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沟大曲酒的产地、江苏宿迁下辖的泗洪县,一场给电动车强制“上牌”的行动,日前正引发争议。

  6月20日起,泗洪县公安局组织给全县范围内20多万辆电动自行车上牌并安装防盗装置。官方称,这是为了解决“每年发生600多起电动车被盗、但破案率很低”的难题。

  “利用防盗系统的GPS定位功能,我们会时时收到电动车位置信息。” 泗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梁勇对澎湃新闻介绍,老百姓对此响应积极,6月20日以来,泗洪已成功上牌12万辆,且效果明显,“仅仅3天就破获7起电动车被盗案。”

本文图均为 泗洪风情 图本文图均为 泗洪风情 图

  全省取消电动车号牌费,为何泗洪仍收费50元?

  但此事还是引发了一些老百姓的不满。

  有泗洪县居民向澎湃新闻反映,上牌需缴纳50元,可按照江苏省政府2015年《关于取消和暂停征收部分行政事业型经营服务性收费以及降低部分收费标准的通知》的要求,各地和有关部门不得继续征收电动车号牌费。

  “50元并非上牌的价格,而是防盗装置的费用。”梁勇回应说,此次上牌,牌照与防盗装置为一个整体,系企业的研发成果,不能分开,因此一旦上牌,也就意味着要花50元购买防盗装置。

  他说,上牌工作本着自愿的原则,老百姓也可以在现阶段选择不上牌,等过一段时间,可能会提供单独的不防盗的免费牌照。

  不过,当地居民拍到的一张落款日期为6月20日,“泗洪县公安局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管理的通告”称,6月20日起,县公安局对全县电动车进行集中登记,核发车牌;8月20日起,将对上路行驶的电动自行车进行检查,“未登记的,不得上道路行驶”。

  通告里,备案上牌流程被分为备案登记、排队缴费、领取防盗装置和IC卡、安装防盗装置/上牌4步。没有任何一句话表明,未来也许会有“单独上牌,免费上牌”这一选项。

  梁勇承认,当初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目前已经向上级领导汇报后续是否能提供“免费上牌”。

  据梁勇介绍,上牌工作由当地各个派出所落实,老百姓自愿上牌,响应积极。但一位负责上牌的派出所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直言,现在算是“强制上牌,必须得上”。

  从6月20日开始上牌至今,全县20多万辆电动车共上牌约12万辆。

  充话费免费安装防盗装置,为何只针对移动用户?

  除缴纳现金50元购买防盗装置外,官方还提供了一种方案,即“充话费免费安装”,不过这一“优惠活动”仅仅针对移动用户。此举也引发了当地老百姓对“强制捆绑垄断”的猜测和争议。

  有网友在泗洪当地网站上留言,“为什么非要有移动号码?难道是移动公司上的吗?我家四辆电动车,但全家用的都是联通号码,难道要全换号码吗?所有银行卡水电费都是捆绑的,要全换吗?”

  对此,这家提供防盗装置的公司——宿迁邦科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一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解释,公司当初与电信、移动、联通等三家运营商都进行过沟通,但“只有移动公司同意这一活动”。

  通告提到,移动用户充话费,可免费安装防盗装置。具体方案是,对于新用户,充值50元,当场返还50元;充值80元送70元,当场返还80元,剩余70元分14个月返还,每月返还5元。对于老用户,充值100元,生效后第一个月返还30元,剩余70元分14个个月返还,每月返5元。

  在一家没有参与“充话费送上牌”活动的电信运营商看来,这种所谓的让利活动“客户感知不是太好,一个月才返5元,里面可能还有些增值业务,相当于没返钱。”

  政府合作项目,是否经过公开招标程序?

  此外,还有当地民众提出,政府相关部门出于治安的考虑,推行防盗装置是好事,但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是否经过了公开的招投标程序?为何唯独指定宿迁邦科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独家来做?

  对此,泗洪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梁勇梁勇表示,政府与企业未签订任何合同,此次上牌并安装防盗装置“是企业行为”,并非政府行为。“我们是在考察了北京等地后,感觉到这家企业的系统好,技术成熟,所以我们也是在帮企业进行义务宣传。”

  全国企业公示信用信息系统显示,宿迁邦科物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法人代表王婷婷,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江苏邦盾智能科技成立于2017年3月,曾在2017年10月因工商部门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泗洪不是第一个因电动车上牌引发争议的地区。此前,江苏盐城下属的建湖县也受到居民投诉,上牌须缴纳100元购买车牌或充200元话费。后来,当地公安局治安大队回应,上牌系自愿,100元为防盗车牌费用,居民也可以选择安装免费的铁皮车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