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在南京仙林地区一个小山坡上发现一具女尸,死者还不满16岁,警方确认为他杀。南京警方在案发后做了大量侦查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突破。

  直到12年后的2016年,南京警方利用新型技术锁定了嫌疑人的范围,并耗时两个多月,制作出了一份长达6.8米、上下十代近千人的家谱关系图,逐一排查,最终明确了嫌疑人身份,并将其抓获。

  跑到安徽贴认尸启事

  2004年2月25日,在南京栖霞区仙林地区一山坡上发现一具女性尸体。经现场勘验及尸体检验发现,死者系机械性窒息死亡,确定为他杀。

  据办案民警回忆,法医鉴定死者不满16岁,全身衣着完好,未见异常,且没有提取到嫌疑人的有效信息,一时还难以判断杀人动机。

  不过,专案组根据死者所穿衣服的材质、品牌等信息,初步锁定死者系皖西、皖北地区的可能性较大。为此,专案组民警兵分多路展开调查。

  民警几乎将皖西、皖北地区的所有公交车站、长途汽车站都张贴了认尸启事,前往百余个公安派出所请求协助调查,跑遍了大半个安徽。但由于当时的信息不发达,始终没有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直到案发半年后的一天,安徽六安市一名群众看到南京警方发布的认尸启事,联想到远房亲戚家正好失踪了一个女孩,赶紧把认尸启事告诉了他们。这个亲戚看了启事后发现,信息和半年前失踪的女儿一模一样,于是立即与南京警方取得联系。

  女孩出去打工没回来

  经过仔细核实,专案组最终确定死者的身份。死者名叫郭玉,不满16岁,是六安市郭家村人。

  郭玉母亲说,有一天有个人打来电话,说可以带郭玉出去打工,因为这个人知道郭玉曾经在服装厂打过工,所以她认为是女儿的熟人,于是就让郭玉去了。但没想到,女儿这一次出门,母女俩竟就此永别。

  案子终于有所进展了。专案组判断,这起命案应该是熟人作案,因为电话里的这个人对郭玉的信息了如指掌。专案组在六安开展了大量的排查工作,在死者曾经打工的地方找其同事了解,但很多人已经离开了六安。民警又分批连续数月,转战郭玉同事打工的常熟、上海等地,但始终没有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此外,当时刑事科学技术还不是很完善,现场勘查物证也非常少,侦破工作就此陷入了僵局。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潘斗超告诉金陵晚报记者,当年他们在六安一直侦查了半年多时间,但始终没有突破,死者家属慢慢也对案件侦破失去了希望。

  12年过去了,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此案的侦查,一直在寻找突破口。

  新型技术锁定嫌犯

  2016年,一直在侦办此案的栖霞公安分局DNA实验室,在市局有关部门指导下对该案现场痕迹物证再次逐一重新梳理检验。同时借助新的刑事技术手段,对当年的勘验数据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梳理和检测。

  可是要在这么大范围内确定嫌疑人,无疑是大海捞针。根据了解,在农村地区,民间有主要依托宗族关系管理家族成员的习俗。于是,专案组决定从家族族谱入手,找出嫌疑人。但当时公安信息化不是很发达,家谱上的姓名和公安机关户籍系统中的姓名有出入。

  为尽快查清嫌疑人,民警将上千名冯姓家谱中的男性逐一翻拍。回南京后,再根据照片上每一个人的血缘、亲缘、家庭关系,逐人核对、逐人梳理。由于当地家族成员关系非常复杂,民警耗时两个多月,制作出一份长达6.8米、上下十代近千人的家谱关系图。

  之后,专案组再依据关系图的显示,又走访了20多个乡镇、50多个村,对关系图上的500多名族谱成员再次逐一排查。

  最终,在经过艰苦努力后,今年9月底,专案组最终明确了冯俊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