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留丈夫,她扣下身份证

  周某,1966年出生,妻子名叫阿彩(化名),比他小5岁,两人都是镇江人,结婚已有20多年。婚后,周某在工厂打工,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阿彩几乎是个“全职太太”,喜欢黏着周某,经常是周某去哪儿打工,她就跟到哪儿。时间一长,周某嫌妻子太黏人,影响了自己的工作,为此,夫妻俩经常吵架。后周某忍无可忍,“逃”到广陵区一家工厂打工。

  为防止周某跑远,阿彩想到一招:只要控制住了丈夫的身份证,他就跑不了多远。因此,她扣下周某的身份证,并放在经常随身带的包内保管。

  两口子起冲突,车间内大打出手

  掌握了周某的身份证的“保管权”后,阿彩千小心万提防,生怕周某来“偷”。尽管如此,还是给周某看到了机会——去年11月底的一天,周某见妻子的包放在旁边,自己的身份证就在包内,顺手把身份证拿走。

  直到去年12月3日早上,阿彩才发现周某的身份证不见了,这让她顿生危机,立即从镇江跑到周某工作的工厂,质问周某。

  当时,周某正在车间干活。夫妻俩见面后,没说两句,就起了冲突,阿彩越说越气,拿起一根铜棒打了周某一下。这下,周某急了眼,一怒之下,用铜棒对阿彩进行殴打,直至工友闻讯赶来,将两人拉开。

  事后,阿彩打电话报警。在民警的要求下,周某将阿彩送至附近的医院就诊。

  他嫌她太黏人,她怕他离家

  在接受民警调查时,周某大倒苦水称,“她不是一次到厂里闹事了,最终目的不让我上班。她不讲理总是无理取闹,我上班的很多厂都被他闹黄了。我现在靠的近一点的厂根本没法上班。”周某说,因为夫妻俩经常吵架,他长期压抑,忍受不住,案发当天没有控制住,下手狠了一点。

  但阿彩也自感委屈,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保全这个家,“我怕他离家出走,这个家会散掉,这才扣下他的身份证。”

  事发后,经民警组织调解,周某夫妇并未和解。阿彩请求追究周某的刑事责任。

  由于阿彩左肱骨踝上骨折、右外踝骨折,经鉴定,其伤势构成轻伤一级,已达到故意伤害罪的立案标准。1月13日,广陵警方对此案立案侦查。当天,周某在接到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派出所配合调查。

  近日,广陵区检察院经审查后认为,周某的行为已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对其提起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