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GDP“万亿俱乐部”门槛前的江苏南通,正式迎来“大城时代”。

  7月17日,江苏省人民政府官网发布《省政府关于调整南通市部分行政区划的通知》,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南通市崇川区、港闸区,设立新的南通市崇川区,以原崇川区、港闸区的行政区域为新的崇川区行政区域;撤销县级海门市,设立南通市海门区,以原海门市的行政区域为海门区行政区域。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官方数据发现,有了海门的“加持”后,南通市辖区常住人口预计将一举突破300万大关,面积则由原来1500多平方公里跃升至2700多平方公里,接近翻了一番。

  同时,由于海门下辖的海永镇是块“飞地”,坐落于崇明岛上,紧挨着上海市崇明区,南通就此还历史性地实现了城区和上海市辖区之间的接壤。

  尽管只是象征性地接壤,但这对于过去交通不便、自嘲“难通”的南通来说,依然是一种惊喜和鞭策。

  就在前不久,串联起上海、苏州和南通的沪苏通铁路正式建成通车,翻开了沪通两地协同发展的崭新一页。随着高铁、机场、过江通道等重大基础设施正加速推进,不甘于苏中,立志“融入苏南、接轨上海”的南通,正在努力成为名副其实的“上海北”。

  历史性一刻:南通市区和上海市区接壤

  澎湃新闻注意到,本次南通市行政区划调整涉及下辖三个县区。其中,崇川、港闸两区合并为新的崇川区。

  前几年,江苏的无锡、淮安等市都进行过市辖区合并调整。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南通此次也是派出了工作组,前往淮安学习相关经验。

  更受人关注的,无疑是海门撤市设区。

  位于南通市区东南侧的海门加入主城区后,南通市辖区的面积由过去1500多平方公里,一跃增至2700多平方公里,从而大幅超越无锡,并和常州市辖区面积相当,真切地迎来了“大城时代”。

  海门堪称南通接轨上海和苏南的“桥头堡”,和上海市崇明区隔江相望。海门下辖的海永镇更是一块“飞地”,位于崇明岛上,和上海市崇明区紧密相连。

  如此一来,南通实现了和上海市辖区接壤。而随着南通主城向江边、向上海方向进一步扩张和靠拢,南通和上海之间的同城化或将得到进一步加速。

  澎湃新闻注意到,海门撤市设区、“拥抱”南通主城,此前已有端倪。

  2019和2020年,连续两年的海门两会上,海门市市长郭晓敏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均前所未有地提到了“融入南通主城”的发展目标。

  今年5月,通锡高速公路海门至通州段(南通绕城高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获江苏省发改委批复。据《南通日报》微信公号相关示意图,这条绕城高速串联起了海门和通州,在现有南通主城的东侧和北侧“画了个圈”。如此一来,将海门囊括在内的南通“大主城”交通路网初现雏形。

  也就是说,南通早已开始将海门作为主城的一部分进行规划布局。

  撤市设区工作涉及面广,影响深远。一直以来,由于距离南通主城较近,且和主城之间的交通互联程度、基础设施对接等逐年完善,坊间此前一直有海门撤市设区的传闻。但从经济体量上看,海门在南通内部之强大,又让其和南通主城之间显得并没有那么紧密。

  今年年初,江苏省政府领导在一次会议结束后,还特意留步,问起了海门区划调整的准备工作,要求地方上稳妥推进,将工作做实做细。

  7月6日,也就是本次区划调整正式公布之前,海门市(现海门区)委书记陈勇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提出要充分发挥海门“通江通海通上海”,“连南通主城”的区位优势,“全面重塑海门发展新格局”。

  陈勇还说,要增强自信,“以大格局来谋划海门新一轮发展”,坚决杜绝小格局、小眼光、小心胸、小思路、小算盘思想。

  南通欲以“大城框架”打破“小城思维”

