缴获的间谍工具。缴获的间谍工具。
缴获的间谍工具。缴获的间谍工具。
间谍工具。间谍工具。

  夜班的哥找兼职沦为间谍 解放军报披露哪些人最易被策反

  近期,我国媒体连续披露多起普通公民被外国间谍拉拢、策反的案件,让人扼腕痛惜之余,不禁惊呼:小心!间谍就在身边!

  据国家安全机关统计,目前被境外间谍机关策反的群众并不罕见,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发烧友以及军工企业、国防科研单位、政府机关人员等,都是其着重关注的对象。

   【案例一】

  为境外“主编”偷拍 军事基地照片卖高价

  青岛某企业员工曹某,工作之余常到网上寻找赚钱的机会,在好几家求职网站都投了个人简历。不久,一名自称某军事杂志社的“主编”打来电话,说有现场考察员的工作适合他,并许以高额薪酬。动心的曹某没多想就答应下来。

  每到周末或节假日,曹某就按照“主编”的指示,到附近的军事基地转悠。一次,曹某扛着新装备偷偷潜入某军用机场,成功拍摄航母基地内的照片传给“主编”。对这一次成果,境外间谍“主编”不仅大加赞许,还立即汇来了一笔丰厚的酬金,以示鼓励。激动的曹某点着厚厚一沓钞票,突然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他自己都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主编”。远在境外的“主编”似乎也“看”穿了曹某的心思,发来一封电子邮件,几乎让他无路可退:“你的照片很有价值,已经发到国外了,如果有人举报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曹某,不得不继续心惊胆战地为境外组织效力。2014年4月20日,经缜密侦查,山东省国家安全机关在曹某的住处将其抓获,当场起获照相机、望远镜、笔记本电脑等涉案工具。工作人员还透露,那位“主编”实际上是国家安全机关关注已久的一个境外间谍人员,他在网上有很多身份,如某新闻杂志社编辑、某咨询公司业务主管等。目前,曹某已经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案例二】

  帮境外“记者”找“素材” 四处偷拍军事目标照片

  曾供职于辽宁某企业的韩某,因故失业后经济上比较拮据,于是通过互联网发布求职信息。不料,他很快被网上自称“记者”的境外间谍情报机关人员盯上。对方告诉韩某需要新闻报道素材,让他去某涉军目标附近就业。为了表达诚意,该“记者”很大方地给韩某汇来1万多元作为定金。

  面对到手的金钱诱惑,韩某虽有些疑虑,但一想到自己追求的奢华生活,顾不上考虑就满口答应了。在这名境外谍报人员的直接指令下,韩某顺利进入某单位应聘成功,之后多次利用工作之便,用手机偷拍大量某重大军工项目照片,传到境外给对方。拿到钱款后,韩某又遵照该“记者”的遥控指挥,先赴北京参加国防技术项目推介会,现场搜集了大量录音、照片等资料;接着又专程前往辽西某地拍摄了另一组重要军事目标的照片。短短数月,这份“兼职”为韩某赢来近10万元的巨额报酬。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去年8月,国家安全部门依法对韩某采取强制措施。2015年1月29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韩某犯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依法追缴其违法所得。

  【案例三】

  大连男子为间谍提供 500余张“辽宁舰”照片

  与韩某干着类似高回报“兼职”的还有23岁的大连市民张某。去年4月,他在用手机聊天时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交友申请。对方自称是境外杂志社的编辑,被张某的个人信息所吸引,出于刊发军事舰船专栏报道的需要,想聘请其作为网上兼职人员提供军舰的照片。张某被“兼职”的优厚条件所吸引,就想方设法“创造条件”去拍摄。

  在收到对方给自己的拍摄经费后,张某就按照对方要求购买了专业的照相、传输设备,定期对“辽宁舰”进行观察拍照,俨然充当起了境外“编辑”的“观察哨”。去年6月,为了获取更高的报酬,张某不再满足“兼职”了,他按照对方的要求辞去了原来的工作,设法进入某军工企业,以此提高自己的工作“质量”获得更高的报酬。同年7月,张某还按对方的要求,来到北京某航展会上搜集了大量资料。到去年8月被采取强制措施时,张某已经向对方提供了“辽宁舰”照片500余张,其他敏感照片200余张。而在此期间,张某也收取了对方的经费4万余元。

