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上公办园难、上优质园贵,是全社会关注的教育问题之一,也是省委省政府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重要民生工程。进一步破解“入园难、入园贵”,满足人民群众对幼有所育的期盼,不仅是我省决战决胜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更好落实省委十三届六次全会的务实之举。学前教育的短板为何长期存在?如何破解这一难题?记者带着这些问题深入基层一线调查,今日起推出系列报道。

  每天清晨上班,陈佳都会开车经过南京市第一幼儿园,两年前她就开始想象,自己的女儿也在那些跳跃着跑进大门的身影中。

  然而,这个8月,灼热的阳光不断刺痛她的双眼,长长的园名也变得模糊不清。几经努力,女儿还是进不了这所历史悠久的名园,尽管已在家附近的一所学费翻了三倍的民办园报了名,陈佳终究还是觉得女儿的成长起点被她拉低了。朋友间聊天,陈佳开始以过来人的身份意味深长地叹息:上个幼儿园,不容易。

  南京市教育局去年统计数据显示,南京全市有各类幼儿园937所,在园幼儿28万多,毛入园率达99.5%,只要满足条件的适龄幼儿都有园上。同时,南京通过幼儿园提升工程促进幼儿园办园质量升级,到2020年省市优质园就读幼儿将不低于90%。

  即便如此,为何家长仍旧觉得“入园难”?9月,全面二孩政策后的首批二孩也即将入园,这波幼儿入学潮,让更多的幼儿家长备感压力。

  【家长们的经历】

  没招生就满员,二胎潮加剧入园难

  “家住世贸滨江,附近幼儿园名额全满”“家在江宁,家附近两所幼儿园都没名额”……4月开始,很多适龄儿童家长越来越焦虑。入园要提早准备,已成为家长们的共识。在一些小区,家长们还会成立微信群,分享入园经验。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公办园存在“没招生就满员”现象。家住鼓楼区育才公寓小区的何女士,孩子9月要上小班,现在也没报上名。“周围3所公办园,我年前开始打电话,一个个登记,但最后都告诉我招满了。”原以为这么多家公办园总有一家能上,现在连原先放弃的民办园都招满了。

  家住建邺区滨江奥城的李佳佳3月开始到处打听家附近公办园报名信息,看到小区群里贴出的公办园“登记报名通知”,第二天早上7点就赶到幼儿园门口报名,没想到凌晨4点就有人来排队,幼儿园只有120个学位,早上过来排队的家长就超过160名。

  门口张贴的通知报名时间只有半天,很多证件不全或忘带证件的家长都被拒之门外。最终,李佳佳也没成功排上,只能选择收费高昂的民办园。

  “有些幼儿园官网上的报名链接只开放约半小时,必须提前填好报名表,不停刷新网页。”在家长群里,大家都各有攻略,但在很多人看来,上公办园的前提是托人找关系,此外还得交上一笔不菲的“赞助费”。

  家住仙林的家长蔡仁飞告诉记者,6年前老大入学,找了关系,交了3万元赞助费。老二明年也将入学,一想到又要找人还得交钱就头痛。

  “战线前移”,民办园“占坑费”不菲

  公办难上,民办费用高,且需要“提前占坑”。在鼓楼区家长武先生看来,这也只是一种“战线前移”。孩子明年上幼儿园,今年初他就开始看幼儿园,小托班找了三四个月,公办园没关系压根进不去。由于公办进不了,他打算选择离家较近的私立幼儿园,学费一个月3000元左右。

  记者统计发现,南京较好的民办幼儿园每个月学费都超过3000元,托班价格更高,比如南外附属幼儿园普通小班每月3800元,普通托班每月6500元;南师附中江宁幼儿园小托班每月高达5800元。

  尽管小托班价格昂贵,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拿到小班的入场券。蔡仁飞告诉记者,很多育儿园不直升幼儿园,升学需要参加统一面试。何女士就是在犹豫中错失辰龙幼儿园,“这个幼儿园要上托班占位,全托要五六千一个月,能不能升小班另说。”

  一些民办园的质量堪忧,也让家长们无法淡定。武先生说,家门口的私立幼儿园,环境很一般,教具也破旧,“我一个同事孩子入了民办园,老师不是幼教专业的,简单学一点画画和音乐知识便上岗,班里的老师已经换了三拨。”

  【园长分析】

  难上的其实是“理想园”

  “幼儿园其实并没有那样难上,每个区学位数量基本都与适龄儿童匹配,这里面有一个理想与现实的落差问题,不是上不了幼儿园,而是上不了家长心目中的‘理想园’。”南京市一所民办惠民园园长告诉记者,她遇到的家长都有一个共性想法——为孩子选择最好的幼儿园。

  “最好的幼儿园就是爸爸妈妈的‘理想园’。”这位园长分析认为,“理想园”主要有两大特征:一是品牌公办幼儿园。南京几乎每个区都有一些历史悠久的名园,公办性质收费优惠,质量过硬名师汇集,无疑成为家长最想让孩子上的幼儿园。二是小区里的幼儿园。从最方便的角度出发,一些家长首选小区幼儿园。

  理想在这里,现实又是怎样的呢?一方面,南京公办名园数量有限,群起追逐的结果就是很多人事与愿违;另一方面,不少小区由于年轻人居多,适龄学前教育儿童井喷,远超小区配套幼儿园的招生承受能力,势必有一部分家长要作出重新选择。

  事实上,教育主管部门一直在布局,以南京建邺区奥南板块为例,该区域目前有5所民办惠民园,政府购买服务,收费优惠,统一对教学和师资进行监督和培训,纳入区域学前教育联盟协同发展。奥南板块的业主,如果本小区幼儿园生源爆满,完全可以在这个区域内为孩子选择另一所距离相对较近、教学质量不错的幼儿园。

  【记者手记】

  让教育“起点”更公平

  在家长群中,“入园难”的故事似乎永远说不完。难与不难这一颇为主观的感受,与家长们偏爱老资历的公办幼儿园有很大关系。“入园难”其实也是一种“择校难”,反映家长在下一代教育上的价值期许和心理焦虑。

  尽管家长们对“入园难”的程度感受不同,但都隐藏着公众对教育起点公平的忧虑。提前占坑、排队报名、疏通关系……各种“占位”方式各显神通,既与幼儿教育的过度市场化有关,更与我国对幼儿教育的投入阶段性不足有关,最终反映社会资源和人民需求暂时的不匹配问题。

  必须承认,现阶段教育资源不均衡客观存在。名校、名园等需要人才和时间大量积累、传承、沉淀的优质资源,不可能迅速复制、全面覆盖。换言之,孩子不可能全部如家长所愿进入“最好的幼儿园”。

  改善入园难,要从引导家长心态入手,更要从新建幼儿园、新增学位和均衡教育资源入手。值得欣慰的是,对于幼儿园“入园难”等群众反映突出的教育问题,江苏系统谋划推动教育改革,让家长安心踏实地把孩子送入人生的“第一课堂”。

  2012年开始,南京市全面启动“民办惠民幼儿园促进工程”,通过实行政府购买服务,不断提高“质优价廉”的民办惠民园比例。截至去年,该市共有民办惠民园144所,收费绝大多数在每月千元以下,最低收费每月仅400多元。2016年5月,南京市又出台《关于实施第二期学前教育五年行动计划的意见》,实施“幼儿园增量工程”,力争全市新增幼儿园学位5万个,每1万人左右常住人口至少配建幼儿园(点)总规模不少于12个班。

  如何对症下药,回应百姓关切,需要各方合力给出良策,更好满足群众对教育的美好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