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爷花了52000元帮四十岁的女儿订购了南京花缘岛婚姻服务公司的婚介服务,明确要求对方得是在职机关干部,结果女儿见的第一位相亲对象却是离职的主任科员。觉得这婚介公司介绍的对象有些“不靠谱”,王大爷提出退款,结果被告知得扣除总价的30%,要扣掉1万多元。王大爷很不服气。

  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婚介行业门槛低,相关服务标准缺少监管,不少消费者深受其害,维权难度不小。 实习生 刘丹妮 李艺伟 扬子晚报记者 宋南飞

  征婚遭遇

  大爷焦虑:女儿四十了,得有个依靠啊

  王大爷今年70多岁了,看着女儿40岁了还单身很是焦虑。于是他根据广告致电位于南京万达广场的一家名为花缘岛的婚姻服务公司。

  王大爷回忆说,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一听是来征婚的,立刻热情地向他介绍说,他们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婚姻服务公司,拥有南京本地数十万人口资源,材料完备,而且所有数据是经过律师公证和公安备案的,绝对真实可靠。

  王大爷听了有些心动,于是去了该公司,并提出了给女儿找对象的要求,其中明确对方得是在职机关干部。

  听了王大爷女儿的情况,婚介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现在有一套名为“猎婚”的优质婚姻服务,价格是52000元人民币,可以介绍12位优质男士,按照他们以往的经验,一般两至三次就可以成功。

  这会儿王大爷已经很心动了,但出于谨慎,他表示要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

  首次相亲:说好的条件,这男士并不符合

  王大爷回家和家人一番商量,家里多数人并不赞成他花这么多钱委托婚介替女儿找对象。在王大爷犹豫之际,这家婚介公司不断打电话并在微信上询问他考虑的结果。经不起催促,王大爷和这家公司签了合同。

  王大爷告诉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的记者,在签约之前,他向婚介公司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婚介公司一定要保证相亲对象资料的准确性,对方一一答应。

  在王大爷出示的签约资料上记者看到,这份价值52000元的“服务协议”中,王老的女儿成了该婚介公司“猎婚”级别的会员,服务有效期为一年时间。服务内容为,在这期间婚介公司将为王大爷的女儿推荐约见对象不低于12位。

  大约十天后,王大爷终于等到了一位与女儿要求接近的相亲对象。婚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这位男士50岁左右,是省级机关在职干部。

  然而让王大爷生气的是,女儿相亲回来告诉他,相亲的这个男士说他并非省级机关在职人员。

  僵持局面:资料不靠谱,想退费遭拒

  交了52000元的服务费用,结果第一个对象的信息就不靠谱,又吃惊又生气的王大爷在女儿相亲的第二天,就来到婚介公司,要求看一下这位与女儿相亲的对象的资料。然而工作人员表示,这个资料是保密的,不能随便查看。王大爷只好自己展开调查,结果根据婚介公司提供的信息,他在婚介公司所说的单位里面根本没找到那个男士。

  随后,王大爷又来到了这家婚介公司要求给个明确解释,此时对方才承认,他们在提供男方信息时确实有些不准确。这位男士不在省级机关工作,而是在市级机关,同时也不是在职人员,而是已经办理了离退手续。

  “这第一个相亲对象的信息就不准确,这以后的相亲怎么还能让人相信呢?”王大爷对于这家婚介公司提供的服务产生了疑问,他要求对方立刻退款,然而婚介公司予以了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