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菊(左二)拿着爱心表格挨家挨户地还钱 通讯员 摄陈绍菊(左二)拿着爱心表格挨家挨户地还钱 通讯员 摄

  去年4月份,扬州市江都区铺头镇的陈绍菊被查出患有卵巢癌,医疗费成了难题。令人感动的是,当地200多户村民得知她家情况后,在短短两天时间为陈绍菊凑了1.8万元救命钱。凭借这笔钱,陈绍菊最终顺利渡过难关。半年之后,逐渐康复的陈绍菊家境好转,在家人的陪同下,她挨家挨户把钱还了回去。她说,“农村人赚钱都不容易,当时我们比较困难,他们给我们捐款救急让我们非常感动,现在我们情况好了,肯定要把这笔‘人情债’还回去”。

  遇到困难

  患上卵巢癌,看病钱成难题

  今年53岁的陈绍菊是江都区浦头镇汉东村一名农村妇女,丈夫翁启荣是个瓦匠,常年在外打工。儿子在外地做船员,女儿在湖北一所大学读书。一家人收入不高,但生活过得颇为美满。

  陈绍菊的女儿翁巧梅介绍说,2003年,爷爷被查出得了肺癌,花了一大笔钱,最终也没治好。

  去年爷爷去世后不久,妈妈陈绍菊突然感觉到腹部疼痛,医生检查发现其腹部有不少积液,后经进一步检查确诊为卵巢癌。“当时好几家医院都不肯收了,情况太严重,而且家里也没有钱了。”翁巧梅说,治疗费成了一家人最为头疼的问题。

  爱心涌动

  200多户村民凑出1.8万元救命钱

  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困难,陈绍菊被确诊患癌后,曾一度想过放弃。后在家人的坚持下住进了医院。“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妈妈治好。”翁巧梅说,为了把妈妈的病看好,父亲把亲戚借了个遍,总算凑齐了10多万元的手术及化疗费用。“去年4月30号做的手术,非常成功。”翁巧梅介绍,手术成功让大家都很开心,但又开始为术后巨大的花销犯愁。

  “医生说,手术成功后,还要好几万块钱来做后期化疗。”翁巧梅说,正当一家人为后续治疗费用发愁时,时任浦头镇汉东村村支书陈芝明找上了门,了解情况后,孙芝明带头捐款,并在汉东村野孙组挨家挨户登门拜访,呼吁村民们伸出援手。两天时间,便筹集到1万多元善款。

  与此同时,同村潘桥组的孙巧兰等3名妇女得知陈绍菊的情况后,向全组108户村民游说,倡导大家给陈绍菊捐款。“大家多的两百、少的三五十,共募集到5035元。”孙巧兰还制作了一张爱心表格,注明捐款人名及数额,坐上了开往江都的班车,亲手在医院里将钱和爱心表格交到了陈绍菊手上。

  翁巧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在短短两天时间,汉东村的两百多户村民凑了1.8万元善款,另外,再加上从亲戚们那儿借来的3万多元,陈绍菊有惊无险地渡过了难关。

  感恩回馈

  病情好转,她挨家挨户送还钱

  手术后,陈绍菊病情逐渐好转,但乡亲们的那份恩情一直让她念念不忘,她计划等家境好转一些后,把所有爱心款都归还回去。2014年夏天,陈绍菊在广州打工的儿子翁荣峰寄回1万元钱。收到钱后,陈绍菊最先想到的就是要把村邻的那份恩情给还上。陈绍菊的想法得到了全家人的赞同,此后,她和丈夫以及女儿,对照着那份捐助名单,挨家挨户送还爱心款。

  “危难的时候,大家能帮我一把就是恩德,我怎么能心安理得地用着那些钱呢?反正现在能吃饱穿暖,有了钱当然要还给乡亲们!”陈绍菊说,拿到儿子寄来的第一笔钱时,她正在接受化疗,身体比较虚弱,她便让丈夫翁启荣和女儿翁巧梅挨家挨户地还钱。一家人的举动感动了借钱给她的亲友,“他们都很支持我们的做法,都说先将乡亲们的钱还回去,亲戚之间的债务以后可以慢慢还。”陈绍菊介绍。

  “1万元钱只是其中一部分,后来还了两次。”翁巧梅告诉记者。为了将所有善款全部归还,丈夫翁启荣回到工地继续打工,儿子翁荣峰在广州越发勤恳,女儿翁巧梅也利用课余时间兼职赚钱。

  2015年春节前,丈夫、儿子和女儿相继回家,带回了他们节衣缩食的积蓄,这让陈绍菊感到欣慰。她感到自己身体状况还不错,便决定这次自己上门还款,每到一户人家,她都会再三致谢。“对于他们来说,几十块钱只是个小数目。但对于当时的我而言,每一分钱都是救命钱,我要当面感谢救命之恩!”

  今年6月1日,陈绍菊的儿子翁荣峰再次寄回1万元钱。陈绍菊随即开启第三次还款之旅。此次还款的对象是潘桥组108户村民。“谢谢您在我病重时伸出援手,您的救命恩情我会一直铭记于心!”当天上午10时许,陈绍菊冒雨敲开了浦头镇汉东村潘桥组居民沈学斌的房门,将50元钱交到了老人的手上。至此,当初村民募捐来的1.8万元善款已被陈绍菊一家悉数归还。

  有人劝她不必归还,她说:“你们当初帮助我就很感激了,这笔钱一定要还。”

  据了解,在归还爱心款过程中,很多村民都知道陈绍菊家里的情况,不愿接受这笔钱,让她拿回去。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陈绍菊都会对他们说,“当初我遇到困难,你们能帮我,就很让我们感激了。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但大家都是农村人,赚钱不容易,现在家里情况好转了,这笔钱一定要还。”

  对于陈绍菊还钱一事,汉东村村支书马彪表示,“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将捐款全都还回,这样的事情确实很少见。‘捐钱’又不是‘借钱’,她完全可以不必这么做的!值得敬佩。”

  通讯员 郁兴 现代快报记者 宋体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