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

  告诉你目前药市三大怪象

  怪象一 药品“天花板”价

  此前由政府所定的“最高零售价”也被称作“天花板”价。说个最明显的现象,在历年的降药价新政出台后,记者探访市场时总会发现,咦,明明这个药品明天将降价到12块钱,怎么降价前药店里就只卖10块钱呢?“过去我们经常遇到类似的情况,实际售价比国家规定的限价低,降价政策出来后根本没有必要调价。”南京一家药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因就在于政府的限价往往比药品出厂价高出很大一截。

   管理思路 取消无谓的“政府定价”

  南京一知名药企负责人说,取消药品政府定价不会给药价带来太大的波动,目前虽然有政府最高零售价格的限制,但在医院销售的医保药品,基本上都是低于政府指导价的。另一方面,目前药价形成机制,除国家发改委的定价外,还有一个渠道就是各省集中采购招标,而招标价都远低于发改委的“天花板”价。

  怪象二 救命药无人生产

  几年前曾曝出一条全国关注的新闻:心脏病手术中的救命药——鱼精蛋白注射液,因价格过低企业不愿生产出现全国性短缺。紧接着,许多低价药品都喊话:定价低于成本,厂家做不下去了。

  南京一知名药企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现象很普遍,他们厂几年前就曾因成本倒挂停产了几种效果不错的低价药。这位负责人说,这种现象一直存在,比如驱虫药氯霉素片,外地有几家厂家都卖到16-18元,超过了政府最高限价,否则厂家只能停产。

  管理思路 继续对低价药品进行保护

  此次国家发改委废止的166个定调价文件中,并不包括这两年新近实施的低价药目录政策,由此可见对于低价药的保护仍将实施下去。 “在没有低价药保护之前,我们有部分廉价药品就是这样,如果下游采购商愿出价高于政府定价,我们就生产一部分,这是没办法的事。给一定的利润空间才能保护药品生产。”该负责人说,目前纳入低价药保护的仍是少数,还需政府加大支持力度。

  怪象三 同种药价格差几十倍

  “我国的药品定价机制中有一个长期存在的弊端,就是单独定价机制,为此一些进口或合资的企业削尖了脑袋去政府部门跑关系,争取单独定价资格。”一名医药界人士对记者说,以治疗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的奥美拉唑为例,生产厂家很多,便宜的只要几元钱,而享有“单独定价”厂家生产的能卖到五六十元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