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南京出租车开始逐步恢复正常运营。 CFP供图目前南京出租车开始逐步恢复正常运营。 CFP供图

  8日起,南京市部分出租车司机集体停运,向出租车公司提出上调起步价、实施全天候双计费、加收长途返空费、降低承包金等诉求。随着有关部门正面回应“对份子钱进行研究,并启动法定程序”,目前南京出租车开始逐步恢复正常运营。

  停运原因:开出租赚钱难了

  这次出租车停运的主要原因是:“份子钱”太高,加之“专车”抢客、增加车辆等,司机收入降低,生活压力较重。

  8日参与停运的鲁师傅说,南京每辆出租车每月要缴7000-8600元不等“租子钱”,南京市政府去年9、10月曾表示,在今年元旦会降低这一费用。去年12月,政府又取消1元的燃油附加费,令出租车司机每月收入减少千元。而今年元旦后,政府所答应的减少“租子”的承诺并未兑现。

  此外,就是“快的”、“滴滴”等打车软件推出专车服务,目前已抢占南京近三分之一的市场。再加上青奥期间南京增加3000辆出租车。交的不变,收入少了,一来一去,出租车司机的生活压力变得很大。

  出租车司机张师傅开的是最新上路的标志508,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月要缴8400元“租子”,加上250多元的社保,车辆每月要跑近万公里,保养费用最便宜也要300元左右,偶尔还会产生维修费和违章曝光费。但公司只负责车辆每年500元的交强险和1300元的“三责险”,座套、GPS、发票等费用最多200元。“早上6点我就出门,回到家有时都快深夜十一二点,每个月只能拿到四五千元。”张师傅说,“个体出租车司机随随便便收入过万,还没我们累。据说营运证转让费已经涨到100万。”

  在当前严格限制出租车牌照的背景下,出租车公司靠收取“份子钱”“躺着就把钱挣了”;而消费者打车难、出租车司机收入低,如此“两头难”却是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