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春运,从2月1日开始至3月12日结束。省交通运输厅1月22日发布,本次春运期间,全省预计发送长途旅客约1.129亿人次,首次较上年同期出现下降,下降幅度为3.1%。

  高铁航空发展,运输结构日趋合理

  江苏春运发送量首次出现下降的同时,其中的铁路、民航客运量分别增长9.5%和11%。

  “不同运输方式客运量增长趋势差异的背后,反映了交通运输需求及由此引致的运输结构变化。”江苏省社科院副研究员黎峰认为,通常公路运输更加适合800公里以内的中短途运输,也就是省内与邻省之间的通勤,但随着近年来高铁网络的发展,更加舒适快捷的高铁出行对一定里程客运会产生明显的替代效应。

  铁路运力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中走高。记者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长三角2018年春运方案中,预计发送旅客7140万人,同比增加449.6万人,铁路部门计划开行1114.5对客车应对大客流,春运总运力创历史新高。

  航空迅猛发展,选择“飞行”的乘客逐年增加,“飞出去”过年,也正成为潮流。今年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春节增加航班计划中,国际、国内航线都有增班,新开、加密南京直飞国际(地区)航线国际航班数量达500班,新开、加密南京到长春、哈尔滨等国内航线航班近1000班。

  “中长途出行逐渐向高铁、民航转移,说明综合运输结构正在向各运输方式自身特性回归,结构日趋合理。”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祝君说。

  私家车增多,回家过年模式改变

  “今年春运公路运输约8874万人次,较去年同期下降约6%。”省交通运输厅运管局副局长杨桂新说,春运期间,我省道路客运旅客平均出行距离为136公里,以300公里以内的出行为主。

  道路发送旅客虽有下降,但是公路车辆在增加。记者了解到,今年春运期间,预计全省高速公路路网出口流量较去年1288万辆、日均184万辆还将有所提升。

  近年来南京城市小汽车数量以每年25万辆的速度递增。随着经济的发展,小汽车加快走进千家万户。江苏私人汽车拥有量突破1000万辆,大约每两户家庭就有一辆私家车,开车出行已成为江苏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别说是大城市了,现在逢年过节到县城去,也几乎‘车满为患’, 农村很多人家门口都停着一辆汽车。”记者随机采访的七八个人都有这样的感受,过去一些旅客去汽车站乘车回家过年,这一模式也正慢慢发生着改变。“私家车普及化,降低了社会对公共客运交通的需求,成为春运运输结构发生变化的原因之一。”杨桂新说。

  “春节期间以家庭为单位的外出很多,显然更倾向于自由舒适的私家车出行。”南京市民张宝告诉记者,自驾出行火热是大势所趋,他和朋友两家人已连续3年选择了开车出游过节。

  就近务工就业,流动人员减少

  “大数据调查显示,春运期间长途往返旅客数量总体下降,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越来越多的民众选择就近务工、就业。”省交通厅运管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记者日前在盱眙采访发现,近年来,每年陆续有在外地务工人员返乡就业、创业。“我们乡大约有1万多人常年在外务工。”该县兴隆乡组织委员陈同洋和记者聊道,过去大量劳动力会选择到无锡、上海等地打工,近些年有不少人选择返乡。

  一些乡镇通过招商引资建了企业,正逢年底,随着返乡群众陆续归来,招工宣传也多了起来,不少企业和地方拉起“欢迎您回乡就业”横幅,动员在外务工人员“留下来就在家门口工作”。

  记者发现,苏北不少地方正以不同形式呼唤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就业,而这种“归雁经济”形成的主因是,本地有了不少能够提供就业岗位的行业。

  “春节期间是外出人员返乡和各类人才流动的高峰期,更是促进返乡创业就业的黄金期。”淮安市人社局宣教处处长惠旭锐告诉记者,2017年春节前后,该市人社部门在掌握用工企业阶段性需求基础上,搭建供需平台,全市实现新增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2.22万人,转移总量有所攀升。

  盐城市人社局工作人员22日给记者发来一份材料,显示劳务输出大市盐城有126万多人常年在外求学、创业、务工,2015年以来该市连续4年在元旦、春节期间组织开展返乡创业活动,形成返乡创业潮,仅2017年全市实名登记返乡创业者就达13905人,2018年这个数字还将上升。

  “由于苏南地区要素成本的上升,劳动密集型产业纷纷向苏中苏北地区及安徽、河南等中部地区转移,苏中苏北地区务工人员于本地就业,以及外来务工人员向中部地区的转移,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交通运输部分需求。”黎峰坦言,这是江苏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过程中的自然现象。 记者 梅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