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日,南京和燕路过江通道开工建设,至此南京已通车和在建的过江通道达11条。在长江南京段,总共布局22条过江通道,这些通道建设时序如何?将承担怎样的交通功能?记者采访了南京有关专家和部门负责人。

  跨江交通建设进入“加速期”

  长江南京段划出一道弧线,如果把江南江北比作一身对襟“中式长衫”,规划的22条过江通道像是整齐密布的“盘扣”,从上游的江宁滨江,到下游的龙潭港,每隔数公里就“扣”上一条,数量之多、密度之高居长江沿岸城市前列。

  “长江上已建成150多条过江通道,反映了长江流域经济带的蓬勃发展势头。”南京市交通局局长陈雷告诉记者,武汉作为长江中游枢纽城市,共规划20条过江通道;南京既是长江下游区域中心城市,又是扬子江城市群龙头城市,正推进拥江发展、江北开发,22条过江通道不仅强化城市功能定位,也是现实发展需要。

  “十二五”时期,南京过江通道建设投资最大、速度最快,建成长江四桥、扬子江隧道、地铁3号线和10号线。“十三五”时期,更是“快马加鞭”,跨江通道每年开建一条:2016年,长江五桥开工;2017年,和燕路过江通道开建;2018年,仙新路过江通道开建;2019年,确保建宁西路通道开工,如前期条件加快有望于2018年开工;2020年,龙潭路通道开建;还将建设地铁4号线二期,届时南京通车或在建的过江通道将达15条以上。

  “市内桥隧”原则上不收费

  交通专家介绍,南京布局20多条过江通道,功能上分为市内桥、过境桥,“通道性质”上可分为铁路桥、地铁、隧道、公路桥,还有功能混合桥,如长江大桥为公铁混合,大胜关铁桥为高铁、地铁混合桥。这些过江通道不仅疏解南京江南江北交通,还强化南京交通枢纽城市地位。

  作为综合性铁路枢纽,南京朝全国六个方向通高铁,大胜关铁桥是京沪高铁、沪汉蓉高铁共用通道。南京还通过铁路桥和地铁串联起高铁南站、南京站和规划中的南京北站,把铁路站建在城市轨道网上,把交通枢纽作为新城发展的“棋眼”。上元门通道连接南京站和南京北站,是宁淮城铁过江桥。

  公路桥和隧道中,主城区的过江通道为“市内桥”;城外的三桥、四桥是“过境桥”,连接南京绕越高速,成为多条国省干线的跨江桥。龙潭路过江通道连接宁镇扬三市,是宁镇扬一体化的“桥头堡”。陈雷介绍,“市内桥”满足主城过江交通,是不收费的。南京2010年与中铁建签订协议,46亿元回购长江隧道全部股权,并于去年1月与扬子江隧道同日免费开放。和燕路通道、长江五桥建成后都不会收费。而长江三桥、四桥连接的是过境高速公路,以服务周边城市、打通过境公路为主,属于经营性公路桥,短期内不会免费。

  过江通道并非越多越好

  从长江五桥到长江二桥,再经由浦仪过江通道连接江北大道,南京形成跨越长江的“大绕城”,“绕城”内的过江通道又多又密,每隔两三公里就有一条。主城内跨江通道如此密集,会不会对老城交通造成冲击,对历史城区保护带来负面影响?

  南京市城交院董事长杨涛解释说,主城区过江通道连接城市快速内环,以穿城贯通交通为主。南京快速内环在城区形成“一环”后,通过赛虹桥、古平岗、新庄立交继续向江北“放射”,其中的“两横”纬七路、纬三路通过长江隧道、扬子江隧道连上江北大道,“两纵”中“一纵”长江大桥正进行维修改造,另“一纵”就是和燕路过江通道,跨江形成“井字三环、轴向放射、组团快连”的都市区交通格局。这个“井字三环”对老城总体上是个保护。二桥、四桥间的仙新路连接东麒路、宏运大道,沟通起仙林大学城、麒麟科创园、南部新城,算得上“南京2.5环”,对绕城、绕越公路是个疏解。

  22条过江通道中,建宁西路、汉中西路两条通道“直冲”老城区,沿线文保建筑多。规划专家认为,建宁西路通道对下关老城保护有所影响,但南岸是老城唯一濒临长江主航道的岸线,正建设下关滨江商务区,对岸是江北中心区核心区,通道建成后,经由主城“Z”字型民国大道过江直抵浦口火车站,将形成南京重要的历史文脉和城市轴线。这条通道通过优化设计,力争在老城保护和拥江开发中求得平衡。而汉中西路通道江南岸路网密度大,交通压力大且保护建筑多,专家建议“不建为好”,这一地区过江交通可由地铁13号线替代。

  “跨江发展需要通道支撑,但也不是越多越好。”杨涛认为,江北既要接受老城的辐射,也要强化配套自成中心,这样才能避免钟摆式交通。

  本报记者 顾巍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