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地名办共同发布的一则更名公告迅速成为全城热点:被大家称呼多年的南京长江大桥兄弟们终于要改名了。以往因地名更替易发的争议这次竟然出现难有的多数认同。对此,中国地名学会城市地名专家组组长薛光直言,新名一改以往指代不清的问题,还能体现南京文史渊源。

  名字犹如身份,指向明晰是前提

  自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正式通车,后续建成的跨江大桥似乎就排好了名字。随着多座桥梁陆续建成,诸如二桥、三桥、四桥的名字不仅很快被传开,还正式出现在了桥身上。就连目前正在施工的另一座长江大桥,也早早在大家口中被冠之以五桥,似乎这些跨江大桥天然就是南京长江大桥的兄弟。

  “我觉得改不改名都行,反正这么久了,南京人都知道在哪,只不过取个新名字会好听些。”随机的街头采访中,类似这位市民的看法并不少。但以建成时间排序的现有过江大桥名字对外地人而言就不是那么清晰可辨了,还记得一位朋友就因不明方位,纠结于二桥和四桥好长一段时间。与此同时,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长期以来用单一数字命名诸多长江大桥确实也显得少了些文化底蕴。因此,有关给南京的大桥兄弟们重新取名在数年前就被提出,甚至作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议案、提案出现在了两会上。

  尽管没有参与咨询会,但薛光对大桥兄弟们更名持正面观点:南京长江段上下游延绵五六十公里,现有的长江大桥除建成时间外,不仅没有任何命名规律可言,也体现不了古都文化。在薛光看来,名字尤其是地名犹如身份,前提是指向明晰。目前是上游的三桥和下游的四桥间,穿插着五桥、大桥和二桥。简单沿用当年工程名的做法并不是太妥当,犹如此前河西地区广泛存在的经、纬路一样。

  此次更名准备去年已开始实施

  有关对南京众多的大桥兄弟更名数年前就有呼声,在近日公示之前也未听闻过相关消息,为何突然就曝光了具体的待选更名?记者昨天在采访南京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后得知,由于诸座大桥的更名相较普通地名更可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为了做好前期工作,早在去年这一工作就进入了议事日程。“我们先后和南大的文史专家,以及规划专家、地名专家共同进行了多论的调研和讨论,即便目前公示的名字也不代表是最终入选名,所以才举行公示,希望听取更多的社会意见,让这些大桥有个好名字。”

  具体到公示中的大桥新名,该负责人表示,目前的名字借鉴了国内外有关大桥取名的经验和特点,充分考虑到地域和大桥本身的特征,力图在用名规范和凸显文史间达成统一。“像把二桥更名为八卦洲除考虑准确的地名指向外,本身是古地名,而且二桥穿洲而过,还在洲上落地;三桥所用的大胜关同样是古地名,且附近已有大胜关大桥和大胜关铁路桥,取名大胜关长江公路桥更利于区域用名统一,方便辨识”。

  至于两条过江隧道的名字也严格遵循了地名的使用规范。“南京的过江大桥不存在两岸跨行政区域的问题,不像江阴、润扬等大桥要取两地之名,更适合以区域地名中的就大不就小来命名。江北相对于主城是小,所以就将和长江隧道连接的应天大街、和扬子江隧道相接的定淮门作为了新名中的关键字。”这一解释也得到了薛光的认同:“扬子江和长江本身就是同一条江,而跨江的两条隧道却是两个意思相近的名字,确实不太合适。”

  反对意见少,不少人推荐新名字

  公示发布后,相关部门也给出了联系电话和邮箱,根据记者最新了解的情况,在昨天不到30位市民意见中,几乎没有反对大桥更名的声音,而且是以电话来访居多。据工作人员介绍,相对于其他的长江大桥新名,有关栖霞山长江公路大桥的不同命名最多。“有根据大桥落地最近的地名叫的,也有根据秦朝时当地最早的县‘江嵊’来取名的,这些意见我们都会记录整理,留待公示结束后相关专家汇商。”

  很有意思的是,根据目前公示的大桥兄弟待用名,有网友大胆猜测,未来的长江五桥很可能最终名字是江心洲长江公路大桥。至于说名字中特别强调的公路二字,一来是这些大桥现实中确实是公路桥,二来此次更名主要是针对跨江公路桥而定。像部分市民所反映的不必强调公路二字后期并非没有去除的可能。

  地名更改容易,但后续带来的影响可不小。除大面积的交通路牌指示要同步更换外,附近居民的户籍、收发邮件地址等日常生活相关信息都将同步更迭。与此同时,一次性给诸多大桥更名,市民还需要一个接受、熟悉过程,以往口中所指的二桥、三桥等为位置指向也都要变了。

  不过,从这次集体为大桥更名也看出一个好的趋向,即今后的地名选用会越来越规范,由此带来居民的困扰也会越来越少。就如同规划、建设中的建宁西路通道、和燕路过江通道、仙新路过江通道等,即便目前还没建成,但老早就有了规范的名字,后续不仅会节省更多的市政成本,也会让市民更快地形成生活口语。