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谈判、竞价、公示等一系列程序,8月7日,6个心脏血管支架品种、25个双腔起搏器品种正式成为江苏55家三级公立医院的首批高值医用耗材联盟采购品种。

  联盟采购的这两个品种耗材在江苏医院临床用量大、在医疗费用中占比大,百姓关注度高。按照协议,今年10月1日起的一年内,首批中选厂家将获得55家医院至少70%的采购量。中选单位获得带量采购的条件是:在保证耗材质量的前提下,雷帕霉素及其衍生物支架价格平均降幅51.01%,最高降幅66.07%;起搏器平均降幅15.86%,最高降幅38.13%。

  率先对高值耗材“动刀”

  高值医用耗材,是指直接作用于人体、对安全性有严格要求、临床使用量大、价格相对较高、群众费用负担重的医用耗材。其临床使用广泛、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成为导致百姓就医负担过重的重要因素。而江苏此次中选的部分高值耗材,价格几乎“拦腰砍”。

  新一轮机构体制改革中,医用耗材准入、招标和医保支付职能归口新组建的医疗保障部门。6月4日,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蒋卓庆到省医疗保障局进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情况调研,就推进高值医用耗材招采体制机制创新改革等提出明确要求。

  在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省医保局强化问题导向,将解决人民群众在医保领域的痛点难点堵点问题作为找差距、抓落实的具体行动,就如何开展高值耗材治理理出13项治理清单,明确部门责任,划定问题解决时间表。

  7月19日,省医保局在国内率先出台耗材阳光采购实施意见。4天后,省级采购联盟成立。7月31日,江苏省首场医用耗材组团联盟集中采购谈判在省资源交易中心进行。

  阳光采购晒掉价格水分

  进行联盟集体谈判只是医用耗材治理的手段之一。从长远来看,中央和地方将打出一系列配套组合拳,迫使更多高值医用耗材挤出虚高水分。

  我省7月23日组建的省级阳光采购平台,将所有公立医院使用的血管介入、非血管介入、神经外科、起搏器、电生理、眼科等六大类高值医用耗材和骨科、普外科、心胸外科、体外循环及血液净化、口腔等五大类高值医用耗材都纳入阳光平台采购。按照计划,我省在2020年底前将实现所有医用耗材网上应采尽采,实现网上议价、网上交易、网上监管。

  阳光采购平台还将及时采集全国各地现执行的医用耗材最低价,实施挂网限价采购;定期对公立医院采购品种、数量、价格进行比对分析,对其采购价格进行提示、预警和调控。

  长期以来,由于耗材种类庞杂繁多,很多耗材在不同地区有不同名称,再加上各地区政策不一,一些企业利用漏洞逃避价格监管,谋取更多利益。改革方案提出,明确建立全国统一的高值医用耗材编码体系和信息平台,制定医疗器械唯一标识系统规则,逐步统一全国医保高值医用耗材分类与编码。

  我省在执行国家统一的医用耗材分类和编码标准基础上,建立省级医用耗材编码数据库并动态维护,实现采购平台、医疗机构、医保经办机构之间的信息互通,对医用耗材招、采、配、用、管进行全链条闭环管理,让各个环节的价格真正曝光在“阳光”下。

  使用中选耗材实现医患双赢

  虚高的医用耗材价格背后存在着购销领域的不正之风。今年5月20日,澎湃新闻报道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博士生举报导师杨向军乱装支架并收回扣”一事。早在2012年,央视就曾报道济南一患者因为心梗接受了支架治疗手术,先后被放进7个支架,花了十几万元。这些费用增加了医保基金负担,更直接导致老百姓“看病贵”。

  为堵住漏洞,国务院的改革方案要求2019年底前所有公立医院医用耗材实现零差率销售。也就是说,今后,阳光采购平台价格是多少,医院必须以同样价格卖给患者。公立医疗机构因取消医用耗材加成而减少的合理收入,主要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财政适当补助、做好同医保支付衔接等方式妥善解决。

  为鼓励公立医院使用中选耗材,江苏的医保支付政策予以协同,比如对于集中带量采购的医用耗材货款,医保基金可按总费用的一定比例预付给医院,加快货款结付;鼓励公立医疗机构参加联盟采购,开展谈判议价,对降低的总医疗费用不调低当年度医保预算总额。探索将医用耗材整体打包并入医疗服务项目或单病种收费项目,建立公立医院“结余留用、超支合理分担”的激励约束机制等。

  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占伊扬表示,使用中选耗材,医院获得更多收入,病人负担也减轻了,可以实现“双赢”。

  记者了解到,省医保部门今年还将积极推进药品招标采购制度改革,切实降低部分虚高药品价格,并以点带面有序扩大试点范围。

  专家指出,挤掉虚高的药品、耗材价格水分后,医院的收入结构将更加合理,医疗服务的价值可进一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