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小长假,江苏扬州市方巷镇沿湖村的农家乐特色餐饮一桌难订,民宿客栈一床难求,近千名游客涌向陆地面积仅0.8平方公里的小渔村,火爆的人气令渔民们喜笑颜开,又有点招架不住。

  就在十几年前,沿湖村还是远近闻名的“鱼花子村”,当地有句老话“鱼死了不闭眼,赚钱用不到晚”,意思是村民以船为家,辛苦一天的收入只能勉强维持当日生活开支。过去“渔”就是沿湖村的穷根,但致富的方子偏偏也还是从这个“渔“字里来的。

  沈桂付是沿湖村的老村民,他从小生活在船上,13岁时,就独自出湖打鱼。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15岁的时候,那天天气特别冷,在一次打鱼过程中,由于对撒旋网技艺掌握的不熟练,力气又小,在收网的时候,不慎将渔船弄沉了,靠着周围渔民帮忙才将船拖到岸边。17岁的时候,由于没有什么可吃的,他经常饿得头昏眼花,在一次打鱼过程中,由于体力不支,一下子栽倒湖里面,被正好经过的父亲从湖里救了起来。打鱼的日子起早贪黑,吃了不少苦,有时一个冬天下来,他脸上、手上、脚上全是冻疮。

  一直靠捕鱼为生的沈桂付万万没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民宿和渔庄的老板。

  近几年,沿湖村依托扬州渔文化博览园平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乡村,发展“文游”乡村游,走上旅游强村、旅游富民道路。看着乡村游越来越红火,来沿湖村游客越来越多,沈桂付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村里餐饮店不多,许多游客来了没有地方吃饭,为什么不开一家餐饮店呢?一方面解决游客吃饭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创业发家致富。

  2015年10月1日,国庆节当天,沈桂付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把自己的想法和家人进行协商,想不到老伴不同意,第一个明确表示反对,认为家里没有足够的资金和空闲的房屋,也没有会做饭的人,儿子在大洋船厂当班组长,媳妇在镇里企业干的好好的,做餐饮这不是瞎闹腾吗?还是本本分分地过好日子,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起码日子也不愁过。儿子沈刚却对父亲的提议给予强烈的支持,并且表示早就有这个念头,还顺势做起母亲的工作,没有空闲的房屋就另外建,不会做餐饮可以学着做,至于资金方面,将近两年来的积蓄拿出来用,实在不行就和银行贷款。沈刚还给母亲描绘出幸福的前景:“沿湖村发展越来越好,游客越来越多,我们年轻人要试一试,闯一闯,用心做,日子肯定越来越红火!”

  在全家统一好思想后,说干就干,2015年10月,沈桂付全家投入到建设渔家餐饮店建设中。2016年4月,看着付尽心血新建成功的餐饮店,沈桂付郑重地为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常来渔家”,希望游客到这里常来常往。5月1日,常来渔家正式投入营业,儿子沈刚和媳妇雅丽辞去工作回家专门打理餐饮,成为第一批返乡创业的渔民。自己和老伴系上围裙当起服务员。这几年,“常来渔家”的生意红红火火,也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常来渔家走上正轨后,沈桂付当起了“甩手掌柜”,他还是念念不忘以前做的保洁工作,于是又回村里当起一名保洁员,维护沿湖村的村容村貌。有时候,他还重操旧业撒一撒旋网,不过不再是以捕鱼为目的,而是根据游客需要进行表演,展示这项传统的捕捞技艺。去年8月,由江苏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和新华通讯社新闻信息中心联合举办的“Show Jiangsu”摄影采风活动来到扬州,摄影师记录下了沈桂付撒旋网的场景,该照片登上了英国《卫报》,并被评为当月最佳图文。

  一天,当一家围在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沈桂付说:“今天我在路上做保洁的时候,遇到一批上海的老知青,他们在一边走一边交谈,说村里环境非常优美,好想在这里多玩两天,这次本来还有朋友要来,可惜住不下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对于父亲刚刚说的话,沈刚心里捣鼓起来:“为什么不开一家民宿客栈,形成吃住一条龙服务呢?这样既解决游客入住难的问题,又可以延伸服务产业。”沈刚随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沈桂付及家人都认为这事可以做。2017年5月,沈刚的渔家民宿开始动工开建。2018年春节期间,总投资300多万元,由设计专家设计的渔家民宿新鲜出炉并正式投入运营,沈刚妻子雅丽当起民宿女主人。大年初一就接待了来自重庆的客人。如今,安静的周边环境、高雅私密的住宿空间、贴心周到的民宿管家服务,让这个民宿迅速走红,节假日更是一床难求。

  民宿、餐饮店良好的双轮驱动,为老沈家带来了人气,聚集了财气,成为沿湖村一道别样的风景线。随着游客的日益增多,沈刚觉得原先建的餐饮店不能满足当下形势需要,要对其进行翻建,这个想法毫无悬念地得到家人的一致同意。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老沈家的餐饮店将以全新的姿态对外营业。

  从“鱼花子村”到美丽乡村,从粗放捕捞到乡村旅游,老沈家的日子发生了质的改变。如今在沿湖村,一排排二层楼房沿水泥路而建,家家户户门前有院,院子里的月季、格桑花正开得鲜艳……这就是幸福生活该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