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春《张良卖布》演出现场都春《张良卖布》演出现场

  坐了48小时的火车,跨越4500公里,11月20日晚9时,来自新疆伊犁、全国唯一以锡伯族为主体的自治县——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的汗都春表演团队站上了全国性的戏曲舞台——戏曲百戏(昆山)盛典。

  3个人的舞台上,只有简单的一桌两椅,如何让汗都春能感染观众,关键靠演员的演技。主演郭晓玲自10岁起,就跟着父亲、姑姑拉乐器、唱汗都春。“演汗都春是要有天赋的,因为它不靠道具,主要靠演员一边说一边唱,还有动作来表演。”郭晓玲说。

  和郭晓玲搭档的演员青松,入行时间比郭晓玲要晚,“我是1993年才学的,我们平时都是农民,只有演出的时候,才一起表演。”

  256年前,来自东北的4000多名锡伯族官兵及家眷一路西迁,来到伊犁河南岸戍边定居。两个多世纪以来,他们克服文化差异,与当地其他兄弟民族和谐相处,共同抵御外侮、开发建设新疆,也在这一过程中,形成了汗都春,民间俗称“秧嘎尔牡丹”。它源自陕西“曲子”、兰州“鼓子”、青海“平弦”以及西北等地的小曲子,与锡伯族的音乐艺术融合,形成了具有民族独特风格的地方戏曲。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和锡伯族传统文化相融合的独特艺术表演形式,形成100多年来,汗都春成为锡伯族重要的地区文化娱乐活动之一。

  “汗都春是一个小戏种,正是有百戏盛典,才给了我们在全国性舞台表演的机会。”察布查尔县文旅局副局长史云介绍,“这次我们一共来了15个人,年龄最大的乐器绰伦表演者安彭德已经76岁了,不能坐飞机,所以剧团坐了48个小时的火车才来到这里。”

  郭晓玲这次表演的汗都春《张良卖布》,是根据乡土真人真事改编的唱词,通过传唱,劝化乡人不要赌博,安心务农,正经度日。

  昆山当代昆剧院的剧场内,尽管语言不通,但这些演了几十年的演员,通过灵动的表演,婉转的唱腔,还是赢得了观众的喝彩。离家20多年的伊犁人贺玮专门带了家人,从上海来到昆山看戏,“我们十几年没看戏了,现在能在昆山看到家乡戏,很亲切。”

  这次展演也让郭晓玲格外高兴,“和父辈比起来,现在演出明显少了,很多演员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也少。所以,能来昆山表演,我们很珍惜这次机会。”

  伊犁作为江苏对口支援的地区,江苏援疆干部、伊犁州文旅局副局长韩英表示,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明确提出“文化润疆”的要求,而把汗都春送到江苏展演,客观上也是为新疆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做贡献。

  汗都春是2020年戏曲百戏(昆山)盛典上最后一个展演的剧种,这场表演的结束,也意味着全国所有348个剧种完成了集中展演。国家一级编剧、湖北省艺术研究院原院长胡应明说,“348个剧种在昆山展演,从目前来看,展示意义、提供的样本意义大于实际演出的意义,它产生的社会效益需要一定的时间段才能释放,而这需要主办方持续关注努力,做好跟进工作。”

  实习编辑: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