝纫机。陈亚娟说,这个是她结婚时的嫁妆,到现在已经用了四十多年。

  这些年,这台缝纫机的主要任务有两个:一个是李力生用餐的餐桌,一个是帮助他起身的扶手。“往常,如果我们不在床边,缝纫机比较重,他可以抓着这台缝纫机坐起来。”陈亚娟说,只是,四十多年了,缝纫机的桌面因为长期被水渍浸泡,桌板下陷,已经不能用了。他们找过木匠师傅,想重新打个板凑合着用,可对方一拖再拖,就是不接活。他们也考虑过再换一张电脑桌,只是桌子太轻了,无法支撑李力生起身。

  “希望好心人能帮帮我们,换一张就餐扶手两用的桌子,让这台缝纫机‘下岗’。”陈亚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