  在拘留所里,面对记者,张某后悔不已,他说:“如果大家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比如有人让你进入军事基地拍摄时,脑子一定要清醒。别像我这样,为了钱什么都做。”

  2015年2月12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犯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依法追缴其违法所得。

  【案例四】

  夜班出租车司机成间谍 定时到驻军单位附近蹲守

  河南是驻军大省、军工大省、国防科研大省,拥有多个重要驻军单位,也成为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关注的重点。近年来侦破了多起间谍案件的河南省国家安全机关,近日首次公布了其中一起间谍案。

  2013年7月的一天,开封市某军事驻地附近,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走走停停,似乎对驻地内外情况格外感兴趣。国家安全机关干警调查发现,这个人姓段,开封市人,37岁,是一名夜班出租车司机,却盯上了开封的重点军事设施。

  经过侦查、固定证据,开封市国家安全机关对段某实施抓捕。在段某住处,干警缴获众多作案工具及大量涉及军事情报的地图、军车等信息。在此之前,已有大量涉及部队动向及装备情况的信息,被段某通过互联网发给境外间谍情报机关。

  只有初中文化的出租车司机,是怎么成为间谍的?

  段某曾在网站上投放过简历,渴望得到一份兼职工作。2013年7月,看到段某的求职信息,境外谍报人员王某联系到段某,希望段某能为他工作,并指派段某到开封驻军单位周边,看见什么就记下来,然后就可以得到一笔钱。

  段某到开封某驻军单位门口转悠了一圈,随手记下几辆军车信息,并通过互联网传给对方。几天后,果真收到来自境外的300元酬金。

  之后,王某要求段某定时到开封驻军单位附近蹲守,准确标注军事单位和营区的位置,记录出入军事单位军车的车牌、数量,描述机场飞机起降时间、架次、机型及飞机装载武器照片等信息。

  段某前后收受王某所给报酬共计4万多元。去年七八月份,王某建议段某出国,以旅游名义和其会面,接受更多间谍培训。段某落网时,已办理了护照和港澳通行证。

  目前,段某因搜集军事情报,涉嫌犯罪,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

  观察

  哪些人最容易被策反?

  据国家安全机关统计,目前被境外间谍机关策反的群众并不罕见,退伍军人、留学生、高校师生、军事发烧友以及军工企业、国防科研单位、政府机关人员等,都是其着重关注的对象。尤其是一些年轻的网友,很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境外人员利用。国家安全部反间谍官员说,年轻网民爱上网求职、交友,他们很容易在这个过程中,被境外间谍情报机关拉拢、策反,并接受指令搜集我军事目标情报。

  这些间谍机构往往以商业调查公司、咨询公司、军事杂志社之名做掩护,欺骗性极强。而缺乏国家安全观念、法律意识淡薄的网民,就很容易为利益诱惑,被境外间谍欺骗。

  近年来,山东、海南、浙江、安徽等多个省市的国家安全机关均破获了这类案件。

  根据我国《反间谍法》的相关规定,如果不明情况,被诱骗落入境外间谍机关的圈套,一定要终止违法行为。如果受到对方威胁,不要害怕,更不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及时向国家安全机关说明情况,并有悔改表现的,可以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有重大立功表现,还可以予以奖励。

  感言

  “馅饼”其实是陷阱

  涉案的几名当事人,正值青壮年,都是干事业的年纪,本该满怀梦想打拼、意气风发奋斗的。是什么让他们的人生在瞬间坍塌?

  是致命的诱惑太多?但没有人生活在真空中,人生原本就是在诱惑中作出选择的过程。不同的选择造就迥异的人生。苍蝇不叮无缝蛋,“观操守在利害时”。

  是人性的弱点使然?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付出才有收获,这是事之常理、人之常情。若有人偏偏追求不劳而获的意外之喜,那钻进别人设计的口袋是迟早的事。

  是制度的设计缺陷?从1993年版《国家安全法》到2014年出台的《反间谍法》,建设法治中国的道路上,我们又扎实前进了一步。但再完善的制度,都需要人来执行;再完美的制度,也很难约束畸变的欲望。

  保密就是保生命。这个生命,既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的生命,也是每个人的政治生命甚至生理意义上纯粹的生命。维护国家安全,人人有责。让我们像珍爱生命一样,严守秘密,共筑安全。解放军报 大连日报 大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