  早年,南通有着“南三县北三县”之区县布局。但随着2009年通州撤市设区,2020年海门撤市设区,南通原来的“南三县”被拆解,只剩海滨城市启东。

  另一方面,南通主城区的面积和人口经历了两轮快速扩张。

  在通州和海门撤市设区前,南通主城区面积仅三百多平方公里,只是现在的零头。同时,主城区人口十余年前还不到100万,如今预计将超过300万。这带来的一个直观利好是,南通城市轨道交通后续的规划报批,将不再受到国务院2018年发布的“52号文”中,关于“市区常住人口达300万”的标准影响。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城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52号文”印发后,由于南通主城区人口当时达不到新标准(300万),关于南通地铁建设将被叫停的说法,一度在坊间流传。但好在,“52号文”发布前已获批的南通地铁1号线和2号线并没有受到影响,还是正常开工建设了。

  尽管在经济总量上,南通已是“江苏第四城”,但在人均GDP、城市能级、城区商业活跃度等多个指标上,南通和苏锡常还有着明显差距。

  观察人士认为,主城区面积扩张只是南通打破“天花板”的第一步。接下来,南通势必将加速和海门的融合发展,进一步拓展城市发展空间,促进资源要素进一步高效流动。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自2020年以来,南通越来越不以一座“苏中城市”来定位自己,而是提出了“三个全方位”,即全方位融入苏南、全方位对接上海、全方位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发展目标。

  今年4月,南通党政代表团先后赴苏州、无锡和常州三市考察学习,和苏南板块寻找共同语言的同时,也亮出了南通发展的全新思路和态势。

  这一切,南通只为“更大、更苏南”。

  海门退出百强县,苏中苏北谁是“一哥”?

  海门撤市设区后带来的另一个话题是,谁会扛起江苏长江以北地区“最强县级市”大旗,成为苏中苏北地区的“一哥”?

  据各地政府官网公布的数据,海门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为1350亿元,在江苏长江以北地区的所有县市中,高居第一。

  但在撤市设区后,按照规则,新设立的南通市海门区将退出各类“百强县”榜单评选。不过即便如此,澎湃新闻注意到,苏中苏北的“最强县级市”依然在南通。

  根据2019年的数据,南通下辖的如皋市GDP达1221亿元,将接过了苏中苏北“最强县级市”大旗。

  同时,南通下辖的启东市和海安市紧跟如皋之后,分列二三位。这就造成了,苏中苏北地区县级市中GDP前三位,全部来自南通。

  令人侧目的是,南通在2019年实现了下辖县市GDP全员破千亿,势头迅猛且发展均衡。尽管和“苏南四虎”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但也算是“群狼奔袭”了。

  南通之外,只有泰州下辖的江滨城市泰兴,2019年GDP达到1083亿元,是江苏长江以北地区中,唯一能和南通“群狼”平起平坐的县市。

  或许这也是近些年,南通不甘于苏中,而是积极对标苏南、融入苏南,试图在更高坐标系中进一步突破自我的原因之一。

  为何要撤市(县)设区

  相比曾被“冰封”多年的撤县设市,撤市(撤县)设区近些年来可谓动作频频,热度一直未有减退。

  以城镇化率相对较高的江苏为例,近十年来,江苏多地都曾进行撤市(撤县)设区相关的行政区划调整,重组城市格局。

  2012年,县级吴江市被撤销,设立新的苏州市吴江区。苏州主城区的面积和人口均得以大幅提升,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小苏州”的焦虑和尴尬。

  2013年,南京进行了涉及六个市辖区的大规模区划调整,除了主城有四个区实现“两两合并”,高淳和溧水两个郊县顺利完成了撤县设区。经此调整,南京实现“全域设区”,成为江苏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全区市”。

  2014年,连云港下辖的赣榆县撤县设区,设立连云港市赣榆区,“海港城”的区域发展城市格局得以进一步拉开。

  2015年,盐城市代管的县级大丰市被撤销,设立新的盐城市大丰区。如此一来,盐城主城成功实现了大幅“东拓”。

  2016年,淮安市完成一波行政区划调整,除了原清河区和清浦区合并设立新的清江浦区,原洪泽县撤县设区,同样进一步拉大了淮安主城区版图。

  这些年来,江苏各市几乎从未停止过扩张主城的步伐。各个大中城市,都在努力拉开城市框架,力求在更大范围内进行资源调配,从而有利于开展招商引资以及产业发展等工作。

  撤市(撤县)设区正是一条解决城市发展空间不足问题的“快车道”。随着城市竞争已进入城市群和都市圈发展时代,通过撤市设区的方法进行“招兵买马”,似已不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